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封锁下载(全城封锁之二)

这算什么名堂?一个小小的病毒,居然把人搞得如此天翻地覆。人类能做得就是忙着自我检讨,自我审查,自我隔离,自我封控。但就是不知道怎么自我解放?因为病毒像狗皮膏药一样地缠着,阴魂不散。我儿子接到疾控中心电话,说他是密接者,因为7月1号晚上他和一帮子要好的年轻人去虹口区某酒吧,现在这家酒吧查出有一例阳性,而他就变成密接者了,而他的那些朋友们也是。然后疾控中心的人开始对他进行详细调查,

这算什么名堂?一个小小的病毒,居然把人搞得如此天翻地覆。人类能做得就是忙着自我检讨,自我审查,自我隔离,自我封控。但就是不知道怎么自我解放?因为病毒像狗皮膏药一样地缠着,阴魂不散。

我儿子接到疾控中心电话,说他是密接者,因为7月1号晚上他和一帮子要好的年轻人去虹口区酒吧,现在这家酒吧查出有一例阳性,而他就变成密接者了,而他的那些朋友们也是。然后疾控中心的人开始对他进行详细调查,任何蛛丝马迹都不放过,问得非常详细,有的我儿子都一时没想起来,但他们那边却有详细记录,就再打电话给我儿子询问,反复确认,我儿子开免提,我都听得见,不过对方的态度非常客气,很柔和,我儿子也非常配合,他们问得最多的就是去了哪些地方?全程有没有戴口罩?好在我儿子出门在外有戴口罩的习惯,不是现在有疫情戴口罩,而是他很早以前就喜欢戴口罩,因为他觉得有一种神秘和酷感,他出门喜欢戴口罩,只有回到家里才会脱掉口罩,所以他那天晚上在酒吧那段时间里,也是全程戴着口罩的,除非要喝饮料的时候,他才会临时摘下口罩。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除了问我儿子有没有戴口罩,还要问他接触到的任何人有没有戴口罩?我儿子也都如实说了。最后又给我打了电话,确认身份信息之类的。我儿子还向疾控中心揭发那家酒吧做得不太好的地方,因为那天去的人非常多,虽然有扫场所码,但全凭自觉,我儿子和他的朋友们都是主动扫码的,然而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是不扫的,酒吧工作人员也不管,现在出事了,很多就很难追踪到,很难找。疾控中心也表示无奈,只能通过在找到的密接者里,反复询问查出有用的信息。接下来有敲门声,就有穿着白大褂的人来我家采样了,核酸检测必不可少,嘴巴和鼻子都被捅了,还有家里的物件也被采样了。随后我们这栋楼被告知封闭了,实行2+5。就是两天封闭,48小时核酸检测两次,五天社区健康管理,这两天,所有楼栋居民都不得走出家门,一律有志愿者登门处理。现在我儿子已经住进隔离点了,我现在被隔离在家,没事发发头条文章,我和上海一个朋友说我儿子被拉去隔离了,他这样回答:没事,你就理解为有人免费提供他三餐就好,这要比在家静默管控好[憨笑],祝一星期后回家吧,作为一名上海人没有被拉到方仓是不完整的[憨笑]。听他这么一说,我心情舒畅多了。现在抱怨也没什么用,如果当初上海没有打肿脸充胖子把香港疫情病毒带到上海来,上海就不会被这全世界都闻风丧胆的奥密克戎第二代病毒变异株给死死缠住了,上海也不会吃那么多的苦,损失那么的惨重了。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只能是吃一堑长一智了,以后不要那么爱心泛滥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33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