十二种魔法元素相生相克(十二种魔法元素克制关系)

灵气是很强大滴。练气期的灵气,筑基期会转为灵力,直到元婴期的灵元,层层递增质变的能量,想想就能让她流口水。如果不是在魔法世界,该有多好啊。魔法世界中的万物,在成长和形成过程中皆会受到魔法元素的滋养。其

灵气是很强大滴。

练气期的灵气,筑基期会转为灵力,直到元婴期的灵元,层层递增质变的能量,想想就能让她流口水。如果不是在魔法世界,该有多好啊。

魔法世界中的万物,在成长和形成过程中皆会受到魔法元素的滋养。其实一点点灵气,又是木属性,按理不会让木棍分崩离析。究其原因,木棍不单是凡材,它从里到外都是魔法世界的东西,刘慈的灵气一灌注,两相排斥,木棍承受不住两种力量的冲突,自然就会断裂。

她想要在魔法世界找到称手的“武器”,大概只有靠自己种出来。

不过灵气能在层层封锁下,依旧顽强存在于魔法世界法则下,虽然形式有些偷偷摸摸,是不是从侧面说明灵气分子这种能量状态,等级是在魔法元素之上呢?

刘慈的猜测不是毫无根据,她所种下的物种,不论种子还是枝条秧苗,也是此界的“原住民”,只不过被她用灵泉浇灌后,不知不觉就会将其体内所蕴含的微弱元素消散,变成灵气植物。其后放任它们成长,却再不会被魔法元素侵蚀,所以感觉是灵气分子击退了魔法元素。

混沌莲再强大,若灵气分子本身不堪一击,这种“转换”坚持再久恐怕也是在做无用功。

若是此推断有依据,等她需要妖兽毛发做毛笔,用来画高级灵符时,是不是取魔兽的毛发浸泡在莲池水中,也能完成这种转换?否则刘慈想不明白身在魔法世界,穿越大神准备让她去哪儿抓妖兽。

刘慈躺在河滩地上整理思路,做符纸的材料有了,毛笔也容易得,只剩下朱砂还没头绪。

休息够了,刘慈才爬起来查看自己的战利品。扁担变成了刺死鬃毛箭猪的武器,她需要一根新木棍。将灰石和剩下的山芋重新装好,又勉强寻了根新木棍,天已将黑,可惜了鬃毛猪一身好肉,今天她是带不回去了。

刘慈想了想还是有些可惜,将只死猪留在河滩过夜明天就只会剩下一堆骨架子,而她在意的不是猪肉,是猪皮。

她脚上的羊羔皮靴子再用藤条勒紧也不能掩饰其残破不堪的事实,再说天气渐渐炎热,她总不能一直穿着厚靴子,刘慈需要一双新鞋子。

猪皮绝对耐磨,刘慈想了想,从鬃毛猪的伤口入手,将兽皮剥了下来带走。还顺便捡了一把“钢针”,硬得像金属,用来做缝衣针还是很有前途的。

耽误了太久她叉的鱼都隐隐发臭了,撕下一块猪腿肉塞在竹筐里,刘慈才挑起两个竹筐返回。

石头山芋加上猪皮和肉,让刘慈颇感吃力,幸而夏初的星光够亮,让她不至于挑着两个竹筐摔跤。夜路难行,等刘慈一身臭汗将所有战利品挑回老巢时,天际已有了微微亮光。

得,觉也不用睡了,直接吃了早饭可以就能开工了。

煮东西还是顺带,主要是烧石灰的工作量很大,一顿饭工夫远远不够,刘慈寻了离放竹子水槽不远的空地将灰石堆在一起,直接在上面架起篝火。没有石灰窑,靠一堆柴火可能要燃一天才能将灰石烧透。

带回来的猪肉不吃也会发臭,刘慈用石锅煎了猪肉排,吃完后天光大亮,柴火燃得够旺。上午时刘慈还能在旁边观察,正午时就烤得她受不了,除了添柴再也不愿靠近火堆。

拾回来够多的柴火,刘慈又开辟了一洼土地将山芋种下。小芋儿都留下做口粮,碗口大的芋母全部分芽切块种下去,反正会给它们浇莲池水,不按节气种地最多产量低些,不会影响最后的收获就行。种下山芋,又给菜地里除了杂草,全扔给用碎石块儿加荆棘圈住的兔子们吃,刘慈做着日常琐事已经习以为常。

唯一不满意是天越来越热,身上的练功服不适合夏季。营养跟上后她长个子也很快,难不成真要开始自己织布做衣服了?

刘慈皱眉,织女比小农女还有技术含量,这事儿不好办呀。

一天的时间就在刘慈忙碌中度过,火堆只剩下些余劲。将灰石们用棍子扒出来,她试着用竹筒从水坑中舀了一筒积蓄的雨水浇在其上,灰石冒出呛鼻浓烟,在滋滋声中发白迸裂,刘慈捏着鼻子轻轻一戳,果然散开成了白色粉末。

成功了!

屁颠屁颠拿起大竹筒一遍遍从蓄水池中舀水浇石头,直到所有石头都变成石灰粉,刘慈才擦去额头的汗珠笑了。

水槽中的新竹早已全部划成竹条,撒下石灰粉,用香蕉叶和茅草将水槽盖好,算完成了造纸的第一步。要使纤维溶融,要等十来天。捞出来的竹条还要洗净才能继续下一步。

刘慈为水源所困扰,之前挖的几个蓄水池明显不够用,难道她缺少的是口塘?莲池空间的水倒是取之不尽,但灵气总量是有定数的,所以刘慈除了滴水浇菜和饮水,绝不浪费一滴。

造纸的技术并不困难,对缺少工具的刘慈而言就不容易了。

在静等竹条在石灰水里腌制的日子里,刘慈花了三天时间真的挖了一口塘。树洞附近的空地是她预留的农田,水塘只能绕过巨岩挖在其后。深约一米时剑尖碰到了岩石,刘慈一下乐了。岩石好啊,蓄水后渗透慢!直径有十米左右,刘慈累得像死狗,还安慰自己造纸后用来养鱼也是个不错的前景。

初夏的雨水还没有那么密集,靠下雨将池塘蓄满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刘慈开始漫山遍野寻找溪流的踪影。

山脚既然有条河,没有小溪哪来的水源?

结果小溪是没找到,一处两公里外的渗水活泉被刘慈给发现了。

靠竹筒挑水回去?刘慈又不是大笨蛋,引山泉附庸风雅,她从小就在那些俱乐部会所中见过。一根根竹子,将竹节打通,连起来就是水管。从前发现竹笋的那片竹林再次迎来了灾难。打通竹节实在麻烦,两公里就是两千米距离,还是只算直线,一根竹子能用部分不超出十米,近百根竹子埋在地下连接在一起,还得不渗水……这项工程由刘慈独立完成,足足花了十二天。

当拔开木塞,放任山泉流进池塘时,已经沉稳许多的刘阿慈爬上五六米高的巨岩上大吼一通,惊得林子里的鸟儿在枝叶间扑腾不定。

与其说是高兴,不如说是发泄郁闷,太苦逼了,谁当野人当成她这样,生生由女纨绔被逼得向全能型精英迈进?

有了水,能洗干净竹林,还要剥去竹子的硬皮,才能放在石槽中使劲捶打。

泡过石灰水的竹条剥去硬皮后还是比较容易舂碎的,刘慈不满之处在手工剥皮时手指被割了十几个口子,本来就够粗糙的手更丑得惨不忍睹,日后也不知道抹什么等级的灵药才能补回来。

舂得两臂酸痛,新纪元的贵族们嚷嚷着使用手工纸才有身份,苦逼的永远是造纸的工人呀!

这晚刘慈罕见没有吐纳练气,躺在树洞的柔软草床上睡的昏天黑地,

完成了打浆,将竹纤维放在干净水槽中,先用竹棍搅拌,等竹浆被搅得散开,捞去粗长纸筋。还要用什么三爪棍细捞,五爪再细捞,刘慈被专业用具搞得迷糊,干脆取倒刺细密的荆棘条去捞竹筋,最后只剩下细如绒毛的纸浆才罢手。

按步骤此时该放姜黄粉染料,会使黄表纸的颜色更正。刘慈相信画符使用黄纸恐怕不是取其色,而是取其材质,亲手种出了竹子她了解,竹子本身就是一种极容易聚灵的物种。当然“纸药”还是要下些的,否则竹纤维胶性差了,会影响纸张的柔软和韧性。

新纪元前华夏古唐人用淀粉做施胶剂,兼有填料和降低纤维下沉槽底的作用。古宋以后多用植物粘液做“纸药”来使纸浆均匀,常用的纸药是杨桃藤、黄蜀葵等浸出液。古法制纸上,古宋时使用的纸药当然比古唐先进,但俩玩意儿刘慈见都没见过,只能选择稍微落后的淀粉施胶剂。

就手里的淀粉,还是她从磨碎的山芋沉淀物中得到的,此前她急着要去温泉山洞运回山芋,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个。

如果说之前的步骤耗费的仅是体力,那么“舀纸”就是当中很关键的精细活儿。舀纸是用一张编织细密平滑的长方形竹帘,双手提着帘架把手,到槽子里舀纸浆水。横舀一遍,竖舀一遍,浆水能否均匀流布整个帘面,决定了纸张是否薄厚均匀。

舀纸,用大石压在纸堆上榨干水分,再放在烧温热的岩石表面一张张烘焙干燥……

树洞的干草堆上,刘慈抚摸着一大摞整齐的黄纸傻笑。纯手工古法造纸,将竹料中少许灵气几乎完全保留下来,嫩黄色的竹纸,手摸上去滑度适中,嗅之散发着淡淡竹香,些许色差仅是小节,单看被锁住的灵气,质量上绝对是上层。

连最复杂繁琐的黄表纸都被自己造成了,毛笔又有何难?

莫急莫急,朱砂会有滴,符箓也会有滴!

#春日生活打卡季#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127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