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伊始,口吐黑气(未定事件簿口吐黑气污染了诸神的是)

秋暮楚:汤若望不可能那么草率,他是故意告诉我这俩字秋暮楚:小狐狸也是,故意告诉我那个死不死才重要秋暮楚:太鳞的生死是大秘密秋暮楚:今天的坑点太多了秋暮楚:包括野人秋暮楚:秋风和是野人,汤若望不知道那个成为诸

秋暮楚:汤若望不可能那么草率,他是故意告诉我这俩字

  秋暮楚:小狐狸也是,故意告诉我那个死不死才重要

  秋暮楚:太鳞的生死是大秘密

  秋暮楚:今天的坑点太多了

  秋暮楚:包括野人

  秋暮楚:秋风和是野人,汤若望不知道那个成为诸神的是谁

  秋暮楚:野人的意思……非程序内的人?

  秋暮楚:我现在可能可以把秋风和杀死?

  :可能

  秋暮楚:那个武功的弱点是

  秋暮楚:他指定的墓穴是哪里

  秋暮楚:不把他带到墓穴,他永远死不了

  :他走进墓穴就是死期

  秋暮楚:或者让他的阴土里没有人

  :他被送葬人杀死

  :或是阴土空空

  秋暮楚:他被送葬人杀死的话,死的就是别人吧?

  :不是,他被送葬人之外的人杀死才是死的别人

  秋暮楚:懂了

  秋暮楚:秋风和的送葬人

  秋暮楚:如果是我的话我就定成我老婆崔道士

  :我就直说

  :黑帝陵主秋风和定下的送葬人是另一个自己

  :他确信另一个自己永远不会杀他

  秋暮楚:(不一定啊)

  秋暮楚:他要是干坏事我肯定杀他

  秋暮楚:不干坏事肯定不会杀

  秋暮楚:两人分开之后就是两个单独的个体了

  秋暮楚:不杀他是相信他不干坏事

  秋暮楚:可是他现在都已经和青眚那帮人称兄道弟了

  秋暮楚:不杀他留着过年吗?

  秋暮楚:而且相较之下

  秋暮楚:我更不能允许自己变坏

  秋暮楚:现在感觉是两条线,一个是和未来者打破十二诸劫,完成封神之战,阻止末法劫灭,另一条线是张琏出山,驱逐外夷

  ——《聊斋?灵官》——

  星期五道:“史称,诛仙劫。”

  林品如:“所以你们成功了吗?”

  星期五道:“还没开始。”

  林品如:“因果既定?”

  星期五道:“根据朝廷的研究,很可能是因果闭环。”

  秋暮楚:“您认得曹文鼎吗?”

  库库林:“所以这些劫难一定会发生,没有办法避免吗?”

  星期五道:“不认识,没听过这个名字,也许是更未来的人。”

  星期五摇晃着狐狸尾巴,背着七把黑色的剑道:“总要试试,才知道能不能避免。”

  秋暮楚:“如此的话,在下虽力量微薄,但也愿祝一臂之力。”

  秋暮楚:“阁下来自未来,定然对诛仙劫有一定了解,可有计划?”

  星期五道:“有啊,在诛仙阵图斩杀太鳞之前,杀了祂!”

  林品如:“后世有多少记载?麻烦详细告知”

  秋暮楚:“可楚太上如今分布在河南道各个地方,阁下可有良策排查出诛仙阵图的位置?”

  星期五道:“十二诸神的记载皆是语焉不详,第一大劫?诛仙劫‘双子劫,诛仙阵图斩太鳞,争大道,泰山顶屠龙成仙。’”

  星期五道:“至于诛仙阵图的位置,许多人考据,说那应该在朱仙镇。”

  秋暮楚:“朱仙镇如今已经被清军占领,我等人类不敢妄入。”

  秋暮楚:“难道需要我们混入清军之中吗?”

  林品如:“要么破阵,要么争道?”

  星期五道:“正是。”

  库库林:“能否试着潜入进去一探究竟,找到阵图的话,破阵是否可以容易一些”

  星期五道:“当然,这样会容易许多。”

  秋暮楚:“对了,您身后背得那七把剑,听汤先生说叫做七宗罪?”

  林品如:“那你为何要杀那人?太鳞之事因他而泄?”

  秋暮楚:观察一下这七把黑剑

  星期五幽幽的道:“就是因为他妄言天机。”

  这七把黑剑上分别写着贪婪、懒惰、色欲、暴食、愤怒、傲慢、妒忌

  林品如:“既然后世即知,看来此人想必活到那时了吧,他可曾述自己何时应劫?”

  星期五道:“太后慈玺要炼出绝世好剑,而拔出七美德和七原罪之剑的人才是王佐之才,而我是拔出了七把剑的王佐之才。”

  星期五笑着道:“一个月后,五月初五。”

  林品如:“那诛仙剑图何时出世?”

  星期五道:“出世许久了。”

  林品如:“可有破阵之法?”

  星期五摇晃着狐狸尾巴道:“破阵之法,有啊,撅阵基,破阵眼。”

  林品如:(灵官案主角一道士一狐狸啊)

  秋暮楚:“厉害厉害,这样一来未来朝廷派诸位前来,胜算应是不小。”

  秋暮楚:“感觉还得回一趟朱仙镇,阁下有没有办法让清军不对我们动干戈呢?”

  星期五只说了一个字道:“杀!”

  秋暮楚:不禁拍手,“好气魄。”

  库库林:“好志向”#在一旁和队友一起拍手

  星期五抬腿欲走道:“不聊了,我还要去干正事,有缘再见。”

  秋暮楚:“您去朱仙镇吗?”

  星期五道:“非也,杀个女的,然后就走了。”

  秋暮楚:“可否问此人是谁?”

  星期五淡淡的道:“一个老妪,名字唤做……针儿。”

  秋暮楚:“祝阁下好运。”

  秋暮楚:拱拱手,“有缘再见。”

  星期五背着剑走了。

  林品如:“有缘再见。”

  秋暮楚:和队友说,“我记得白姐姐说过,一行三人,多不退少补。”

  库库林:“前辈再见”

  秋暮楚:“你们二位来了……会不会说大师不会回来了……”

  这时候,周四背着一把写着希望的白剑跑过来:“呼!怎么是你们两个?汤若望呢?”

  林品如:“哪位?”

  秋暮楚:“算了,先例行规矩吧。我们切磋?”

  秋暮楚:“汤若望离开了,怎么了?”

  周四道:“我看着星期五往朝天观去了!”

  周四急得挠头道:“汤若望没去那里吧。”

  库库林:“朝天观?不知道,不过他说去杀人来着……”

  秋暮楚:“他说他去其他时间线了。”

  周四背着白剑又跑开道:“哦,看样子还没对汤若望下手,还好还好。再见。”

  秋暮楚:“等下等下!”

  周四道:“?怎么?”

  秋暮楚:跟上,“朝天观是哪里?”

  林品如:“既然你们不是来杀他的?集体过来郊游?奇怪…”

  周四道:“启封故城城东。”

  秋暮楚:“多谢,阁下来此是要阻止诛仙劫吗?”

  周四道:“不是啊。”

  林品如:“难不成还真是过来玩?”

  秋暮楚:“……只是来提醒汤若望嘛。”

  林品如:“你们和星期五不是一队的?”

  库库林:“那阁下前来只为带一句话?”

  周四道:“我们来提醒汤若望是一点,另一点是为了调查当前时间线被兵胆体系、丹心体系侵染情况的。”

  林品如:“?这俩体系又怎么了?”

  库库林:(道争?)

  周四道:“这两条体系乃是十二诸神中的赤心铁胆?颜如玉所凝练,号称兵胆丹心照命星,专门为了侵染当前时间线,改易掉时间线上游的平一指的残留下蛊武秘术体系。”

  库库林:“道争?不知哪些体系和这两个体系有矛盾”

  秋暮楚:想一想蛊武秘术是什么

  周四道:“体系无有矛盾,建立体系的祂们之间有。”

  秋暮楚过神秘学。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秋暮楚进行神秘学检定:D100=15/5 手滑啦!失败了呢~嘻嘻,充满期待的眼睛失去高光什么的,真是太棒啦~

  秋暮楚:(极难)

  秋暮楚:(我现在没法录卡,等我回家)

  秋暮楚想起了蛊武秘术记载了辨蛊、驯蛊、养蛊、驱蛊、人蛊合一之法的蛊道秘册,以种蛊之术种下蛊苗,制造可控型人魔,这一武功本身无有什么可怕的,但是却是蛊武升仙的基础所在。

  秋暮楚:“多谢,抱歉耽误您时间了。”

  周四转身就走,他嘀咕着:“首先,要找到传承所在。”

  秋暮楚:“传承会在何处?”

  然而,并没有回应。

  林品如:“是想要救下传承嘛?”

  林品如:“人走了…”

  库库林:“想救下这里的传承?”

  秋暮楚:摇摇头,“线索有莫名其妙多了,不过感觉和已有线索相关性不大,所以便没有追问……”

  秋暮楚:拍拍脑袋,“好混乱。”

  林品如:“…我俩新人,更不用说”

  秋暮楚:“他说的传承,应该是称兵胆丹心照命星传承。”

  库库林:“完全没有思路”

  秋暮楚:“不过姑且不是我们要担心的问题。”

  秋暮楚:“现在其一是按照星期五所说,阻止诛仙劫,有两处疑点。”

  秋暮楚:“疑点一,他说他为阻止诛仙劫而来,却说要杀死一个女人后就离开,这么说他杀死这个女人一定程度上可以阻止诛仙劫。”

  林品如:(对了,梦魇者我记得是可以拿剧本的吧?)

  林品如:(我直接说历史内容不算oc叭)

  (你,可以说/汪汪)

  秋暮楚:“疑点二,汤若望妄言天机被追杀,我不信他会这么大意的把天机透露给我们,且星期五和我们说了这么多,似乎是在故意告诉我们一些事情。”

  (我觉得只会更有趣)

  秋暮楚:“这个方面来说,他把这件事告诉我们的这件事本身也算是在阻止了。”

  秋暮楚:“第二件事,就是等张琏出山了。”

  库库林:“或者说他认为我们可以阻止一部分?”

  秋暮楚:“但愿我们可以吧……”

  林品如:“等等,我想起来一件事情”

  秋暮楚:“什么事?”

  林品如:“后世十二神是不是都有扰动过去的能力?”

  秋暮楚:“是吧,贯穿过去与未来的十二神。”

  林品如:“比如送人来或者由果得因”

  秋暮楚:点点头,“确实如此。”

  秋暮楚:“边走边说吧。”指指朝天观的方向,向那边走去。

  林品如:“好,找个时间咱们再好好捋捋”

  库库林:“那我们走吧”#朝朝天观走去,记得跟着队友一起

  秋暮楚:“无妨,路上讲嘛。”

  林品如:(看是哪种设定了)

  秋暮楚:【可以讨论一下】

  林品如:(我就怕是由果得因这种)

  秋暮楚:【什么时候切磋?我把前辈们留下来的目录给你们】

  秋暮楚:【不然我一不小心没了,岂不成了梦魇者罪人】

  来到朝天观,只见倒地的朱红大门上,一个狐狸爪印嵌入门上。牌匾两半,三清蒙尘,老妪染血力已衰,已经垂垂欲死,身上有着七道冒着黑气的伤口。

  林品如:【团长,我不是战斗人士啊】

  林品如:【我是奶】

  秋暮楚:【我也很弱,你们能传下去就好】

  库库林:【我是辅助】

  秋暮楚:“……”

  库库林:【那我们战斗人员呢】

  秋暮楚:先看看周围有没有其他人或者尸体

  秋暮楚:【战斗人员去水解成仙了QwQ】

  林品如:【不会这次的都不能打吧】

  林品如:【打咩,芭比Q了】

  秋暮楚:【我是侦查辅助】

  秋暮楚:【先离开……不行,得找人问一下】

  秋暮楚:退回去寻找距离这里最近的人

  秋暮楚:“等……”

  周围并没有其他的人。

  林品如:【发生了什么这是?】

  秋暮楚:冲上去看看老老人

  秋暮楚:“您……”

  林品如:【已合地脉来复仇了?】

  野狐顾不得合地脉,大叫着冲进城里:“张琏!你妈死了!”

  一时间,城里风云卷动“什么!张琏他妈死了?”“终于死了!”“我等了多少年了!”……

  老农抽着烟斗,一口烟好玄没呛死:“?你们怎么这么高兴?”

  秋暮楚:给她两份金疮药

  秋暮楚:尝试包扎伤口

  库库林:【这是怎么了?】

  林品如:#上前检查老人状况,看看还有没有救

  库库林:#跟着上前看看,同时根据自己的医疗水平看看他的伤势

  这老人金疮药用上,基本上也是没几日活头了。

  (过医学断定伤势的请)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秋暮楚进行医学检定:D100=99/1 皆大欢喜,大失败!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林品如进行医学检定:D100=15/80 呐,极难成功,真是一场Perfect的杂技表演

  秋暮楚:(诊断,诊断)

  林品如:(?完了)

  林品如:(你给打死了)

  秋暮楚:(还好不是救治)

  秋暮楚诊断了一下。

  五!

  四!

  秋暮楚:(?别吓人)

  汤圆:(炸了?)

  林品如:(我可以踹开他吗?)

  秋暮楚:(你干我也别干他呀)

  老妪张口来了段贯口:“保住传承,那是希望!”

  然后,断气了。

  [图片]

  (大失败都能有,真离谱)

  [图片]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凡心星梦~莫多言进行医学检定:D100=1/41 居然是大成功!KP我对不起你QWQ

  汤圆:(好)

  汤圆:(人活了)

  林品如:(好)

  秋暮楚:(大成功!救一下救一下)

  这接着一口气,老妪睁开眼睛:“还有一件事!”

  林品如:(掘墓者)

  秋暮楚:(另外还有个困难,四舍五入是正的√)

  老妪道:“别忘了告诉我儿子!是只狐狸害得我!可不能娶狐狸精回家!”

  这般看来,似乎这老妪还能撑那么……

  骰娘:楚太上的骰子在空中旋转跳跃: D30=23

  二十三天。

  秋暮楚:(还好还好)

  秋暮楚:“您看起来还能撑一段时间,不如您亲自同他讲?”

  秋暮楚:和队友背着老母去找张琏

  库库林:#跟着一起离开去找张琏【她是被狐狸打伤了?】

  老妪道:“传承,传承才是要紧事。”

  林品如:【应该是,但估计同时打算栽赃】

  秋暮楚:“传承……什么的传承?”

  林品如:【好死不死还留个爪印,怕别人不知道是狐狸】

  秋暮楚:【是星期五,应是他认为杀了张琏的母亲张琏便会出山】

  林品如:#看看是不是剑伤

  库库林:【所以我们现在是什么角色?人家杀人我们救人?】

  秋暮楚:“我们这就带您去找张琏,您亲自和他讲?”

  这分明就是剑伤!

  秋暮楚:【我内心也很矛盾,张琏母子不是坏人,母亲不死张琏又不愿意出山,星期五这是把坏人当了,转头跑了】

  老妪拍着秋暮楚道:“传承在观里。”

  秋暮楚:返回去观里,安置好老妪。

  库库林:“我们要去把传承保存好吗”

  秋暮楚:“回来了,您说的传承在何处?”

  林品如:【小心和其他六人交手,话说张链知道他母亲在这么】

  秋暮楚:【应该不会不知道,一会他大概就过来了】

  林品如:【那就找找传承】

  老妪道:“我给藏在三清法坛下面的,正常人不敢碰的地方,有个机关在香炉上,按那个狮子,传承就出来了。”

  库库林:#跟着老抠的指引将传承取出

  秋暮楚:对老妪拱拱手,一起上前按动石狮子

  按着指引,三清法坛位移,露出传承。

  秋暮楚:戒备着,看看传承这是什么

  秋暮楚:【梦魇者的传承,传承才是要紧的事。】

  林品如:【一起看看?】

  秋暮楚:【梦魇者的传承要靠切磋一代代传下去】

  库库林:【一起打开看看吧】

  那是一块石板,上书‘鲜于九霄,倬彼云天。曀曀其夜,参昂维定。四方于缺,维神明兹。狂夫瞿瞿,下民有孽。硕人复归,桀粢颟顸。’

  林品如:【看不懂啊】

  秋暮楚:拿起石板,看看下面有没有别的东西。

  林品如:【团长解释解释?】

  库库林:#看看周围还有没有什么【前辈讲解一下?】

  老妪道:“这是一道古老的传承,乃是可以唤来祂们的力量,点亮命星,但是与是相匹配的‘《辰极天丹》之法不在了。’”

  秋暮楚:思索石板上所书文字的含义。

  (就是硕颂)

  秋暮楚:“《辰极天丹》之法被人拿走了吗?”

  林品如:“所以此法有缺?”

  秋暮楚:“何处能找到它?”

  秋暮楚:【我啷个知道,我是文盲】

  老妪道:“《辰极天丹》失传了。”

  秋暮楚过困难神秘学。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秋暮楚进行神秘学检定:D100=78/80 检定成功了,这种平淡的发展真是无趣呢

  库库林:#我上去看一看石板的内容,然后试着思索和解毒石板上文字的含义。

  库库林过。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凡心星梦~莫多言进行神秘学检定:D100=3/60 呐,极难成功,真是一场Perfect的杂技表演

  这一刻,库库林看到了石板的隐藏内容‘受天之祜,於万斯年。海水洋洋,地流活活。维天有降,照临下土。心之俱矣,硕人复归。’

  此中真意,乃是举目看向天空,以及比高天更远的苍穹。在那深夜中群星归回了正确的位置。结界已经破碎,祂们复苏了过来。疯狂将统治大地,带来恐怖和伤痛。祂们归来,化作颟顸的桀粢之物,并将统治众生。从海底升起,从地下涌出。从高天降下,祂们无处不在!心中恐惧着,祂们的归来。

  sc1d10/1d20。

  骰娘:凡心星梦~莫多言的San Check:

  骰娘:1D100=59/60 平平无奇的成功

  骰娘:凡心星梦~莫多言的San值减少1D10=7点,当前剩余53点

  库库林目见黑眚之秘。获得黑厄之主祈祷之语:黑厄之主,厌火亲水,喜秽恶洁,坑俑奉鬼,人牲殉秽!群星归位之时,黑厄之主将于归墟海眼之下浮临于世,必当天地倾覆,四极偏移。齐鲁大地,多有其淫祠野祀,奉以污秽冷食,可身生鳞甲,善搏击风浪,如鱼得水。

  由此化身为黑厄信徒:身上生出墨绿色的鱼鳞,厌火亲水,喜秽恶洁,游泳+20,潜水+20,第一版黑厄形意拳:化出四条触手攻击,伤害正常手臂可以制造的伤害。随时随地,黑厄之主都可能对你发起感召。

  库库林只觉得这石板中还藏有四道相似的传承,甚至最后由此不断追溯,可以得到天眚的秘密!

  秋暮楚:(五眚传承都在)

  库库林:(好家伙,我在考虑要不要继续解读/斜眼笑)

  秋暮楚:(可以解读)

  库库林:(不过我听说我疯了,不知道能不能继续)

  秋暮楚:(没疯)

  (你已经变成了另一个形状了,指黑厄信徒)

  汤圆:(吃了不死药是青眚羽仙)

  库库林:(我现在就是变身状态吗?)

  (是的)

  秋暮楚:突然看到队友变形,吓了一大跳

  库库林:(能解除吗)

  (解除可以,背信,背信之惩详情见村规)

  秋暮楚:“这位兄台……你……”

  林品如:“…?还有神智嘛?”伸出两个手指头问问“这是几根手指?”

  汤圆:(仙宴和青眚什么关系?)

  (是羽化眚仙,那是黑眚啦)

  (受了黑眚侵染的胎秽眚仙药,感谢阳和墨小姐@玄(好名大佬单推人)@陽)

  (他们俩在先秦时代改写了胎秽秘药)

  汤圆:(感情是你俩整的)

  老妪道:“观摩这石板,就可以获得传承,只不过现如今观摩之后,可以获得唤做兵胆或是丹心的玩意。”

  汤圆:(感情入侵在这里)

  林品如:(感情入侵在这里)

  林品如:“婆婆,看不懂怎么办?”

  老妪弱弱的道:“可以。”

  林品如:#尝试理解碑文

  林品如过困难神秘学。

  (观摩则是灵感?)

  秋暮楚:观摩石板以及碑文,尝试获得传承

  秋暮楚过灵感。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林品如进行神秘学检定:D100=31/5 手滑啦!失败了呢~嘻嘻,充满期待的眼睛失去高光什么的,真是太棒啦~

  林品如:看不懂碑文只能试着观摩上面的东西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秋暮楚进行灵感检定:D100=37/75 看,困难成功,快感谢我#叉会腰

  秋暮楚看到前方乃是群星璀璨,每颗星辰上都有两条线,而这样南辕北辙的两条线你自己身上也有两条,一条为黑,乃是兵胆,一条为赤,乃是丹心。选择何方呢?

  秋暮楚:选择兵胆

  秋暮楚获得兵胆?凡尘之星。

  林品如:(我还能观摩嘛?)

  (可以)

  库库林:@楚太上(我也能继续观摩一下吗?会背信吗)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林品如进行灵感检定:D100=29/75 看,困难成功,快感谢我#叉会腰

  (不会)

  库库林:(话说我继续解读是不是就背信了)

  (不是,五行之眚,一家亲)

  林品如前方乃是群星璀璨,每颗星辰上都有两条线,而这样南辕北辙的两条线你自己身上也有两条,一条为黑,乃是兵胆,一条为赤,乃是丹心。选择何方呢?

  林品如:那我丹心

  库库林:#在解读完黑眚后,我打算试着继续解读一下后面的四条,如果解读不了的话就放弃选择观摩一下呗

  林品如获得丹心?凡尘之星。

  秋暮楚:“多谢伯母,我们观摩试试。”

  @凡心星梦~莫多言(过困难神秘学)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凡心星梦~莫多言进行神秘学检定:D100=55/60 检定成功了,这种平淡的发展真是无趣呢

  库库林没能继续解读出更深的东西。

  过灵感观摩?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凡心星梦~莫多言进行灵感检定:D100=83/75 手滑啦!失败了呢~嘻嘻,充满期待的眼睛失去高光什么的,真是太棒啦~

  (要孤注一掷嘛?)

  库库林:(我想想,惩罚是啥?怎么骰)

  库库林:@楚太上怎么骰

  (孤注一掷不是惩罚骰,是再骰一次,此时失败即为大失败)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凡心星梦~莫多言进行灵感检定:D100=54/75 检定成功了,这种平淡的发展真是无趣呢

  库库林前方乃是群星璀璨,每颗星辰上都有两条线,而这样南辕北辙的两条线你自己身上也有两条,一条为黑,乃是兵胆,一条为赤,乃是丹心。选择何方呢?

  库库林:#我选择丹心

  库库林获得了丹心?凡尘之星

  老妪道:“这兵胆丹心虽然初时,都是对人毫无增长,但是皆需要环境、天赋、努力、大环境的时势共同推进,随后蜕变。”

  老妪道:“这兵胆对应的乃是武官,丹心对应的乃是文官,只要有足够的成就堆砌,便可蜕变成长。”

  库库林:“多谢伯母”

  秋暮楚:“原来如此,多谢伯母。”

  林品如:“多谢伯母。”#行礼

  老妪道:“切记,需要天下人见证的成就,除非你们可以无需见证,依旧长存。”

  秋暮楚:“在下明了了。”拱拱手,“这块石板,让它留在这里吗?还是将它带给张伯呢?”

  老妪微微阖目道:“带走吧。”

  三位过灵感。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林品如进行灵感检定:D100=89/75 手滑啦!失败了呢~嘻嘻,充满期待的眼睛失去高光什么的,真是太棒啦~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秋暮楚进行灵感检定:D100=80/75 手滑啦!失败了呢~嘻嘻,充满期待的眼睛失去高光什么的,真是太棒啦~

  吃个不死药,也不是天底下不用人传,都知道你吃了不死药啊)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凡心星梦~莫多言进行灵感检定:D100=42/75 检定成功了,这种平淡的发展真是无趣呢

  库库林:(刚刚脱衣服)

  库库林在队友说起老农张琏时,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此时此世之人皆知张琏乃是封神之人,待其出山,怎么来自未来之人口中只有十二诸神,却不见封神之人的痕迹?要知道,其母手中这份传承,虽然是由未来侵染而来,却也是需要天下人耳闻目睹,方得蜕变。怎么……封神事迹无人所知,只有十二诸神笼罩时空的过去未来?!

  ——《save》——

  明末清初五德五运封神之战

  新一章简介

  张琏,你妈死了!

  张某人:“刁民,敢杀我的!”

  秋暮楚:我一直以为,其他线的张琏没出山

  秋暮楚:这个线的张琏才能改变世界格局

  谁承想,这个线的张琏也是有未来不同时间线的

  秋暮楚:封神之战不会是十二诸神打张琏吧

  汤圆:都一样,原始坐下十二金仙在对应下12诸神,这波是阐教打截教

  现在我手里张琏已经有三种庞大支流的未来身了

  未来身?七彩道尊:拜入武当派,成为七彩道尊,持雷开天,化身金陵洞天再度开天的洞天之主。

  未来身?劫阳道尊:拜入白莲教,开辟白莲道国,真空家乡。

  未来身?坤载道尊:耕耘千载,种地得道。老农张琏以真龙天子命格、道尊之姿等绝世修行作为资粮为权衡,以兆计量的临近时间线从此其中的张琏将随着命运无尽波澜作为代偿机制中的代价,化作一道永无其果的衡世之因,以着兵胆丹心照命星身为无底的封神因果将十二诸神化为十二根支柱,庇护其母诸世无伤。

  世上只闻封神事,犹然不见封神人。

  笼罩时空的名望,也是无底的坑。

  十二诸神得不断用自己填张琏挖的坑,不然十二诸神未来不得出。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31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