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荒巨鹿代码大全(饥荒巨鹿代码怎么用)

东汉末年黄巾起义的首领张角,老家原本是山东。因为那地方连年饥荒,人民四处流亡,张角和他的两个弟弟也逃了出来。逃荒的还有个准去处吗?他们顺着大道一直朝西走,饥饥渴渴,劳劳顿顿,说话不及就来到巨鹿①,这一天在孟家庄落了脚。那时候的孟家庄村小人穷,也没有什么闲宅空院,张角弟兄仨就住在一个干巴老头家里。好在那时正是夏天,不用钻屋睡炕,把随身带的几件东西一放,当院里铺上一领席,就歇了

东汉末年黄巾起义的首领张角,老家原本是山东。因为那地方连年饥荒,人民四处流亡,张角和他的两个弟弟也逃了出来。逃荒的还有个准去处吗?他们顺着大道一直朝西走,饥饥渴渴,劳劳顿顿,说话不及就来到巨鹿①,这一天在孟家庄落了脚。

那时候的孟家庄村小人穷,也没有什么闲宅空院,张角弟兄仨就住在一个干巴老头家里。好在那时正是夏天,不用钻屋睡炕,把随身带的几件东西一放,当院里铺上一领席,就歇了。

他们还没睡着,有个人一推栅栏门进来了,招呼着老头说:“二大爷!明儿个你给人家烧水去吧。”

老头叹了口气,应下了:“去就去吧,有啥法子!”

张角等那人走后,便问老头:“看样子象是派公差的,可是没听说要来什么官和衙役呀?”

老头说:“你不知道,我们孟家庄是个受气的村呀!”

张角问:“受谁的气?”

老头叹道:“每逢于家庄宋家来我们村南地里做活,就得派人去侍候人家!”

天下还兴这种事吗?张角的两个弟弟没等老头说完,骨碌坐了起来,瞪大眼睛问:“那是为什么?”

老头说:“就只为人家财大势众,咱惹不起。”

那年月,有钱的王八大三辈,有地的恶狗支使人。原来于家庄宋家财大势大,吞完了当村的田地,就隔着村子吃过来了,孟家庄村南的地也前前后后归了他。他家又说地远,怕晌午回家吃饭耽误活,就让孟家庄给他们烧水做饭。这个村小人穷的孟家庄还敢道个“不”字吗?一来二去,也就作下了这么个规矩,从春到秋,年年如此。

张角听清原委,不禁叹了一声:“好厉害呀!”他接着又问老头:“你们就不会不去?”

老头说:“谁敢呀!”

张角兄弟仨齐声说:“你们就没有一个胆大的?”

老头摇了摇头。张家弟兄也为有劲使不上,“唉!”叹了一声。过了一阵,张角当真当假地说:“老大爷!明儿个不是该你去吗?你就在家待着,给大伙开个头!”

老头说:“我年老力衰,也是空有这份心。”

张角的两个弟弟早按捺不住了,一纵身站了起来,说:“我们替你去打头阵!”

老头象被吓住了似的没吭声,过了装袋烟的工夫了,还是默默不语。他在想什么呢?原来他还不敢一下子就听信这两个年轻人的话,俗话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嘛。张角这时也在暗自思谋:“咱们是过路人,这件事既要出头管,就不能一打二走;孟家庄人们的日子长哩。”所以,他也不言语。那两个年轻人见大哥不长不短,也闷了。

后来,张角思谋得心里有了底了,才又和老头说起话来。他问老头:“你们村的头目人说什么呢?”

老斗说:“你没看见刚才来过的那个人吗?他就是。小家小户,也没别的能耐。”

张角说,“鄂咱们找他去好不好?”

老头连声应下:“行!行1”

张角对他两个弟弟啊咐了几句,就由老头领着见头目人去了。小穷村,街短巷浅,他们出得门来,没走几步,拐个弯儿,就到了头目人的家。

这时候,正是刚刚掌灯光景。头目人和他一家老小正坐在院里说闲话,见老头领一个生人来,还以为是找活的哩,便站起来上前迎住,说:“头两天就有两家逃荒的到咱们村里来,因为没活,住了一天就往别村去了。”

老头岔开头目人的话,说:“不,他是来找你说另外一件事的。”

一听说另有别的事,头目人把张角上下打量了一番,便领着他们到屋里去了。点上灯,他又把张角细看了几眼,心里想:“白天听说来了三个逃荒的,这人可不凡呀!”便让张角上首坐了。

岂不知张角也早已注意到头目人了。从他的庄宅院落、老少人等,和他本人的相貌举止来看,张角觉得这人是可以信得过的。心里一高兴,也就有了主意。他望着头目人说:“你是一村之主,可不能老让乡亲们受气呀!”

“这···…”头目人涨着个大红脸,嘴巴张了半天,才回出话来:“在咱们孟家庄,不论大人小孩,谁愿意受气?”

张角说:“那,从明儿个起,咱们就不给于家庄烧水做饭!”

老头看张角说的那么干脆、把稳,心里也长了劲儿,他是巴不得不去哩。只要头目人敢应下就行。不想头目人没接下文,这可把老头急坏了。

头目人跟针扎了腚一样,再也坐不稳了,自言自语地说:“人家找来了怎么办呀?”

张角说:“你顶着。”

“我顶得住吗?”头目人着了慌了。

张角猛地把胸脯一拍,说:“顶不住,找我张角!”

头目人满腹狐疑地望了张角一眼,又不吭声了-不说行,也不说不行。

过了一阵,张角又对那头目人说:“别以为我在这里没家没业,闯出事来,抬脚就走了。那样还够朋友吗?我是怕就不来,来就不怕!”

到这节骨眼上,老头可早就和张角成了一个心眼了,他大声说:“是啊。”又转身朝头目人凑过去,说:“张大哥说的明白,实在不行,咱们也有个推托。”

头目人在心里自己跟自己打了半天架,心里说:“人家图什么呢?还不是看着理不顺、事不平?办好了,也是孟家庄的福气呀。”想到这里便上前一步拉住张角说:“张大哥,是江是海我也跟着你跳啦!咱们可是“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啊!”

张角斩钉截铁地应了一声:“当然!”

接着,他们又把如何行事计议了一番,直到半夜才散。

第二天,孟家庄可就红火啦。全村父老一听说张角弟兄们要为他们顶门立户,再不受于家庄的欺负,真是人人脸上挂笑,个个心里开花,都异口同声地说:“穷不穷的,这以后喘口气也顺当啦。”

张角说:“眼前咱们要紧的是防备于家庄财主来闹事。人心齐了,还得多几个有本领的才行。”

大家拍手说好:“那就叫年轻人跟你习武吧。”

当时,张角便找了一所场院,领着一伙年轻人习起武来。

再说于家庄宋家,起初听说孟家庄不侍候他们了,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可是没出村又传了讯来,说是孟家庄来了几个好汉,在给庄上的人撑腰作主。宋家还是半信半疑,认为真有英雄好汉也不会看上那么个小穷村。没半晌工夫,派去探听虚实的人回来了,说是:“张角弟兄们武艺高强,别说动枪动刀,就是一双空拳抡起来,十个二十个的人也到不了跟前。现在已开了场子,向孟家庄的人传艺哩。”宋家一听,这才软了,怕了,捏了鼻子,没敢到孟家庄去。

张角弟兄仨住在孟家庄,日子越长人缘越好,就在那里落了户。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24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