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寒刀下载(锦衣寒刀破解版)

第一百五十七章迷案重重今夏纳罕不安隐隐姑娘被掳“呜呜呜……呜呜……”虽是咬着巾帕,可今夏依旧努力叫喊,泪如决堤的河水冲刷下来,她彻底崩溃了……蓦地那种压迫感消失了,且听到一声魏鸣的大叫,今夏惶恐地睁开眼,见魏鸣被甩至土炕的另一侧,正捂住头大口喘气,陆绎则摇晃着拽着他的腿猛力地砸向土炕。今夏呜呜地哽咽着,有些发懵,但渐渐恢复了理智,知晓陆绎应是一直在用内力抵抗迷药,已有了些许缓解,千钧一发之时,

第一百五十七章 迷案重重今夏纳罕 不安隐隐姑娘被掳

“呜呜呜……呜呜……”虽是咬着巾帕,可今夏依旧努力叫喊,泪如决堤的河水冲刷下来,她彻底崩溃了……

锦衣寒刀下载(锦衣寒刀破解版)

蓦地那种压迫感消失了,且听到一声魏鸣的大叫,今夏惶恐地睁开眼,见魏鸣被甩至土炕的另一侧,正捂住头大口喘气,陆绎则摇晃着拽着他的腿猛力地砸向土炕。

今夏呜呜地哽咽着,有些发懵,但渐渐恢复了理智,知晓陆绎应是一直在用内力抵抗迷药,已有了些许缓解,千钧一发之时,用了全部可以调动的力量掀翻了魏鸣……

魏鸣的大叫,惊动了外面守卫的三人,三人互相看看,正欲闯进去,却听见魏鸣大口的喘息声,撞击土炕声……

三人停住脚步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他们的魏大人正在办好事,天知道他那一声喊是几个意思,若是因为舒爽或是特殊癖好,他们冒然进去,岂不是弄巧成拙……

这边魏鸣以为守在门外的三人听见他的大叫,会立刻进来,可是已经被陆绎连撞了三四下,快要散架子了也不见人来,要知道他只是一介书生是文官,哪里禁得住这般摔打,此时连喊两声“来人”都是有气无力。

外面那个车夫,最是机敏:“不对,我听见魏大人喊‘来人’,走,进去看看。”

说完,他率先闯了进去,一个箭步奔到陆绎身后,举刀便砍,若是在平时,陆绎一招便能将这货踹到墙那边去,可眼下陆绎的迷药尚未解除,身手并不灵活,只得蹲下身子去躲那刀,堪堪躲过,后面两个的刀也劈了下来,陆绎就势倒地翻滚,气还未喘匀,又一刀劈来,陆绎继续翻滚。

魏鸣被陆绎摔得不轻,站起来都有些吃力,却大喊着:“把姓陆的给我宰了,给我宰了……”

三人的大刀,一起向陆绎砍去,陆绎只能在地上翻滚,他站起来脚上更没力,刀尖不时刮在他的身上,浑身上下除了泥污便是血迹,慢慢的地上也有了斑斑血迹,可是他翻滚的速度却愈来愈快……

今夏水眸里的泪,连连滴落,她现在连“呜呜”声都发不出来,口里的巾帕堵得她上不来气,再加上抽噎,脸憋得通红……

此时魏鸣有些慌了,他挣扎着从土炕上下来,被地上翻滚的血葫芦似的陆绎惊呆了,三把大刀奈何不了中了迷药的陆绎,他到底有多少能量……外面皆传言陆绎能战能打,他想象不出是怎样的场面。

现在他后悔了,这个陆阎王简直就是金刚不坏之身,真真是惹不得……

而陆绎正翻滚至他的脚边,顺手一拽将他拽倒在地,轻轻一推,三把大刀已经无法收回,先后从他身上划过,鬼哭狼嚎立即充斥了茅屋,陆绎以他为盾牌,继续推着他翻滚,那三人见状堪堪住了手。

见那三人住了手,陆绎摇晃着站起身,走到土炕前,将今夏口里的巾帕取下,今夏大口喘着粗气,抽噎得说不出话来……

陆绎再要去解捆绑今夏的绳索,那三人忽地将刀抵在他的身前。魏鸣躺在地上,又开始大喊:“杀了他,杀了姓陆的!”

三把刀一同向陆绎的前胸刺去。

“大人!”今夏嘶哑的喊声透着绝望。

陆绎知道自己向后退的速度根本躲不过这三刀,但他不能不拼死一搏,眼见着刀尖到了胸口,背后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拖出,绣春刀一晃挑飞了其中的一把刀。

“大人,属下来迟!”岑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陆绎身形一矮,人便虚脱倒坐在地上,晕了过去……

陆绎再次醒来时,发觉自己正半靠在土炕上,今夏水眸红肿得像烂了的桃子,抽抽噎噎地给他上药,他想伸手捏捏她的脸,却听见她道:“别……嗯……别动……”

他瞥了一眼,腿上胳膊上大大小小的刀口,不下十余处,自嘲地笑笑:“还好,脸上没有,不然破了相,今夏该不喜欢了。”

今夏也不说话,继续抽抽噎噎,轻轻拉过他的手臂,转到他的身后继续抹药。

“后背也有呀!”陆绎又道。

今夏还是未做回答,柴门吱呀一声开了,岑福从外面进来:“大人,您醒了。魏鸣及另外三个已经绑了,兄弟们在外面守着呢!”

“嗯,吉兰泰和杨岳呢?”陆绎问道。

“无妨,都在外面呢,再休息一会儿便没事了。”岑福微微皱了皱眉,“倒是大人,您的伤……”

“我的伤也无妨,不耽误回去。”陆绎看向岑福,“派人到附近查查看看有何可疑之处。”

“属下明白。”

岑福领命转身出去,杨岳端着米粥进来:“陆大人,今夏喝点粥,我在这茅屋里找到些粳米,熬了粥,喝点吧!”

“小孟呢?”今夏抬眸看向杨岳,声音比刚刚平静了许多,只是还有些沙哑。

“他在外面与吉兰泰说话呢!”杨岳答道,“你找他,我帮你叫进来。”

“大人上完药了,让大家都进来吧!”

“外面凉快,大家都喝粥呢!”杨岳笑笑。

“哦……”

吃过粥,陆绎迷迷糊糊睡着了,今夏探了探他的额头,竟发起高热。

杨岳拿来过水的冷帕子,覆在陆绎的额头,今夏望向杨岳:“大杨,平大人的身手,怎让那三个毛贼下了迷药?”

杨岳轻声道:“我与小孟回六扇门的路上碰到了陆大人,便知你上当了,急忙告知陆大人。他二话不说,打马便追,我借了他身边锦衣卫的马,也追了上去,到了这个荒僻的地方,出现两个锦衣卫,陆大人以为岑千户先得到消息,也未多想,便直接追了过去,尚未到近前,那隐藏在树上的车夫便撒下一把迷药。”

杨岳顿了一下:“陆大人,救人心切,看见锦衣卫心底高兴,以为你应该无事了,所以才放松了警惕。”

今夏回眸看看沉睡的陆绎,又红了水眸……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35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