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师哪里多跑跑车手机网(巫蛊师哪里多阴阳师游戏)

········第1章究竟是谁这么狠心········“族长,大事不好了,婷婷她逃出来了!”伴随着年轻男子那一声急促的呐喊,树上栖息的鸟儿,扑哧着翅膀,划破了千户宁静的上空。紫韵长老听到这个消息后,立马从席间站了起来,望着对面的族长,只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发话。“我们如此待她,只怕她逃出来后,免不了一场腥风血

巫蛊师哪里多跑跑车手机网(巫蛊师哪里多阴阳师游戏)

········

第1章 究竟是谁这么狠心

········

  “族长,大事不好了,婷婷她逃出来了!”伴随着年轻男子那一声急促的呐喊,树上栖息的鸟儿,扑哧着翅膀,划破了千户宁静的上空。

  紫韵长老听到这个消息后,立马从席间站了起来,望着对面的族长,只静静地等待着他的发话。

  “我们如此待她,只怕她逃出来后,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族长微微颌首,立即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族长身边的一名老者,放下手中的碗筷,只轻轻地站了起来。“看守她的麓山长老呢?”这位老人,看起来与紫韵长老年纪不相上下,只是眉宇间多出了许多的沧桑之感。

  年轻男子端起桌上的一盏茶,只胡乱的一口润了润喉:“麓山长老发现婷婷逃出来后,立马追了过去。只让我来告知族长,前往西边喷水池围堵,务必将婷婷捉拿回来。”

  “如此甚好,此事关乎我族安危,务必请各位长老全力缉拿婷婷!”族长从席间站了起来,满面释怀地对着席上众人做了一揖。

  只见绿色葱郁的石柱下面,族长领着七位长老,分别站在了八个角落,将一名长相貌美的年轻少女,团团围在了里面,“你们这些人面兽心的家伙,为了自己的私欲,打着苗族的旗号,处处对我赶尽杀绝。”年轻少女指着站在八角的长老们破口大骂。

  这一切在他人看来,仿佛她知道了长老们,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婷婷,你身为苗族圣女,不久的将来,即将成为我族长老,守护着苗族的安危。可谁想你竟然背叛苗族,做出如此不仁不义之事来!”族长站在这位名叫婷婷的少女的西边侧面,淡若自然地捋了捋胡须。“不仅如此,还私自婚配,生有一子,可真是大逆不道,有违祖训!”族长身边的一名白发奶奶,对着婷婷愤愤然的厉声苛责,丝毫不留一点情面。

  “若不是你们做得如此决绝,我又何必做出这些事来。如今你们对我不仁,休怪我对你们不义。”婷婷一个华丽转身,左手背于身后,右手执拈花指,只见身后多出了许多道金黄色符咒,直看得人眼花缭乱,惊叹不已。分散在八角的长老们也毫不示弱,纷纷手执剑指,每人胸前多出两道颜色各异的符咒。上面的文字犹如蛇虫鼠蚁般,定眼就能看出,显然不是汉文,极有可能是苗族文字。

  “婷婷,住手吧!我们斗不过他们的,别再伤及无辜了。”只见阵法右侧的一名男子,闯出了重重人海,对着化皿阵中的那位,名叫婷婷的女子大声嘶喊着。

  婷婷闻声回过头来,只见右侧男子慢慢地朝自己走了过来。婷婷顿时眼圈一红,泪花止不住地滑落脸颊,令人看了煞是忧怜。

  男子不顾旁人的拉扯,慢慢地走进了八角阵中,拉起婷婷的双手,“这几日不曾见你,人都有些瘦弱了。”婷婷用手拭去了男子脸颊上的泪水,显得十分的怜爱。

  男子轻轻拭去了婷婷脸上的泪花,柔柔地说道:“婷婷住手吧!我们斗不过他们的,再说你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我们的孩子着想啊!”婷婷眼珠子转了转,转念一想道:“对啊!我们还有孩子呢。”婷婷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见麓山长老厉声喝道:“妖女,死到临头了,还想勾引我的儿子,去死吧!”只见麓山长老右掌一挥,一道紫色符咒,直中婷婷身后。

  婷婷大叫一声,口中喷出鲜红的血液。本就看似柔弱的身躯,因为这么一掌,而直接倒在了地上,“阿爹,你太过分了。”男子红肿着眼圈,瞪大了眼睛望着婷婷身后的麓山长老。

  “并非我”麓山长老话音未落,只见怀抱婷婷的男子右手一挥,身体四周燃起了熊熊的火焰。“我婷婷今日在此盟誓,不久的将来,必将有人代我屠你千户苗族!”熊熊烈焰,映照在婷婷的脸上显得十分的恐怖。

  而苗族的子弟,从古至今一直都很封建迷信,相信鬼神诅咒之言,眼见今日婷婷在火中发下毒咒,也不免一阵惊慌。“你也死了,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婷婷用手摸了摸男子的脸颊,轻声细语地问着怀抱自己的男子,“你放心,我过来之前,已经将孩子托付给了菜阿爹了。他答应过我,会帮我们把孩子抚养成人的。”男子对着怀中的婷婷抿嘴一笑,以为从此便是解脱。殊不知,这只是苗疆噩梦的开始……

  ……

  每年的四月初八这一天,成千上万的千户寨居民,无论男女老少都要穿上苗族特有的节日盛装,从四面八方涌入喷水池参加隆重的亚努节。这一天人们除了祭祀活动外,还有吹笙、跳舞、上刀梯等等诸多节日活动,场面极为壮观。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钟声响彻山谷,喷水池中的所有人立即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将目光,齐刷刷地转到了喷水池那里,“一年一度的亚努英雄节,在我们神圣的喷水池再次举行。为了我们苗族世世代代的平安,我们虔诚的祈求上苍,保佑我苗疆子弟平安幸福。衷心的跪拜苗族祖先,为我们带来美好的生活,同时还要向带领我们脱离苦海的民族英雄亚努致敬!”族长在铿锵有力的念词中,对着四周密密麻麻的苗族居民,拉开了亚努节的这场开幕仪式。

  祭祀活动结束后,马上开始的就是亚努节最最精彩的鼓舞部分。鼓舞是千户居民欢度传统节日时,必有的自娱性舞蹈。届时,在举行盛会的水池中央,架起一面由三人负责敲击的大鼓。有两人手持双槌敲击鼓皮,一人持单鼓槌敲击鼓梆,参加集体作舞的演员们,没有具体的人数和男女限制。

  鼓舞的领舞者,是一名拥有天使般面孔的女子,白皙的脸上装点了长睫毛的黑眼睛,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洋娃娃“那个女的是谁啊!”谢晓峰指着水池中央的领舞,向身边的金城问到。

  “哦!她是我们千户蔡叔的女儿,村里的人都叫她瑶瑶,她从小就生着一张天使一样的面孔,感觉像是天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不过,他家境也不怎么富裕,就靠着蔡叔种些蔬菜,拿到集市上去卖些钱来贴补家用。”

  谢晓峰嗯了一声,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就在话还没说出口的时候,就听见山下传来了一声嘈杂纷乱的尖叫声。一时间山谷四周的所有的居民,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向着山谷四周,纷纷地逃离了现场。

  “不好,下面出事了”金城一阵紧张,朝着下面拥挤的喷水池,只身挤了过去。谢晓峰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搞得不知所措,只能紧紧地跟在金城身后,一并朝着喷水池中央挤了过去。

  来到水池中央,只见领舞的瑶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对着头顶上方的每个人,露出一张魔鬼般狰狞的面孔。在那张狰狞的面孔上,明显的能看到一双惊悚的眼神和一张发紫的嘴唇。

  一下子,天使般的仙女,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在了水池中央,这让在水池旁观舞的蔡叔,吓得一时间昏厥了过去。族长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安排了几个人将蔡叔送了回去。

  “阿爸,这怎么回事?”金城指着地上嘴唇发紫,口吐白沫的瑶瑶说到。

  “金城哥哥,我们就看着瑶瑶姐,她就这么跳着跳着,就倒了下去”铃儿颤抖着身躯,战战兢兢地望着地上的尸体,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极度的恐惧之情。

  梦兮将铃儿搂在自己的怀中,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铃儿别怕,有姐姐在呢?姐姐会保护你的”见到死去的瑶瑶,梦兮吓得魂都没了,只是强压着心中的那份恐惧。

  “看他嘴唇发紫,是中了毒吗?”谢晓峰问出了关键性的问题,也是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不是,是被人下了蛊。”巫师和金城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

  “蛊?”谢晓峰一脸疑惑,大脑不停地运转着,似乎好像在哪儿听过这个词。

  “没错,谢兄不是我苗族人,自然也不知道这南蛮蛊术。这南蛮蛊术在我苗族地区俗称:草鬼,一般是将多种带有剧毒的毒虫如蛇蝎、蜥蜴等放进同一器物中,使其相互龋食、残杀,最后剩下的唯一存活的毒虫便是蛊。蛊的种类也繁多,不同的蛊有不同的作用,既可以拿来害人也可以拿来救人。”

  “那这位是什么瑶瑶?是中了什么蛊?”谢晓峰指了指,那地上躺着的尸体。

  “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蝎蛊。”

  “究竟是谁这么狠心,对这么一个弱女子下如此狠毒的蛊术”巫师在旁边仔细看了看尸体的反应。

  “不会是什么仇人吧!”谢晓峰随口这么一说,竟引起了梦兮的注意。

  “不可能,瑶瑶一向为人友好,没跟任何人结下梁子,更别说仇人了。”梦兮紧搂着梦铃,看着地上的尸体,也不禁感到一身的胆寒。

  “啊!那是什么?”谢晓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听见铃儿一声大叫,更加用力的抱紧了梦兮。

  铃儿硕大的瞳孔,仿佛深海中死去的鲤鱼的眼睛。纤细的右手像一支指挥棒一样,指引着所有人的目光,朝着尸体的腹部看去。那隆起的腹部,像一颗巨型珍珠,不断地移动游走,看着十分的诡异。

  “不好”巫师一头冷汗,似乎发现了什么可怕的异样。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尸体腹部那隆起的部位突然停顿了一下,一个蝎子一样的东西,随着还没冷却的尸体,破腹而出。

  巫师一阵惊慌,立即从袖袍中掏出一根棒针一样的东西。这个东西一看就知道,是块木头做的。不过是什么木头,我想也只有紫金城和巫师这类会蛊术的人才知道吧!仔细端详这根棒针,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血红色的文字。这些文字很小,小的要用放大镜才能看得清楚。但是从笔迹看来,很明显不是汉字,很有可能是苗族文字。

  棒针被巫师握在了眼前,叽里咕噜的不知道念了些什么。只见上面的红色文字,在咒语的催动下,越发的红亮。眨眼间,巫师右手一弹,棒针像箭一样,飞快地刺穿了尸体腹部的蝎子,像一道光一样快得令人窒息。

  “这具尸体得尽快处理,我怕晚了,尸体的蛊毒会蔓延开来,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巫师回过头来,用着一双清澈澄明的眼睛,熠熠生辉的盯着旁边的族长。

  “那尽快处理吧!别再造成无辜的伤害了,有什么我们回去再说吧!”一向沉着稳重的族长,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吓得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冰冷的尸体在熊熊火焰中,显得妖艳而又鬼魅,让人伤感的同时而又恐惧。在火光四射的燃烧中,尸体发出噼里啪啦的阵阵声响。像一块躺在铁板上的西冷牛排,是那么的诱惑,又是那么的神秘难过。

········

第2章 这件事你怎么看

········

  瑶瑶这件事情发生后,原本平静的苗寨,也开始慢慢的变得不再平静,族长家自然也不能幸免,“族长,你可一定要为我们家瑶瑶做主啊!”蔡阿叔迈着沉重的步伐,泪流满面的朝着族长家里奔去。

  附近的居民见到蔡阿叔如此悲痛,也不禁偷偷的抹泪,毕竟蔡阿叔这么大把年纪了,好不容易将瑶瑶拉扯大,只盼望着嫁一个好人家,却没想到竟发生了这等事。

  只见蔡阿叔扑通一声,双膝跪倒在族长面前,满面泪痕的说道:“族长啊!你可一定要为我们家瑶瑶做主啊!”

  “蔡老弟,别这样,快起来。你这样我承受不起啊!”族长急忙将地上的蔡阿叔扶了起来。

  “瑶瑶的事情,别说我是族长,就算我不是,我也会揪出凶手,让九泉之下的瑶瑶得以安息的。”爱女心切的蔡阿叔做的这一切,族长是看在眼里,哭在心里啊!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还能怎么着,只能先安抚好蔡阿叔,再想下一步的对策。

  “巫师,这件事你怎么看。”族长回过头来,看了看巫师,把所有的希望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族长不好了,出大事了。”一名身穿青色土布衣裤,头包青头帕,看起来虽说不是那么的帅,但是也挺耐看的男子,跌跌撞撞的跑进了族长的家里,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阿才别急,有话慢慢说。”

  “族长,寨中有人嘴唇发紫、上吐下泻,还闹着肚子痛。”阿才大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费了好大劲,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族长和巫师听后,不禁面面相觑,“阿才,快带我们去看看。”族长挥了挥左手,拉着巫师就跟着阿才往门外走。

  “阿爸,我跟你们一起去吧!说不定还能帮上什么忙。”金城在房门内推门而出,对着刚要走出房门的族长和巫师说到。

  族长慌乱的神情,也不顾的这许多,只回过头来说道:“那快走吧!”

  静谧的山水间,仿若一幅山间的水墨画,时不时有那么一两只鸟雀啼鸣,诠释着完美的大自然风光。在这唯美的大自然风光下面,一处吊脚楼中的惊呼叫唤,打破了这唯美的一切。

  “族长,你快来看看,我姐姐这是怎么了。”阿才赶紧撩开床帏,让出一条道来,让身边的族长和巫师,能够看得更加仔细清楚。

  床里面的女子脸色苍白,嘴唇发紫,豆大的汗珠,直直顺着脸颊往下掉,“不好,你姐姐中了蝎毒。”巫师一声惊呼,赶紧从后面跑上前来把了把脉。

  “巫师,我姐姐有的救吗?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姐姐啊!”之所以阿才这么着急,是因为床上这名女子是阿才的亲生姐姐。从小他们两个就相依为命,而阿才的这个姐姐,也是十分的疼爱这个弟弟,有什么好的东西也都是先想到自己的弟弟。记得以前阿才小的时候,发过一次高烧,姐姐在半夜里背着他走了好几十里路,找村里的巫师治疗。所以,对于阿才来说,姐姐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目前我也只能暂时压制住,她体内的蝎毒,要想完全解毒还需要一味药引子。”

  “什么药引子?”阿才心急如焚,满脸的愁苦。

  “乾龙草。”

  “哪儿有?我马上去弄来。”说着,阿才正准备走出去。

  巫师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别急,乾龙草不是你想要就能找得到的。”巫师立即喝住了准备离去的阿才。

  “寨里还有没有其他人中了蝎毒?”巫师立刻避开了这个话题,似乎感觉中了蝎毒的应该不止阿才的姐姐一个。

  “还有约莫十来户人家,都有人中了蝎毒。”阿才想也没想,就回答了巫师的话。

  听到这个消息,惊恐之色迅速蔓延在每个人的脸上,“压制住蝎毒,一时之间也不会有什么性命危险。当务之急,应该是尽快找到乾龙草给寨里面的所有人解毒,才是上上策。”

  “好,巫师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族长点了点头,赞同了巫师说的观点。

  “乾龙草不是那么容易好找的,我想城儿,你去寻找乾龙草如何?”巫师回过头来,看了看身边的金城。

  族长听到这儿,欲言又止的说不出话来。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族长就这么一个独生子,将来还指望着金城接班,可是面对着族里的情况又不好再多说什么。

  “阿爸,你放心吧!我从小就跟随师父习修蛊术和医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是啊!族长,你就放心让城儿去吧!我会安排一个人,跟着城儿一起去的,有他们两个的相互照顾,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巫师显然也看出了族长的担忧,立即补充的说了一句让族长安心的话来。

  随着吱呀一声,正忙着收拾衣物的金城,回过头来定眼一看。发现一名眉目清秀,温文尔雅的女子跟在族长和巫师的身后,轻轻推开了房门,朝着床边的金城走来。这女子约莫十九出头,长得玲珑曲线,面若桃花,是一个十足的大美女“来,我跟你们介绍一下。”

  还没等巫师说完,身边的那名女子就主动的搭起了话来,“金城,你好!我是丁艳,是隔壁村香婆的孙女。”丁艳对着金城,礼貌性的伸出了右手。

  金城面对着,这么直接的女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了好一会儿,礼貌性的伸出了右手“你好!我是金城。”

  “香婆是方圆十里有名的巫蛊师,也是我族八大长老之一。”巫师回过头来,看了看丁艳,说道:“而这位丁艳,则是她最心疼的孙女,她从小就擅长习修苗疆巫术,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儿去。有她跟你一起上路,我和族长也就放心多了。”巫师对着身边的族长笑了笑。

  梦兮看见铃儿,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匆忙的拾掇了一些常用衣物后,立即朝着门外跑了去。只心内转念一想,依稀觉得有些不太放心,于是就跟了上去。

  铃儿大步迈进了金城的房间,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也不禁紧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咦!人呢?”

  “城儿他收拾好东西就出去了。”金城的阿妈,抬头望了一眼铃儿,然后坐在摇椅上,仔细缝补着手中的衣物。

  “他去哪儿了?”铃儿睁着硕大的眼睛,懵懂的问着摇椅上的阿妈。

  坐在摇椅上的阿妈,撇着脑袋,仔细的想了想:“好像是去什么兔头山,找乾龙草。”

  “谢谢你,阿妈。”铃儿话还没说完,就飞奔出了门外,准备朝着西边跑去。只是还没跑出房门,就被自己的姐姐梦兮给拦住了,“人家金城出去是有事儿,你跟着瞎起什么哄啊!再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跟着人男孩子出去,你害不害臊啊!”梦兮拉着铃儿就往回走。一路上边走边训,也没能给她什么好脸色看。

  午夜时分,黑漆漆的千户寨,基本上所有的居民都已经熄灯入睡了。然而却有少部分的吊脚楼,还亮着稀稀拉拉的灯火。从远处看,就像一只只黑夜中,睁着眼睛的怪兽。

  轻微的开门声响,被一个纤瘦的黑影缓缓拉开。似乎拉开的人,并不想被房里面的人所知道。但是那黑影所做的这一切,都已经被躲在门后的另一个黑色人影,悄无声息的看在了眼里,“这死丫头,我就知道他不会放弃,一定会跑去找她的金城哥哥。”黑影说完后,沉思了片刻,对着面前的人影,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

  漆黑的山林在篝火的照耀下,显得鬼魅而又妖冶,将周围漆黑的树木照得更加的不自然。火堆旁边的两个人蜷缩着身体,靠着眼前的篝火照明取暖,“丁艳你冷吗?”金城坐在丁艳的对面,卷缩着身体,细心地问到。

  “谢谢,我不冷,你以后可以叫我艳子的,感觉没那么生分。”丁艳坐直了身体,伸出双手,向前面的火堆,取了取暖。

  “没问题,你以后就叫我金城大哥吧!也别显得那么生分。”俊俏的脸庞在火堆的照耀下,似笑非笑,显得格外的迷人。

  “对了,我师傅在出门的时候跟你说了大概的情况吧!”金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艳子。

  “是的!说是要我们去兔头山,寻找乾龙草作为解毒的药引。”

  “听说那地方很危险,我阿爸担心会出什么事情。所以去你们村,请来了你和香婆来帮忙。”艳子听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金城兄弟,你在这里啊!你干嘛呢?”正当他们聊得起劲的时候,谢晓峰突然出现在金城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金城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谢晓峰,说道:“你怎么来了?”

  “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作为兄弟的我,怎么忍心让你独涉险境呢?”

  艳子在一旁指了指谢晓峰,对着金城说道:“哎!他谁呀!”

  金城瞅了一眼谢晓峰,对着艳子说道:“哦!这是我朋友,叫谢晓峰。”

  金城对着身后的谢晓峰,重重的撩下了一句话:“你既然来了,那我丑话说在前面,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可不能怪我哦!”

  艳子挥了挥手,说道:“行了,天色也不早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随后,立即转过身来,拍了拍屁股,就朝着一颗大树下面走了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http://wxe639ec8ec41a1067.kehu95.shentufang.com/p/id/67.html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30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