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旗怎么摆放(军旗怎么摆最好)

来源:央广军事·中国军号第一次见到舰艇是37年前的秋末冬初。那一年,我参军入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水兵。经过数次的集结转换,我们50名新兵,于第4天凌晨抵达广东省某码头——我们要从这里乘艇,到一座小岛上去。艇是登陆艇,看上去上了年纪,较为陈旧,没有火力配置,舱内也不大。我们背着背包,鱼贯而入,依次攀梯上艇,端坐在前

来源:央广军事·中国军号

第一次见到舰艇是37年前的秋末冬初。那一年,我参军入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水兵。经过数次的集结转换,我们50名新兵,于第4天凌晨抵达广东省某码头——我们要从这里乘艇,到一座小岛上去。

艇是登陆艇,看上去上了年纪,较为陈旧,没有火力配置,舱内也不大。我们背着背包,鱼贯而入,依次攀梯上艇,端坐在前甲板上,望着苍茫大海,迎着强劲海风,看着彼此镶着金黄铁锚的黑飘带、蓝白相间的披肩,被海风高高吹起,心里兴奋极了。

航行一小时,进入港口。不知谁惊讶地叫了一声:“看,快看——大军舰!”大家一下子都站了起来,循声望去,远远看见几艘“大军舰”停靠在码头,威武极了。“舰”顶的国旗与“舰”尾的军旗,遥相呼应,迎风飘扬。那一刻,我激动得全身热血沸腾,手不受控制地握紧,心中一份庄严与神圣油然而生。

艇靠码头,我们一行人又登上卡车。车行近“大军舰”时,大家欢腾起来,数十只手,指着“大军舰”,议论个不休。接兵连长魏传义示意我们抓稳坐好,用他那浓重的胶东口音,大声地向我们介绍:“这是炮艇,也叫护卫艇,是海战时的主力战舰……火力可猛了……这种艇,机动、灵活、轻巧……”他的声音随着颠簸有些断断续续,但我们这一群新兵听得很入迷。

我第一次登上护卫艇,是在新兵训练结束后,乘艇到造船厂接船。这是我第一次登上“大军舰”,从早上起航,到深夜抵靠造船厂码头。整整一天的时间,我从前甲板到后甲板、从前主炮到后主炮、从前副炮到后副炮、从舱内到指挥台,新奇地跑着看了一天,越跑越有劲,越跑越兴奋。

接到吨位多倍于炮艇、全新而且超大的舰艇后,我的“心海”一下子变得阔大起来。心想,在这样的“大军舰”上当水兵,以后无论出海多远、遇到多大的风浪,都难不倒我了。不过,这种稚嫩的想法,很快被一次战备巡逻值班任务击碎。

那年除夕的前一天,我们艇突然接到节日战备巡逻值班的任务。傍晚,舰艇在剧烈的机器轰鸣声中,向着海空拉响三声汽笛,驶离港口,渐次向深海远航而去。

子夜,寒潮带着狂风袭至海面。大海如滚烫的沸水,翻腾着、咆哮着。平时停靠在军港上的“庞然大物”,此时在茫茫大海上,轻如一叶,小如一粟。巨浪时而把艇托举得很高,时而又把艇抛入海中。艇一会儿腾空跃起,一会儿又重重地砸入海中。许久,它又摇晃着“脑袋”,缓缓地从海中冒出。

开始,我们这些刚上艇的新兵还能抵抗短暂的眩晕,时间久了,不少人的胃里开始翻涌,对着大海“哇哇”地呕吐起来。起初,吐的是食物,食物吐完了,就开始吐胃里的胆汁。黄色胆汁吐完了,就拼命地干呕。干呕会造成胃部的剧烈痉挛,有的竟吐出了血丝。

虽然疼痛使他们大汗淋漓,内衣湿透,但他们仍然坚守在自己的战位上。不少战友身边放个铁桶,一边在战位上值班,一边往桶里呕吐。吐得最厉害的,是和我一起上艇、刚分到雷达班的江西籍战友甘永亮。极为难受时,航海长怕他出意外,就用背包带把他捆上,绑在战位上,防止他在颠簸中受伤。

一周后,当我们完成海上战备巡逻值班,返回军港时,大多数战友已非常疲惫,黑瘦了一圈儿。当晚,在“海风你轻轻地吹,海浪你轻轻地摇……让我们的水兵好好睡觉”的歌曲声中,我们在军港酣然入睡。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们支队舰艇的种类及型号在悄然发生着变化。支队原装备配置的护卫艇、猎潜艇扫雷舰登陆舰导弹快艇等,都在分批次地更新换代。

不久,我调至海军某机关工作。3个月后,我就参加了一次舰队组织的联合编队演习。我们的编队横跨多个海域,舰艇也不再是单艘或几艘,而是以“队”的形式出现,除航空兵外,舰艇种类有驱逐舰护卫舰潜艇、扫雷舰、补给船等10余种之多。驱逐舰、护卫舰上的新型武器装备配置齐全,自动化、信息化系统全面升级。

2012年秋,我去某地参加新闻学习交流会。学习期间,我与几名战友驱车赶到正在兴建的一个军舰码头。站立在码头堤岸,临风向海,极目远眺,是一座蜿蜒向前、一望无际、气势恢宏的现代化超大型军港码头。

我猛地想起,20世纪90年代初,我在采访海军党代会代表时,听到最多的、记忆最深的,就是“我们要建造中国航母”的强烈呼声。如今,已如这些“代表”和之前众多“老海军”“老水兵”们所愿,辽宁舰、山东舰航母编队,正劈波斩浪,驰骋在碧波大洋上,舰载战斗机呼啸海天,如海燕一般在舰上起落。几十年来,中国海军的每一次变化,都让人心潮澎湃、感慨万千。

军旗怎么摆放(军旗怎么摆最好)

资料图:海军辽宁舰航母编队赴南海跨区训练(张凯 摄)

几个月前,我的侄子随他所在的舰艇来广州进行维护保养。我们叔侄俩,两代水兵,终于有机会坐在一起。这次见面,我看到他的身板更加健壮挺拔,面孔棱角分明,被大海上的阳光涂染了一层“水兵黑”,透露着军人特有的阳刚和自信。

我向侄子讲述了37年前,我当水兵时因艇小在海里呕吐难受的情景,讲到远海深处有了海情,因舰艇速度不足,不能及时赶到、及时处置的往事。侄子听完,挺着腰板,自信地说:“三叔,请放心!如今的中国海军已今非昔比了,小艇闯大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是啊,人民海军正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舰艇更新速度和技术水平让我们这些“老海军”拍手惊叹。

过去,是历史的印迹。未来,是历史的召唤。

人民海军,从黄水到蓝水,从近海到大洋,正一步步挺进深蓝……

(央广军事·中国军号出品)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141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