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西游记(我的西游网咖)

文/张洋在印度的留学经历使我的眼界变得更加开阔,个人的奋斗目标也得到了升华。2013年至2019年,我在位于印度首都新德里的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攻读副博士(MPhil)和博士学位。我非常珍惜这段难忘的经历,留学期间坚持详细记录自己的研究、生活点滴,写了研究日志15万字,各种日记、书信、诗词5万多字。九年时光,记忆历历如昨。艰苦的学习

文/张洋

印度的留学经历使我的眼界变得更加开阔,个人的奋斗目标也得到了升华。

2013年至2019年,我在位于印度首都新德里的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攻读副博士(MPhil)和博士学位。我非常珍惜这段难忘的经历,留学期间坚持详细记录自己的研究、生活点滴,写了研究日志15万字,各种日记、书信、诗词5万多字。九年时光,记忆历历如昨。

艰苦的学习与研究

说起留学,主旋律自是学习和研究。我最初进入尼赫鲁大学攻读副博士学位时,曾计划做中印贸易方面的研究,为此还专门去尼赫鲁大学经济研究与规划系选修了世界经济史课程。但在学习过程中,我发现自己想研究的问题和自己有能力研究的问题之间,存在着不小的差距。正好那段时间我和几个年轻的印度朋友尝试音乐创作,并在大学、研究机构、剧场实际参与了以音乐形式进行的文化交流。在此过程中,我还遇到了一位曾获得牛津大学优秀教学奖的印度教授,他开创了一种新的研究范式,即以参与者的身份进行研究。结合这些经历,我征求导师的意见,想进行中印文化交流方面的研究,导师欣然同意。

我的西游记(我的西游网咖)

那烂寺遗址位于今印度比哈尔邦首府巴特那东南90公里处。那烂陀寺建于公元5世纪,是古印度佛教最高学府。

在论文写作期间,我先后前往加尔各答、和平乡、帕特纳、那烂陀、菩提迦耶、瓦拉纳西等地的大学、博物馆及其他文化机构做调研,还曾有幸受邀到贾坎德邦中央大学远东语言系教授中文和中国文化,与印度教师和学生有了亲密的面对面交流。

记得当我将副博士论文交到导师面前时,他对我说:“过去几个月你为了写论文吃不好、睡不好,希望你能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继续保持这种状态,将论文进一步修改扩充,争取以专著形式出版。”老师的话让我很是感慨。坦白地说,在读副博士的过程中,因为学术之路实在艰辛,我一度产生过放弃继续读博的念头。不过,也正是在读副博士的那段时间里,我去多个大学游学,与不同领域的前辈同仁交流,眼界逐渐开阔起来。在师友的启发和鼓励下,我逐渐体会到进行中印相关领域学术研究的乐趣及价值,下决心要把研究做得更扎实。求学之余,我在印度勤工俭学,应聘了尼赫鲁大学中文系的辅导老师一职,还为国内的媒体和研究机构做兼职工作。

读博之初,我本想延续副博士论文的研究内容,但导师建议我开辟一个新的领域。他提起两年前我最初加入研究中心时想做的中印贸易研究,并建议我的博士论文专注探讨中印经济关系。我接受了导师的建议,并开始着手准备。

我搜集了大量资料,积极与印度和国内的前辈及同仁交流,最终决定博士论文将经济和文化研究领域相结合。经过三轮答辩和修改,我的博士论文题目确定为“中印经济关系的文化维度”。为了写好论文,我利用假期多参加在国内和印度举行的学术会议,去其他大学旁听相关教授和专家的课程,采访在中印两国从事经济工作的人员。我意识到想在几年内对两国关系的各个维度进行充分了解难度很大。但随着在印度留学时间的延长,我对文化差异给两国人民交流互动带来的问题,认识也在逐渐加深。在论文写作中,我也就这一问题相应地做了学术上的梳理和分析。

我的西游记(我的西游网咖)

尼赫鲁大学校园风景。

有魔力的印地语

语言被誉为打开世界的一扇窗户,我在印度学习期间对此体会尤深。来印度之初,英语基本上可以应对日常的学习和生活,但随着在印度学习、生活的深入,我愈发体会到印地语的重要性。在中国驻印度大使馆举办的一次交流活动中,一位中国学者鼓励在印的中国留学生,不管学习什么专业,要至少能说100句印地语,这样才能拉近与印度人民的距离,有利于在印度的学习和生活。作为一个外国人,如果能用当地语言与人们交流,自然能产生一种亲近感。在那次交流活动之后,我便默默地把学习100句印地语作为自己的一个小目标,还参与了尼赫鲁大学的印地语证书课程。在日常生活中,我把不断积累的印地语语句记录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随时练习,这也成为我学习研究之余的一大乐趣。

语言有一种特殊的魔力。印地语本身的音韵美,是吸引我学习它的动力之一。学习印地语之前,我在听到印度人之间对话时发出hai、ji、dou等音的时候,觉得悦耳而有趣,很好奇这些发音所代表的含义。一些印度人的英语发音也很有特点,如t、d的发音语气很重,就是因为一定程度上受了印地语发音特点的影响。

学习印地语之前,我在地铁站出口总是难以摆脱人力车夫的“纠缠”。“爱岗敬业”的他们常会包围着像我一样的外国人,试图用热情的语言打动潜在顾客,在众多车夫中脱颖而出,抢上一单生意。我每次都解释说,车站距离目的地不远,步行即可。可车夫们似乎听不太懂我的英语,还以为我嫌贵,不断降价,“害”得我只能是见到他们就躲着走。学了印地语后,这个困境马上就解决了。记得之前在比哈尔旅行时,同行的印地语专业朋友教我用印地语说“nahin chahiye” (不需要) 。曾经面对蜂拥而上的车夫不知所措的我,此时只说这一句话,他们便瞬间散去。这让我深刻体会到语言的魅力。我甚至将这句有魔力的印地语教给了其他外国朋友,让他们也能摆脱车夫“追捧”的小烦恼。

我的西游记(我的西游网咖)

当地时间2022年4月19日,印度加尔各答,下午天气炎热,一名人力车车夫仍然在工作。

在印度的一些重大活动中,常常出现主讲人全程使用印地语或在关键环节穿插印地语的情况,这会让不懂印地语的人一头雾水。因此,一个人在印度生活得越久,就会越想了解印地语。印地语确是加强对印度了解的重要工具。

在印度的留学经历使我的眼界变得更加开阔,个人的奋斗目标也得到了升华。2019年回国后,我继续从事中印关系的研究工作,并有幸在2021年1月被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录用为博士后研究人员,从事中印互动历史与相互认知方面的研究。世界局势不断变化,中印关系时有起伏,印度作为我们山水相连的邻邦,很值得进行深入的了解和研究。相信随着更多中国青年到印度留学、学习印度语言、研究中印关系,随着两国青年互学互鉴活动更加深入地开展,中印之间的相互认知水平必将更上一层楼,进而反过来为两国人民尤其是青年的发展和进步带来更多的能量。

本文作者为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联合培养博士后。

本文为《中印对话》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任何媒体不得转载。

抖音| 印度妮哈和她的朋友们

微信号|China-India-Dialogue

官网|www.chinaindiadialogue.com

邮箱|contact@chinaindiadialogue.com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36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