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兵谱游戏(邪兵谱 纳兰元初)

——《燕朝志异》——=====《安逸线》=====钱乾贞想了想道:“在这飞龙岭啊,曾经有个传说,说是曾经有条龙从天上坠下来,落在地上,变成了山岭。”安逸:“还有这种事?安逸:”那这山岭上的宝贝肯定会遭人觊觎吧“钱乾贞喝着酒,又吃了口饭菜道:“这是自然,不过好些人都命丧老蛟窟了”安逸:做记录:”老蛟窟?哪有人回来么?“钱乾贞想了想道:“有活着回来的,只不过,后来回来的那些人都搬去了城里。”安

——《燕朝志异》——

  =====《安逸线》=====

  钱乾贞想了想道:“在这飞龙岭啊,曾经有个传说,说是曾经有条龙从天上坠下来,落在地上,变成了山岭。”

  安逸:“还有这种事?

  安逸:”那这山岭上的宝贝肯定会遭人觊觎吧“

  钱乾贞喝着酒,又吃了口饭菜道:“这是自然,不过好些人都命丧老蛟窟了”

  安逸:做记录:”老蛟窟?哪有人回来么?“

  钱乾贞想了想道:“有活着回来的,只不过,后来回来的那些人都搬去了城里。”

  安逸:“这是为何?”

  钱乾贞长叹一声道:“那是因为他们都有钱了,自然去了更好的地方住,有了钱袋子,才好找回过去丢掉的面子。”

  安逸:“丢掉的面子?是指前朝丢掉的面子么?”

  钱乾贞道:“可不是前朝丢掉的面子,乃是暴发户的面子,有钱的富户怎么会认我等这般乡下的穷亲戚。”

  安逸:喝一口酒:“哈哈哈哈,是这样的”

  安逸:“钱老,咱们也不提这些不高兴的”

  安逸:“你们这有什么好事也说出来乐呵一下呗”

  钱乾贞叹了口气道:“说这些做什么,离我们这些穷光蛋远着呢,对了,娃娃,你这是做得什么生意?”

  安逸:”我没什么出息,学点东西就打算游历四方,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嘛“

  钱乾贞道:“说的好,是该读些书,知道的多些。”

  安逸:”对了钱老,你们这地方挺有意思的“

  安逸:”我能跟着你多呆几天么?“

  钱乾贞想了想,摸了摸他的手杖,他道:“也行吧。”

  安逸:”那就谢过钱老了“

  安逸:#续酒

  安逸:”干“

  安逸:#举杯

  钱乾贞吃罢饭菜,便开始只喝酒了。

  不多时,钱乾贞有些醉意了,他道:“我先睡了,晚上有人敲门别开。”

  安逸:”得嘞“

  (安逸过困难幸运)

  骰娘:安逸 hp10/10道友推演幸运的结果是…

  骰娘:*D100=99/45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大失败)

  安逸突然听到门外响起阵阵敲门声,一个柔声细语的声线道:“请问有人嘛?奴家夜里遭了匪盗,这身上的财物都丢了,想在您家借宿一宿。”

  安逸:#吹安魂曲

  骰娘:安逸 hp10/10道友推演乐理的结果是…

  骰娘:*D100=16/55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困难成功)

  就在安逸吹着曲子的时候,咔嚓一声,门闩许是常年累月的遭受邪祟们敲门的摧残,终于断了!

  吱嘎!

  门!

  开了!

  安逸:#弹射起步,继续找东西顶

  肌肉虬结的恶鬼们望着打开的门,他们狰狞的笑着。

  安逸:”钱老快走!“

  安逸:#回头大喊

  安逸:#掏出手杖和短匕

  钱乾贞迷迷糊糊的道:“嗯?娃娃,你喊个什么?”

  安逸:“门闩断了!”

  安逸:#准备冲上去搏斗

  恶鬼们狰狞的面目在烛火的映照下凶恶异常,八臂的神像此时光芒大放。

  安逸:#在原地惊住

  安逸:“啊这?”

  钱乾贞道:“啊,这?”

  钱乾贞急急忙忙的抓起手杖起身来。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5=2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两只恶鬼狰狞的挥舞着爪子,他们道:“找到你了!一号目标生死簿没找到,二号目标生死簿名列其上,庚金五百七十八的衍生后裔。”

  恶鬼们冲进了院子,向着安逸和钱乾贞二人扑击而去,恶鬼们张牙舞爪道:“一起逮捕了吧!”

  (行动顺序:恶鬼1,恶鬼2,安逸,钱乾贞,神像)

  恶鬼狰狞的挥舞起如刀如匕的指爪,骨节圆润如同铜球,筋肉却棱角分明。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2=2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一爪子向着钱乾贞撕去。

  钱乾贞脚踏左转,回身挥舞起手杖硬生生砸过去!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50/80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17/60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困难成功)

  钱乾贞老当益壮,一手杖轮过去,砸在恶鬼身上!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8+D4=6+4=10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这一手杖生生砸弯了恶鬼的一只臂膀,发出了金铁交击之声。

  恶鬼1hp-10。

  恶鬼2挥舞着利爪向着院子之中扑击而来。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2=1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恶鬼穷凶极恶的身姿在安逸的眼中越发显眼,其下半身好似燃着烈火的二轮怪车向着安逸碾压而来。

  (安逸闪避还是反击)

  安逸:(闪避)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20/80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困难成功)

  骰娘:安逸 hp10/10道友推演闪避的结果是…

  骰娘:*D100=4/60 恨不见古人,而今已无抗手!(大成功)

  安逸:(我觉得大失败是给我拿素材的)

  秋实寒:(你说得对)

  安逸:(如果成功就没办法舔盒子了)

  秋实寒:(哈哈哈哈)

  安逸不仅躲了过去,甚至还反而攻击在了恶鬼2的身上。

  /汪汪(你加油)

  骰娘:安逸 hp10/10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1D8=1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恶鬼2hp-1

  秋实寒:(问题不大,你们的回合,抽卡——)

  安逸行动。

  安逸:#一棍劈下,顺势再向前一戳

  安逸:(攻击2

  骰娘:安逸 hp10/10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65/65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安逸:(艹)

  安逸:(技能效果快过去了)

  安逸:(要出事)

  恶鬼2利爪如风,向着安逸的胸腹部掏来!

  安逸:(除非怪大失败)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10/80 转战三千里,剑挡百万师。(极难成功)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8+D4=4+3=7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秋实寒:(我:怕什么还没发出去)

  安逸:(反击不吃满伤还好)

  秋实寒:(现在是:怕什么来什么)

  恶鬼一爪子在安逸的胸腹掏出一个大窟窿。安逸hp-7

  (安逸体质)

  骰娘:安逸 hp10/10道友推演体质的结果是…

  骰娘:*D100=33/55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安逸:#战斗续行

  钱乾贞提起手杖,如持大枪,右转身,倒骑龙,凤点头!

  一杖戳向恶鬼的脑袋瓜子,恶鬼挥舞着利爪向着钱乾贞的背部撕扯而去。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39/60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18/80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困难成功)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8+D4=6+4=10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安逸:(反击局)

  安逸:(旗鼓相当的对手)

  钱乾贞hp-10,钱乾贞重伤了,钱乾贞背部被撕开一大片,鲜血淋漓!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体质的结果是…

  骰娘:*D100=27/50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好,钱乾贞在hp1的情况下撑住了。

  天人多宝的光辉从遥远的洞天之外跳转向洞天之内的星辰,再度跳转而下!

  供桌上的三根香同着贡品一同肉眼可见的向着神像鼻孔飞出一缕缕的香火,香火同贡品的形骸飞速腐朽!

  (来,让我随机一下吧)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67=3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安逸:(艹67条世界线)

  安逸:(俺们阵营不得修死)

  黄泉阴魔经的力量降临而下,一股脑的注入在神像体内。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7=5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此时,在异常的力量灌注下,整个神像化为了断魂沙材质,一粒粒沙子飞速消逝的同时,向着恶鬼们冲击而去!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5D8+2D6=(2+1+4+4+1)+(1+1)=12+2=14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在这一股力量消失的同时,两只恶鬼同时hp-14

  此时,香火还有两根半,贡品同半个香已经形骸不在……

  神像再度退转回了原本的材质。

  恶鬼1行动。

  恶鬼的利爪向着你们追击而来!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2=1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安逸闪避而去。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43/80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骰娘:安逸 hp10/10道友推演闪避的结果是…

  骰娘:*D100=29/60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困难成功)

  恶鬼2狰狞的嗅着鲜血,露出了饥渴的笑意,向着你们扑击而来!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2=1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安逸:(闪避)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59/80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骰娘:安逸 hp10/10道友推演闪避的结果是…

  骰娘:*D100=47/60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安逸再度闪避成功。

  安逸行动

  安逸:#掏出我的药使用

  安逸吃了药(思索,hp回复d6吧)

  (还有三份药)

  骰娘:安逸 hp10/10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1D6=2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安逸hp5。

  钱乾贞挥舞起手杖,向着恶鬼砸去:“格老子的!年纪轻轻,不讲武德!”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98/60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大失败)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72/80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绝活!钱乾贞命丧当场。

  第二股力量灌注在神像体内!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67=44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安逸:“钱老!”

  神像的体内在瞬息之间生出液压生化肌肉,在满功率下,周身肌肉较大的收缩出力,一拳就向着恶鬼砸了过去!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2=2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恶鬼2被瞄准了!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39/120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困难成功)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63/80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恶鬼2被神像狠狠揍了一拳!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8+2D6=6+(5+5)=6+10=16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一拳嗷,一拳就把恶鬼2脑袋打出个坑来,滋滋冒着火星子。

  此时,只剩下一根半香形骸犹在了。

  神像再度化为石像,然而液压肌肉并没有消失退转。

  恶鬼1挥舞着利爪向着安逸攻击而来。

  骰娘:安逸 hp10/10道友推演闪避的结果是…

  骰娘:*D100=58/60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46/80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安逸闪避开来!

  恶鬼2向着安逸攻击而来。

  骰娘:安逸 hp10/10道友推演闪避的结果是…

  骰娘:*D100=89/60 大道如青天,君独不得出。(失败)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10/80 转战三千里,剑挡百万师。(极难成功)

  (啊,这)

  安逸:(还能抢救一下么?)

  (思索,你选择断臂还是gg)

  安逸的左臂被恶鬼撕扯而下。

  安逸行动。

  安逸:#靠到神像肉体旁边

  安逸:#掏药

  安逸:“我今天可不想栽在这里”

  骰娘:安逸 hp10/10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1D6=1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安逸hp+1

  第三股力量降临在神像体内!

  安逸:“尔等孽障”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67=35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安逸:“自当魂飞魄散”

  安逸:“以祭钱老在天之灵”

  安逸:#举匕怒骂

  一根根雷灵蛇发自神像头颅生出,神像挥舞其拳头,一身雷链密织如网!

  安逸:(好家伙,隐藏都打出来了[动画表情])

  这一刻,多宝天魔王的力量如同雷神降临一般临世!

  (很鬼的形态)

  (绝了)

  安逸:(这段剧本得让多少同志们修啊)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27/120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困难成功)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10/80 转战三千里,剑挡百万师。(极难成功)

  ??????????

  安逸:(这段剧本被我捅烂了)

  随后两只恶鬼身上一股股异常黑气蔓延生出!

  九幽之力自恶鬼体内驱逐开来!

  两只恶鬼此刻神形丰盈起来,一个个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端得是朴实汉子形象,身下的二轮怪车也化为了腿型。

  安逸:#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变化

  圆润如铜珠的骨节也充盈上肌肉,两个天兵看了眼安逸,冷漠的道:“二号目标不在生死簿上,任务中断,带回一号目标尸骸。”

  而神像却在香火消失下,彻底退转回去。

  两个天兵拖着钱乾贞的尸骸向着远处走去。

  安逸:#把门用手杖拴上

  漆黑的夜色下,可以看到,两个天兵一边走一边吃着钱乾贞的尸骸。

  安逸:#大口喘气

  他们……再度一点点的变成了恶鬼!

  安逸:#扑通一下坐在神像前

  安逸:#掏出酒葫芦

  安逸:#喝上一口全泼在地上

  安逸:“钱老,你先喝着,等我做完任务,杀掉这两个孽障,边下黄泉找你喝酒

  轮回者?安逸突然收到以下信息↓

  由于多宝天魔王本次异常的自洞天之外向其化身?天人?多宝灌注力量,引起了本地多宝道的注意,时间线发生变动。产生变故为……多宝天魔王眷顾的多宝圣子。

  =====《萧思怡线》=====

  (随机一个地点)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4=1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是夜,梦魇者?萧思怡降临此方洞天,位置中江邑外,天色已晚,远处的大山里闪烁着潋滟的寒光。

  萧思怡:#到处溜达

  萧过个困难幸运)

  骰娘:萧思怡道友推演幸运的结果是…

  骰娘:*D100=77/60 大道如青天,君独不得出。(失败)

  (思索,萧过个侦查吧)

  骰娘:萧思怡道友推演侦查的结果是…

  骰娘:*D100=12/65 转战三千里,剑挡百万师。(极难成功)

  萧思怡看到在这无人之处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坑洞,其中仿佛有些异动声。

  萧思怡摸到了坑边,在这坑洞口处,时不时有碎石泥块从洞口向下跌落,这些洞口窄的有人头粗,宽的有人腰粗。

  萧思怡:“这怕不是啥东西砸下来造成的”#暗暗想

  萧思怡:#决定溜了溜了

  萧思怡:#打算绕着山康康

  萧思怡绕着山而行,却见到前方一个个狰狞的铁石雕像立在山道之中。

  更远处的月光下,一个矮小的人正在背着一个巨大的神像,一步一步的迎着萧思怡走来。

  萧思怡:#慢慢的走过去

  萧思怡:“兄台?”

  萧思怡:“这抗的是何物”

  矮小的人微微正了正背后的神像,他道:“巡山。”

  萧思怡:“哦。那这神像是一位?”

  矮小的人垂着头,看不到脸,他低声道:“这神像名字便叫巡山。”

  萧思怡:“那为何此时扛着这巡山神像?又要去何处?”

  这人背负着诺大的神像,不偏不倚,他道:“向山里行,等守好林子,便回我家去。”

  萧思怡:“哦?可否同行。实不相瞒。在下初到此处,对这不熟悉。有人同行总是好的”

  这矮小的人道:“与我同行?你不怕嘛?”

  萧思怡:“有神像在。怎样都是种威慑嘛”

  萧思怡:#仔细康康神像

  矮小的人低沉的道:“你若不怕便跟着我吧……嘿嘿……”

  萧思怡:#跟上

  这神像生的一副好模样,身著白锦飞云之衣,头戴九元宝冠,手中捏着一枚剑丸。

  萧思怡跟着这人行着,一路上前方或多或少的出现一具具狰狞的恶鬼雕像,这人一身不吭的行路之中。

  这人见了这些恶鬼雕像也丝毫不惧,依旧镇定的行走着,沉重的神像被其背负而行,地上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萧思怡:#跟在一边打量着周围

  大营山中,萧思怡两人顺时针沿着山中行进着,此时的萧思怡周围前面左边右边后面都是一具具恶鬼雕像,狰狞着爪牙,凶恶非常。

  萧思怡:“为何这山里这么多恶鬼的雕像啊?”

  前面,那人一边背负巨大神像,一边道:“这山原来是个邪祟窝,白天你是看不到他们的。”

  萧思怡:“这样啊。那这巡山神像是镇它们的?”

  背负神像的矮人道:“也算是吧。”

  萧思怡:“那具体是什么作用呢?”

  矮人背负着诺大的神像,踏草无痕的同时道:“镇压邪兵。”

  萧思怡:“邪兵也是从这山里出去的?”

  如今,夜深了,萧思怡和矮人两个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半个山,矮人道:“也?这个也从何来?”

  萧思怡:“刚刚在山脚下有一堆大大小小的坑洞。看起来又像是被什么砸又像是挖出来的。我估摸着会不会是从这山里跑出去的东西弄得”

  矮人道:“山下那些洞便是这些邪兵祸害的,唉,祸害。”

  萧思怡:“这不是把这神像搬来的了嘛,往后会好些吧”

  矮人摇了摇头道:“那可不行,这神像天亮的时候,我还得背回去,不然会出乱子的。”

  萧思怡:“为何?不是镇压邪兵的吗?白天放着会出什事?”

  矮人哈哈大笑道:“若是不在天亮之前背回去,那就不只是一座山出乱子了。”

  萧思怡:“此话怎讲”

  矮人道:“这神像我可是从飞龙岭搬来的,镇了这边,我飞龙岭便不要了?”

  萧思怡:“也就是说。这山中晚上要镇,那飞龙岭白天也要镇。”

  萧思怡:“那为何不请人多雕刻几个这样的石像”

  矮人道:“你当是是个神像便得用的嘛?没有这上面的天人力量,哪里能有用呢。”

  萧思怡:“嗯。也是,想太多了。我们还要爬多久?这上来也有一会了吧?”

  矮人道:“路啊……快走到头了……”

  =====《秋实寒线》=====

  秋实寒一无所获,并且准备下墙头。

  秋实寒:趴下墙,去找师父。

  秋实寒爬下墙头,来找老道士的时候,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有人吗?我是过路的旅人,不小心迷路了,想借宿一晚。”

  秋实寒:(那必然是不能开门的)

  秋实寒:“师傅,外面那些妖精就像这样子装做过路旅人骗人开门的。”

  秋实寒:“师傅,徒儿身上没什么药材,今晚应该无法修行藤甲功了,不知师傅可否传授徒儿瘟部秽气经?”

  老道士听了一阵,他一边掏出那瘟部经的图录递给秋实寒道:“真没有人开门啊!”

  秋实寒:“师傅您真好!多谢师傅了!”接过瘟部经之后道,“外面敲门的其实是狰狞的恶鬼,真要开门不定出什么事呢。”

  秋实寒:看后打开瘟部经开始学习。

  秋实寒打开了瘟部秽气经,可见五谷轮回之变化,种种时症,随秽而生。

  sc2d3/3d3

  骰娘:秋实寒的『理智』检定:1D100=40/33 大道如青天,君独不得出。(失败)

  骰娘:秋实寒的理智值已去3D3=3+1+3=7点,余26点,妙哉。

  秋实寒:将秽气经还给师傅,“师傅,徒儿已经参透了其中道理,晚些就去修行!”

  秋实寒san-7,秋实寒渐渐参透了些许书中经意。

  秋实寒:然后回去找老农看看老农在干啥。

  老道士收起来图录揣在怀里,老农抽着大烟,飘飘欲仙,蔡掌事看的直皱眉头,反倒是赵凤鸣好奇的绕着这套玩意看了看

  秋实寒:也好奇地打量这套设备,“老伯,您这一套设备值不少钱呢吧?”

  老农道:“嘿,可别打他主意,你这家伙。”

  秋实寒:“哈哈您这话说的,我又不抽烟,打它的主意干嘛,不过是小地方出来的没见过这么高级的设备。您这烟叶和机器从哪买的啊?旁边的广汉城吗?”

  老农有些得意的道:“这些玩意,可都是从广汉城里那些倒腾黑货的人手里买的。”

  秋实寒:“哇!您老还有这个路子?真是神通广大啊!能不能给贫道讲讲,那倒腾黑货的是些什么人啊?”

  老农吧嗒一口,飘飘欲仙一般,他喘动着已经烂了一般肺片,他道:“全是些吸血的地老鼠,他们啊不是什么好东西,倒腾着大烟膏之类的药,还有一些更新鲜的药,只不过……没钱啊。”

  秋实寒:“燕帝治下还有人敢在广汉城卖这个?”压低声音问道,“难道是官商勾结?”

  老农道:“帝燕的人抓的紧,不过嘛,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秋实寒:“也是哈,燕帝再厉害也管不到每个人的头上。老伯您经常去广汉城吗?我们明天大概也会路过那里,不知道城中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呢。”

  秋实寒:“这么大的城,奇闻异事一定有不少吧?您见多识广,不知道能不能讲两件?”

  老农犹豫片刻道:“我也算是总去吧,广汉城里头什么捉妖弄鬼的,事也确实不少。”

  秋实寒:“捉妖弄鬼?”指指门口,“和这个敲门的邪祟有关吗?”

  老农笑了笑道:“那种可是和这邪祟不一样,那些尽是些神像也镇不住的东西。”

  秋实寒:有些神秘的小声问道,“还有这种东西?那是什么啊?”

  老农看了眼你们道:“自然是从神门禁土里跑出来的玩意,在战火不曾波及到天顶之上的时候,就曾经有个老鬼夺舍了人跑出去了,不知道惹下多大祸患。”

  秋实寒:满脸好奇的追问道,“哇神门禁土?那是什么地方?那个老鬼夺舍之后又做了什么?”

  老农挠了挠头抽了口大烟道:“爽啊……我记得好像当时是夺舍的一个门派的掌门,叫什么宋根生,谁知道后来跑哪里做什么去了,后来战火连天的……想必是死了吧”

  秋实寒:(草,骑王八的老师傅)

  秋实寒:“对了,老伯伯,您知道村外那些大大小小的坑洞都是些什么吗?”

  秋实寒:“好像是存在很久了呢,您在这里住的久,知不知道这些坑洞是怎么来的啊?”

  老农道:“这就不知道了,反正我只知道有坑的地方才是我们能走到的地方,没有这些坑的地方,唉,是过不去的。”

  秋实寒:“这些坑一直以来就存在吗?还有为什么没坑的地方过不去啊?没坑的地方好走很多吧?”

  老农吞吐着云雾,飘飘若仙道:“从我小的时候就存在,唉,填上了也会从地里长出来。”

  云雾吞吐间,这老农竟然比在座的几个道士更像是仙家,真是……让人心中别扭的很。

  赵凤鸣则闭目思索着,也不知有没有想起了什么。

  老农鲸吐一口,蓬勃的雾气散开,他道:“至于没坑的地方不能去,这就像是水往低处流,你砸你胳膊肘的麻筋一样抖似的,这是先天而来,哪有什么为什么。”

  秋实寒:完全听不懂的点点头,“嗯嗯!反正哪有坑走哪里就对了嘛!”

  秋实寒:看看外面的天色,“老伯,这天色也暗下来了,不然我们先休息吧。”说完之后站起身对老伯鞠一躬,“今日承蒙老伯收留一晚,不然我们几人可能真要露宿在外了,老伯你能有什么用得上贫道帮忙的,只要贫道力所能及一定帮您办到。”

  老农点点头迷迷糊糊的道:“你若是真有心,便弄点那蛾梦引给我抽上一抽。”

  秋实寒:“那是什么?什么地方弄得到?”

  老农一听有戏,来了精神头道:“那是和大烟膏差不多的玩意,只不过比那玩意劲头足多了,我也是听那些倒腾黑货的人说的。”

  秋实寒:“那……我要是遇见那些倒腾黑货的就帮您问问?”

  玩家秋实寒触发任务《七彩飞蛾蛾梦引,三千燃尽迷离梦》你有如下选择:1,找出其源头,阻止天人?梦蛾复苏;2,找出其源头,帮助天人?梦蛾复苏。

  老农吞吐着云雾道:“再好不过了。”

  秋实寒:“那到时贫道去了广汉城,哪里能寻到那些倒腾黑货人啊?”

  老农晦暗的眼睛此时亮着,他道:“咳咳,你去一家叫贾家面条馆的馆子,人家问你是吃什么面条,你就告诉他说:我是这里的老客了,来着大碗的面条,多放辣,再掺上半碗粉一起送来,别给我拌,我自己个拌,你们拌的不行!”

  秋实寒:点点头记下他的话,“他那里的您这种蛾梦引怎么买啊?贫道得先准备点钱财再去与他们交易。还有他们的大佬和接头人都怎么称呼呢?”

  老农道:“接头的老贾他那里的蛾梦引好像是五两银子一两膏,你可得小心些装,贵着呢。”

  秋实寒:“成,不过贫道有些好奇蛾梦引使用什么做的?怎么这么贵?”

  老农摇了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秋实寒:“得,反正您抽着得劲就好,明天贫道要能搞到钱就去那家帮您弄一些。”再看看外面天色,“一不小心聊了这么久,真是不早了,那贫道和师傅歇着去了。”

  老农道:“睡吧……”

  秋实寒:和老农告辞,然后约着蔡掌事找个通风好得地方练一晚瘟部经。

  这一回《天人多宝显神力,恶鬼原本是天兵》就此告一段落,若想知下回,请听下回分解。

  ——《save》——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34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