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歌赞美诗歌词(雅歌赞美诗歌400首全集)

杨兴孔1如果我要喊我就喊出一朵云如果我要哭我就哭出一朵云如果我要梦我就梦见一朵云如果我要赞美就因为云如果我要死我就死出一阵清风漫天白云满地白云我就是白云我就是白云的梦2我曾在南方崇山峻岭的荒凉里看云我曾在大海边石头上看云云就是我灵魂的城堞云就是我梦的王国云的城堡里我就是俄耳甫斯拧云的银线作竖琴的弦演奏的的音乐就是云的旋律云的乐章云

杨兴孔

1

如果我要喊我就喊出一朵云

如果我要哭我就哭出一朵云

如果我要梦我就梦见一朵云

如果我要赞美就因为云

如果我要死我就死出一阵清风

漫天白云满地白云

我就是白云我就是白云的梦

2

我曾在南方崇山峻岭的荒凉里看云

我曾在大海边石头上看云

云就是我灵魂的城堞

云就是我梦的王国

云的城堡里我就是俄耳甫斯

拧云的银线作竖琴的弦

演奏的的音乐就是云的旋律

云的乐章云的柔和和银

要是能停留在云的城堡

我就要用琴弦呼唤云

塑一个白云的公主

塑一个莹洁如冰雪的公主

并为她演奏。就是云中的灵豹

就是云中的鹰鹞

就是云中的天使

也愿栖在她的裸足旁

嗅她云一样飘逸的馨香

坏绕她跳云的旋舞

3

清晨黎明女神赐宠爱朝霞

我就为云唱赞美诗

云有少女雪花膏的肤色

云有少女乳房圆润的美

云有天使神秘的仪容

要是你用心丈量

云有天空浩渺的心

要是你用心触摸

云有母乳的润和甜

要是你用心去嗅

云有初生玫瑰的清香

要是你用心倾听

云有塞壬玄蜜的歌韵

云霞就像婴儿的心

刚泵出的血般殷红

4

云的忧郁像潇潇细雨

洒在秋叶干涸的面容上

云的忧郁像小提琴的弦

纤巧柔手的弓唱出幽咽低泣

云的忧郁在锦蓝的喇叭花芯

晶莹如一滴天使的泪

云的忧郁在阴晦天空变得青紫的亮

仿佛要把满腔的大海倾泻

云的忧郁在眉额之间

像轻纱笼着的秋山

几只秋蝉低低吟唱

云的忧郁有寒露的冰凉晶莹

5

人们只看见你柔荑的形体

惊叹你的丰盈

云,我却要赞美你萤虫沁凉的心

人们只赞美你温柔的性情

惊叹你变幻的瑰奇

云,我却要吟咏你银子沁凉的心

人们只关注你易消散的倩影

惊叹你映着夕阳的艳丽

云,我却要赞美你莹洁的心

人们回味着你甜柔的笑靥

惊叹你的飘逸

云,我却要雕凿你冰清玉洁的心

云,你有银子熠熠的美

你有明月如乳的柔和轻

云,你就是和着雅歌的韵

你就是汲取雅歌的泉

也无法描摹你银子熠熠的沁凉

6

云,你浅浅的花纹绣在书页里

云,你预言吉祥的梦

镂刻在大理石汉白玉的向度

云,你甜柔的丰盈塑在清风的画屏

云,你就是一首动人的歌诗

在诗经竹简的空间永远鲜活回旋

云,你的无邪是初生婴儿的眸眼

云,你的纯贞是婴儿恬静面容的笑靥

云,你的美闪烁在亮晶晶孩子好奇的眼波里

云,要是在嫩蓝天幕的玉池里嬉戏

就是天使也忍不住要展开雪白的翅羽

在天空翔起一个个熠熠银的漩涡

来吸引鸽群在天幕开出云的花朵

让清风来飘扬嫩蓝的天的锦缎

让清风来飘扬嫩蓝天空的浩缈

让浩缈的天空言说,安慰你漂泊的形影

在天空为你筑一座湛蓝圆顶的宫殿

堵断狂风的路

在嫩蓝的宫殿给你设一个宝座

永远为你加冕做无染天使的公主

7

要是大地展出雪白无垠的舞台

摆出冰雕的宫殿

镂出琼树玉枝

我就要说,云,都是你的杰作

你就是雪,南方的绮丽

也承纳了你冰清玉洁的馈赠

好在滋润晶莹琼的米粒里

见证你天使的心

要是你在冰冷的风中盛开

我要说你就是一株蜡梅

你化为乳黄沁香玉的花朵

是要欢乐年岁的收获

好为我们做晶莹剔透的梦

在一个琥珀的时空里

摒弃习以为常的诗艺

为你蕴孕奇妙的比喻

好描摹你莹洁如冰雪的心

为你唱清澈的歌曲

好留住你永生的姿影

在酷暑的盛夏沁凉如焚的炙灼

让我们安度美好的光阴

8

人们接受金子的雨

像达厄娜,无论锁闭得多么严实

宙斯一样穿越她无染的子宫

就在灵魂孕育生命的芳香里

开始因为沉重的金子下坠

一刻不停失去展翅高翔的轻盈

云,我要说,你是轻盈的

就在你飘拂而过的山巅翠绿松枝上

那只鸟儿跟你一样轻盈

就像有了云一样的心

敢于凭小小殷红的脚爪握紧松枝

在狂风中荡悠,多么美妙呀

云,那鸟儿忘记了唳叫和惊啼

仿佛孩子总在唱无忧的歌

那不是停留在城市窗台

或栖息金丝织就的笼中鸟能唱的

许多鸟迷失在金子的雨中

心脏由于太多金雨的灌注

无法负荷小小娇柔的身躯

羽毛凋落如深秋的枯叶

衰老在没人光顾的角隅

呻吟着悲哀地闭上黯淡的双眸

云,你却是悠然的

当你飞过城市上空

穿越乌烟瘴气的小巷

你却欲哭无泪地滞缓

你穿行在高楼大夏的缝隙

曾迷失了你自己的天空

也许你曾徘徊,迷惘

忘记了风的簇拥

你惘然被浓烟污染呛住了

那个时候,我为你哭着如注的泪水

却洗不干净你梦一样莹洁的姿影

那时我就听见你唱悲伤的歌

云,金子的雨从没有让小草花朵得到滋润

云,金子的雨是带锈和酸碱的污水

总是玷污,总是腐蚀,总是烧灼

我就知道你从没有离开过松下童子的话音

我就知道我一直寻访的不是禅师

而是你呀,云!云深不知处

我愿意永远伴随你的升浮

在密林深处听松的交响

听云的歌韵,听泉的涓滴

听鸟的婉转,听林中女仙霓裳的窸窣

与你共舞,忘记来时的路

流连在你起舞的花丛,不知今夕何夕

9

人的宿命不是云的宿命

云,你飘荡晴空深湛的玉池

曾经在岁月的山巅

我几乎就触摸到你的柔和了

可哪有摘下的云不消散呀

摘下的果实和花朵就有了宿命

云,没有宿命才是自在的

我曾躞蹀在进山的小路

曾流连花的芳甸

也徘徊在城市的街道

内心思念找不到的原乡

吃尽了人世的苦楚

我多么怀念飘过的云

向往你悠闲的出岫

托着鸟温馨的翅羽

在云的故乡飞翔

飞翔成了我的生命

不可企及的梦

自纯真时代的畔池

到滇西荒野的漫游

再到异国他乡的寻觅

梦中翻越了一座座山巅

我梦着这个不可企及的梦

越过了无数流沙泥沼

越过深陷人世的险恶

都是为了你呀云

10

谁不曾讶异南方夏日天空蓝湛的玉池

连渐升渐高的银棉在玉池的膨积

阿波罗的金盾曦和的银龙

雄鹰矫健的雕塑恒河畔的银象

非洲丛林的银蟒乞力扎罗马的雪峰

喜马拉雅山脉的珠峰极地的冰川

而我要说,云,你的宫殿和城堞

是神灵在我旅途馈赠的一宗最大的狂喜

为你歌诗的音乐超过玉佩鸣铃的清越

就是碧绿枝叶上因为你投下的阴凉

鸟儿也唱得更其婉转圆润

阵阵松涛波荡着大山

似在颂赞和狂喜

连深林里砍樵的声音也阒静了

庙宇梵呗低低萦绕柱梁间

鲜活了莲座上佛的静穆

要是清寂的落叶在风中窸窣

那清寂的阴凉就沁透了炙灼的心

疲倦的双腿倏然通了电

变得轻灵起来

遥遥云的城堡和宫殿

就是我跋涉的终极驿站

11

就是一缕云也有生命活泼的灵动

那是人一直想达到的境界高度

思想从没有像一缕云启发我们

生命不是二元的

也许没有云轻

人却驮载不起一缕云

生活在生命的流程里

也许有灵魂像烟一样

生命难以变成一朵云

怜悯笨重的躯身

给我们带来欢愉

也许人曾幻想天使

天使是否也曾幻想过人

云飘过心间霎时划亮心间的晦暗

照见另一重虚无仿佛渊薮

云不是光源,有时反而像炽热的火

要把人变成火中的凤凰

暗暗的,在焚烧脆弱神经的柴薪

让我们面红耳赤心如急湍

清风不时穿门过户来抚慰

就停在深渊的岸上

心上悬着一块块沉重的恐怖

没有得救的可能伸出强硬的手

从内部推搡我们奔走在路上

不能停下来的惯性像女王一样

在头顶悬起她锋利的宝剑

带着欲求和心甘情愿献祭的虔诚

不停奔走冲向各自虚妄的终点

压抑疲惫和厌弃的潮涌

像一片枯叶被厉风驱赶飞舞

无以掌控无以摆脱

那个时刻,云,我要说

也许在抬头仰望的刹那

你就是沁凉甜润的香膏

涂在滚烫伤口熄灭了炙灼的痛

使我免于自焚成灰的危险

安于逆来驱赶的鞭疼

云,你也许就是我救赎的主

云,你也许就是我终极的慰藉

让我的心绪自纷乱里

如同澄澈甜美的井水

解除了长途跋涉的饥渴

获得生的一丝甘美

有了新生的勇气来接受俗世的命运

做向前奔走的惯性温顺的臣民

12

云,你有一颗羔羊雪白温柔的心

你有雪花膏一样滋润的肝肠

秋姑娘迈着轻快的脚步走上舞台

我就听见叶簌簌切切低语着

你躲进灰亮的大氅低低抽泣

菊花的芬芳多么绚烂在阴冷的天光里

用朴素的光华鼓舞行人的眼

你明亮脉脉的眼忽闪长长光的睫毛

就是羲和熠熠镶在大氅的边缘

你也不眠注目你眷恋的大地

我却要说:就是在深夜你的眼更明亮

你伤感的泪光濯洗干净多少蒙尘的心

为落叶伤怀

为秋霜啜泣

深怕菊花也经不起秋姑娘舞蹈的长袖

挟来厉风摇曳在凉意透骨的颤抖里

云,你冰冷的面庞在秋光里静穆

当你在远方听大雁的翅音

我多想给你写一封长长的信

向你倾诉我内心深深回旋的思念

月光如流水倾泻桂花的芳香

银河明灿灿流向远方的幽暗

我的心就飞到你的身旁

屏息倾听你均匀的呼吸

嗅你如兰的芳馨抚你柔滑的秀发

却听到你梦中幽幽的叹息

云,你有一颗羊羔雪白温柔的心

你有雪花膏一样滋润的心肠

13

云,你的心里注满太多的欢乐

就是从山间飘过

也欢欣于清洌的深潭

山光鸟性潭影人心

何时能熄灭内腑的焦灼

大街消解在满山翠绿

寺钟撞碎大大小小梦的琉璃

山路虫铃潮水洗干净

书页里错误押下的韵

梵呗跟鸟儿对唱应和

那个时候,京剧唱腔突兀苍白

失去了圆润,山歌从对面飘来

云,你熠熠如雪的面容何其亲切

与泉水涓滴处坐忘的心沉浮

水穷云起就是我眸子明镜的脉脉

鉴照出灵魂的透视,我听见

寂静绚烂了野花

泼辣辣,树冲向你的玉足

要给你一个安宁在天空的玉池

14

云儿,阴雨绵绵的秋天

放慢了我们的脚步

鸟的歌声湿漉漉流进心房

大雾迷离的林中

连梦也会长出霉斑

许多顽固的幻象老来打扰宁静

带着春天的热烈艳丽的色彩

岁月的真理和爱情清亮的眼眸

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

言语载不动虚无的困扰

你仍旧信仰生命的歌谣

清澈小溪两岸的明媚

阳光跳跃在枝叶上的舞蹈

就是灵魂之舞,欢快的旋律

总在日里梦里飘摇

曾散步的小径失去了踪迹

秋天会劝说野草还回来

最让我们迷惑的是小径两旁的树

已无法承载其高度

它会用什么样的目光打量我们

仍旧挽着手要穿越密林

去眺望远方的风景

却不敢回头看

淹没雾里的岁月

秋天的大雾终会散尽

过去的岁月永难回返

寒冬在远方萌动

孕育着冰清玉洁的美

就让我们一直这样挽着手

面对严冬莹洁冰雪的冷枝

换换手呵热渐渐僵直的手指

慢慢散步,相互搀扶着

树林就要到尽头,顺着熟悉的小路

我们缠结的生命情思

会把岁月缠紧

不会轻易就理到情丝的尽头

15

云儿,谷物的饱满就是年岁的饱满

谷物的饱满也是云的饱满

而我要说田野上脚步的鼓点是沉重的

虽说小草和雏菊减缓了人们的脚步

它们许是喜于承受的,因为在秋季

人的内心盛载了太多喜悦和礼赞

脸上已没有忧戚。虽说庄重

可你在湛蓝天空的轻盈却映衬出

人们收获的欢声笑语,即使

许多农妇和他们的丈夫子女默默无语

锋利的镰刀却是轻捷神速的

释放满贮在稻杆里的芳香

桂树以醇厚浓郁的甜香来礼赞

就是你在天空的步履也由此变得悠缓

云儿,你熠熠的面容是为他们舒展的

16

云儿你要放慢你的脚履

即使你要赶往异乡

也希望你多关注田野上的人呀

给他们多一份阴凉的慰藉

不要让骄阳把他们

内心的喜悦变成焦灼

他们挥汗如雨,手腕脚踝

被变硬了的稻叶划伤

红扑扑的脸一任内心的喜悦

变作礼拜大地的祭坛

汪积着美的浪花

他们坚忍着疲惫

甚至都不愿歇歇

挥舞着镰柄满抱着稻梱

或疯狂踏在打谷机踏板上

手脚配合那么的默契

几乎在优雅的舞蹈

与大地与田野与打谷机急速旋转

田野变得广阔

连山岭也似在退让

仿佛要弯下腰

随着熟悉的旋律跳舞

一任稻粒在打谷机仓内跳跃飞溅

何其动人啊,那样快乐

就是你在天空也会钦羡的

云儿,田野是幸福的

云儿,田野上劳动的人是有福的

17

云儿,那天从你的身边离开

惆怅和悲伤像一群恶棍

把我生命的宫殿洗劫一空

还砸碎了我的梦捣毁了竖琴

云儿,那时,我就像一株

从内部失去树液的枯木

我多想告诉你,我宁愿

做你身上一件小小的饰品

或许就化作一粒微尘

悄悄躲进你秀发的密林

也许小小的饰品

也许小小的微尘

也许你身上的一缕光线

它们都比我幸运

云儿,我多想说

我不愿离开你

可命运这个恶魔硬是

夺走了你的倩影

人群裹蔽了你的背影

连你回眸都没能看清呀

18

云儿,互诉分别后的家常

我心里多么恬静

你银铃的笑语,幽幽的叹息

悦耳动听。你淡淡的馨香

牵动了我万千思绪

惋惜时光匆匆

几十年如烟云消散

可数的几次聚首历历

对你的那份情感分毫未减

我就知道不是为你的肉体

也不是为了你雪花膏滋润的柔心

就是用诗人的言语也难以向你倾诉

只觉得自己就像一张琴弦

被你深深触动弹拨

发出如蜜的旋律

云儿,你身上有一个神秘

仿若可以穿越时空

从远古传到如今

也将久久回响

即使远隔千山万水

即使我们都将死去

也不会消散在生命的深处

要是有来生

我一样会听懂这乐音

能听到你银铃的笑语

幽幽的叹息

19

云儿,窗外墨绿枝叶间

一只鸟不停笛呖

似在吟唱韵体的祈祷文

老唱不出完整的旋律

没有另一只鸟应和

似在哀鸣

要怎样才能排遣忧郁

晦暗的天光如弥漫的愁绪

要浮起大地

我就是要没顶的一叶帆

在愁绪的大海漂泊

哪里才是欢愉的岸啊

聚首的思念缓解不了

雾霭满布天空的压力

就是一丝熠熠的银线

也不愿露出云霓的笑意

只好跋涉在纸页的沙漠

只好守着短暂如幻梦的回忆

总也没有你亮晶晶的眸光与我对视

总也听不清心底你幽幽的叹息

你温婉面庞如一轮明月的玉

总在云霭铅灰的背面

不肯穿破愁绪亲近我惆怅的脸

20

云儿,邪恶都有一个大嗓门

他们强悍如猛犸

心里汹涌着海一样险恶的吞噬欲

愤怒掀起惊涛骇浪

来摧毁彼岸的信念

来豢养龙和鳄鱼这类嗜血的兽

苦涩的盐泪在他们却是蜜的甜

他们在自己限定的地界

凶猛扑向脚爪够得到的一切

要占有要侵犯要摧残要蹂躏

要撕碎要像地震海啸一样

制造死的不祥气息和废墟

那是一支邪恶的大军

没有秩序没有仁慈

只是欲望的深渊

云儿,邪恶都有一个大嗓门

发出尖厉啸叫和带威胁的吵嚷

云儿,邪恶的眼睛是瞎的

他们不分青红皂白

辨不明美和温柔的色泽

云儿,邪恶的路是血的路

他们只在黑暗里喧嚣

永远升不到天空的高度

他们像没有眼睛的怪物

在自己的黑暗王国

敲打沉闷悲哀的鼓

21

云儿,最值得歌赞的是

冰清玉莹的事物

花的液汁果实五谷的液汁

不愿溶解在金水里的玉

钟乳石滴落的泉

浸润着水晶和玉的泉乳

风中的馨香黯然在眼眸的明亮

白玉温柔纤手揉皱了的少女的裙袂

失落在田野的少女的叹息

云儿,最值得歌赞的是

你裸足踏入的那条清澈的小溪

你停留的岸上嗅过的

那朵花上飞走的蝴蝶

曾映红你双颊红晕凋落的桃花

曾闪耀在你明眸里的雏菊

杜鹃怎样芳香了你的鼻翼

我曾许诺的玫瑰不愿闭合的花瓣

曾在窗台婉转鸟的歌曲

云儿,美的事物在她们的世界里自足

你却是她们澄明的熠熠镜面

要是我有一双翅翼

我就一一拜访从你生命流逝的美好事物

我要像一只小小的蜜蜂

把你的踪迹和亲近过的美好事物的灵性

采集起来,酿一首美的蜜一般的诗

在你梦里吟诵,在你时空的尽头

镌刻在风的翅翼

让你的灵性像风一样永生

22

云儿,风吹散我写在风的纸页上的字迹

我的灵追随你在旷漠的世界

明月是我永世要到达的归宿

在月亮灰暗的石壁上

碑碣就镌刻我被放逐的箴言

如果我有幸亲近了月桂

我就会在人世的心灵歌咏

赞美达夫涅美丽的容貌

和冰清玉莹的心

即使我不敢奢望姮娥的芳唇

我也会在这个永世的梦里跋涉

在天空浩缈的云路

只是要踏上沁凉光洁明亮的玉阶

即使永世的流放会磨蚀了我的灵性

即使一世又一世的艰辛

会消损了我卑微的灵命

又如何截断得了

我如丝如缕如诉如泣不屈的歌吟

云儿,风吹散我写在风的纸页的字迹

使我在深秋哭着哀歌的曲调

为俄尔甫斯碎裂的竖琴悲泣

太久了,云儿,我像

大病中残喘的一头牲畜

我要用苦难塑一座金字塔

就在塔尖安于自己的许诺

为你雕一轮诗的明月

永远陪伴你人世的冰清玉莹

歌唱与月有关的传奇和神话的瑰丽

23

云儿,疾病是一阵铺天盖地的黑雨

从心底升上旷茫的大海

裹挟着啜泣不祥悲哀

披着黑色的大氅蒙着黑色的面纱

像一个黑色神秘的天使

她的内府装满了虫子啃噬发出的

千万种窸窸窣窣的声响

她就是一个盖世的黑色女神

她的慈心柔怀里装满

苦涩的蛊惑的神秘的乐音

有甜蜜的毒液

有蠕动着如恒河沙数的细菌

她有千乳观音一样多的乳头

给饥饿的生灵哺乳

在暗地里锤炼脆弱的肌体

用黑色的火焰冶炼敏感的神经

还要学会坚忍接受

宇宙存有的神圣造物和瘫痪的观念

要是不能从自我更深的地界

生命活力根源的地方

产生强劲的抗衡免疫能力

就不由自主拜在

她黑亮的裙裳的花边下

必然成为她牺牲的祭品

太久了,云儿,我在

大汗淋漓的奋战里

付出太多的努力

挣扎在她震慑灵魂的魅力里

云儿,每次要束手称臣时

是你的温柔唤醒了我呀

在绝望悲伤的音乐响起时

云儿我们要挺住

从生命更深的地界

鼓起花和云一样的勇气

来抵御黑色女神的蛊惑的魅力

来产生强大免疫的信心

才可以像大地一样熬过

严冬霜雪厉风的考验

迎来春花绚烂清新秀美的山野

迎来生机勃勃活力四溢花的海洋

山谷才能变成明媚的殿堂

荒凉的盐碱地才能长出茁壮的庄稼

荒原才能展现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画幅

一江春水才会鼓起生命的脉搏

让我们有龙马一样奔驰的血液

好接受了美和她的信念和

人自身有限无限的幸福

24

云儿,人习惯了扬起

脆弱的脖颈仰面看云

有谁可曾从天空的深处看云

在短暂又疲惫的旅途

背负生命不可承受的轻

和生活苦难无常的重

被眼前的大雾

沉沉乌云的墨迹如割的刀风

撕裂天空的霹雳

不幸和挫伤坎坷和空虚

种种烦恼和失落不如意迷惑

径自任灵魂在暗中啜泣

悲伤的潮水和着倾盆大雨

泛滥的洪水无常的灾难震慑

茫然无措祈求缺席的神裁决

人在世间的悲哀、欢愉

一次次睁开眼要洞穿迷雾重重的蒙翳

欣赏迷雾后明媚的风景

难以从云之上浩渺的天空

看见日月星辰照亮云层绚烂的美

终至厌世扭曲了纯善的心灵

云儿,要是我们的心能像

喜爱明镜一样欣赏背面的黯淡

像母亲爱丑孩一样爱自己的不幸

那心该是多么快乐

就不会刻薄对待走进

眼瞳的每一个人

不再带着算计和攀比的心

来打理短暂又忙碌的人生

哪就会恬静悠闲

就会有多少充满爱和感动的故事流传

就会有多少颗心把苦涩的泪水化作蜜汁

自明眸流露出来美化了眼眸

磨平眼角的皱纹

用蜜汁的目光打量自己

25

云儿,多少面孔的花瓣熠熠闪亮

映着暗中燃烧的生命的残渣

时间巨大的铁树高耸

云蒸霞蔚的天空远离了人的空间

救赎的主躲在幽冥啜泣

无可拯救的一代代灵魂的灰烬

黯然在殿门外石阶两旁

唉,生命流失消散如火

大地何等轻松承载悲欢离合

在时间无边无际的苦涩水域漂荡

魂牵梦萦娇躯的温软

曾拥抱着变成石头

云儿,告诉我要怎样持有爱的信念

才可安了我灰烬里不愿熄灭的灯盏

即使用尽气力我总是不能把她举起

迎着风飘逝的生命的微粒尘埃照明

即使长相厮守一样陷落在各自的泥淖

没顶时满脸写满的无可救赎的哀戚

反倒像炽热的星星被照明熠熠闪烁光华

26

云儿,我像田野上没有

播种收割权利拾遗的老妪

在阴晦天光下收集

一粒粒闪光的谷粒

在低矮门楣的黯然里守在炉灶边

用心磨细烘烤香喷喷的面饼

好喂养停留在躯壳里不屈的饥饿

这饥饿就是我生命之树

随季节轮回的花朵的根茎

不屈的生之灵总是开满面孔之花

辉映日月星辰的闪烁

维持岁月之树的生长

云儿,掬饮时间之水解渴

却无异于饮鸩止渴

时间之水是火的液汁

反而从内心底处燃起熊熊的大火

炙烤脆弱的生命枝叶花朵

把人内心的明媚春天变成沙漠

27

云儿,焚烧沁凉的那些面孔之诗

朗朗的笑声回眸的眉眼怨嗔

微笑的茉莉鲜红娇躯的波浪

温软的乳房酥胸的意象

殷红双颊的红霞深情脉脉的眸子

银铃的音韵忽高忽低娇喘幽幽叹息

只是猛力一握的手指掌心

如锋利的神矢穿透灵魂的目光

唉,带电的两颗生命

从美的深渊里升起来展开双臂

以为像两块磁石紧紧吮吸每一分磁性

黏紧对方不再分开,殊不知

都在耗损生命吮吸的每一分磁性

在失去对方的每一分钟里

我们何尝不在自失

云儿,想你的芳唇

为何如此易暗淡了光艳

你的芳香羞惭了桂花和梅的风韵

我在书页每一粒文字的磨石打磨决心

要让自己每一分灵命越过人世的栅栏

要让自己的灵魂变成赞美的声音的元素

好使灵魂变成音乐音韵的源头

好让我的灵命以歌咏的方式为你燃烧

即使成为灰烬也要用最终的微亮

照映你渐渐熄灭的生命的光艳

28

云儿,在苍茫的田野

我曾跋涉在迷茫的路上

为过去贫穷的日子啜泣

曾歌咏着纯真年代

曾为相聚忘却时间之伤

多少个日夜的欢乐以为会永恒

鸟的歌韵怎能抵挡

彻夜不眠的切切

穿越了时光丛林的蒙昧

湍急的心河滋润了面孔的鲜花

星星永不会燃烧成灰烬

在天空的尽头等我前往摘取

要是优美的童话曾让我无眠

那爱情故事里的主人公

可是扮演了千万遍

还用心中清澈的小溪

涤荡尽了每一个悲剧的情节

让人世变得何其美丽可栖居

那时心底没有什么可忧虑

就用你的纯洁

刺穿了谎言刺穿了真理的面具

也许你就是精灵

终于扭转了危险的爱情悲剧

让爱情一帆风顺

抵达欢愉的结局

29

云儿,沉浸红色的海洋

独享不落的霞光

殊不知狂风暴雨

让人在无助的摇摆里

几竟扭断生命的枝干

雷电撕裂灰亮沉厚的天空

晴天也不时响起霹雳

无法承载风雨的压力

人几竟要匍伏在大地

年轻幻梦的紫岚被狂风吹尽

终于见识了大地山野冰冷的面目

大街喧腾了滚滚如黄河的人流

来冲刷宁静的街巷屋檐

也曾鼓气勇气与之对抗

总是敌挡不住浊流滔滔的激荡

信念之帆桅摧折

洁白如雪映照蓝天的帆坠入深渊

我曾试着打开紧闭的门窗

走进滚滚的人流

融入浊流,终至迷失了自己

几经挣扎我终于上岸

金子和时新的墨彩渗透不了

我纤尘不染的灵魂

就躲进童话和诗境的虚幻瑰丽

希冀一切如期过去

殊不知错误会意了时代人心

无法掌控自己的生命

连生活的小小细节

也会无形被更改

涂抹得面目全非

一首诗的力量何其卑微

却因为其中一两句

躲在蒙尘朽腐梦的阁楼饮泣

云儿,就用眼泪

就用虔诚的意愿

为别人的舞会为别人的幸福

像王尔德那只午夜鸣唱的夜莺

把心口抵住玫瑰的刺儿

滋润浇灌瘦弱玫瑰的血脉

好鲜艳了那支俗世幸福的玫瑰

好献给他们的公主

赢得他们的爱情

要是没有公主

就用生命的余烬光艳

为他们塑一个绝世熠熠

如红宝石的公主

30

云儿,命运让我成了语词的工匠

却让我赤贫地守住时间的灰烬

起初我曾为赤贫的作坊怨懑

伤心欲绝躲在幽暗墙角

梦想天国的金碧辉煌

岁月无情激荡涤荡了乡村街道

我在玻璃和大理石的国度迷失心性

守不住徘徊在钢筋水泥的丛林

被风扬起的灰尘蒙蔽了眼眸

当纪念的烛火再次闪烁泪光

我震惊了,哪一堆灰烬

竟闪烁细微的点点光华

看见灰烬里的金屑

我像夏米抄起筛子

为你筛除灰烬,在生命的火炉

凝聚金屑成金块

悄悄为你打制金蔷薇

要是我早一点告诉你秘密

就会在眩晕里失去幸福

我被时间雕刻的人生雕像

许是苦难丑陋的,只有

精心为你打制的金蔷薇才精美绝伦

仿佛心灵每一分灵性每一分深情的晶体

就在苍白的生命的向度里

成就了崭新的爱的诗篇

带着祝福和童真梦的温馨

我要让金蔷薇流转在一双双手里

越过命运设置的诸多偶然

带着我的祝福一直走遍天涯

穿越人世一代代美的心灵

传递到久远的时空之后

你温软玉润的手心

31

云儿,越想握紧对方的手

甚至以为握住了灵命

却握不住要分开的本原

时间之流把人们抛在岸边嘘嘘

越想尽快离开

却身不由己滞留在岸上

以为可永久厮守

浪潮总把人带到远方

没有什么不从身边被卷走

许多美好的事物总从心上逃逸

曾借口远方有希望在召唤

曾以为近在咫尺的距离最近

殊不知心灵的尺度都在对方心里夸大

如果不能住进宫殿

如果不能楔进时间的中流

砌都江堰修出万里的长城

人总会失去。一切总在逃逸

像风中燃烧的身体

灰烬会透过火让人消失呀

像烛泪像冰消

激情让人不停流逝呀

像蜡人在阳光下

手在融化腿在融化

融化的竟是心的融化

连思想连影像也在融化呀

32

美丽的云娇嫩的云

百合的云茉莉的云

清泉的云山岚的云

故乡的云异乡的云

你的洁白你的轻盈

你的芳馨你的青丝

你清莹的眸光

你蔷薇的酡颜

你早晨的红晕

你傍晚的胭脂

你少女的倩影

你妇人的温柔

喔,我的卿卿

爱的谣曲怎能

把我对你的爱恋咏尽

天空就是你的舞场

我的心就是你的澡堂

百合的云茉莉的云

雪白的云柔婉的云

云就是我的灵命

我要向美神祈求

让你永远轻灵

让你永远美丽

让你别把我忘记

我要拥着云做一个

温软如云的美梦

不管什么样的恶风

不管天空泪雨纷纷

不管鬼的叫嚣狗的狂吠

也不管沧海变作桑田

我只愿为云呼吸为云歌咏

为云流泪为云欢愉

哦,我心中的美云

33

如果我要喊我就喊出一朵云

如果我要哭我就哭出一朵云

如果我要梦我就梦见一朵云

如果我要赞美就因为云

如果我要死我就死出一阵清风

漫天白云满地白云

我就是白云我就是白云的梦

注释:2007——2008年间,人到中年许多人许多事随缘而至,唤醒逝去的美好韶华,似水流年难以逆转的时光又涌上心头,灵感的泉源汩汩流淌在心间,洛卡尔、布莱克、古尔蒙许多诗人灵妙诗篇打开了如春花明媚的画幅,是该对人曾怀有的纯真——不参杂任何势利和欲望的纯净的诗之真,作一个回应,想到了巴乌斯托夫斯基《金蔷薇》,零零星星写下一些断片,清澈的真激荡撞击着内心最深处的敏感,终于在一个不受干扰的午后连缀成章,本打算单独出书,或发表,但一直机缘未到。最近小娟冒出来,就整首诗发给她,更名《云之歌》。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17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