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仙剑情缘手游官网(仙剑奇侠传手游情缘攻略)

第二十八章

千路跟着鬼司,来到他们常常散心的湖边。千路看着鬼司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会跳得这么快?自己真的有过这样的期许,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说不清楚。刚才寇仲的话,莫名让自己又惊又喜。千路走到鬼司后面,轻轻地叫她。千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鬼司打断。千路落寞袭遍全身,为什么鬼司说完之后,自己的心会这么难受?

千路整理一下心情,鬼司说:“什么都不要说,你要记住我只是你师父、上司,或者说是姐姐。只是这样而已,其他的你不要多想。我们办完应该要办的事情之后,就赶快离开这里,鬼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千路恍惚地答应一声,千路觉得是自己多想,鬼司不可能会像寇仲说的那样喜欢自己。

为了掩饰自己心里面的忧伤,千路故作轻松地干笑一下。千路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看起来似乎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可是那抹苦涩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看着千路远走的背影,鬼司的眼眶莫名湿润起来,想着千路差点破口而出的我喜欢你,自己曾经是这么渴望。可是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去要,不是因为要不起。而是因为不想千路,付出之后换来的是离别,死别总是比生离来得痛苦。

千路失神走在金陵的街上,苦笑着自己一天在想什么?原来一直以来只是自己自作多情,鬼司对自己好,只是因为是师徒、朋友。记得徐子陵说过喜欢是一种很幸福的感觉,可是幸福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为什么现在自己只感到痛,一种比鬼司曾经用鞭子抽打自己的痛,还要痛上一百倍。

徐子陵醒过来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不子当初那个房间,而是在一片土地上面。手一伸,似乎触碰到什么东西,定睛一看是两把剑。一把银灰色,一把金铜色,和当时锦盒里面的那两把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它们不再是两把手掌般大小的剑,而是两把真正的利剑。

徐子陵仔细打量两把剑,果然是好剑。虽然表面平平无奇,但是内在似乎存在很大的力量。轻轻抚摸这它们,在剑柄处感触到一些凹凸感,仔细一看,上面有一排字。银灰色的剑柄上面刻着缘起则生。金铜色的剑柄上面刻着缘灭则散。徐子陵念一遍,心里面琢磨这两把剑到底是谁的?为何它们会在这种地方?

正当苦思无果之际,忽然听见背后似乎传来一些动静。眉头微微一蹙,携带着两把剑,向着有动静的地方而去。扒开草丛,只见无为躺在草丛之间,心里面一紧立马上前把他扶起来。看着徐子陵,无为微微一愣,然后坐起来问:“子陵,此地乃是玄灵之地,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徐子陵说:“那天邪灵上门,与寇仲等人打斗之际,我不经意间就来到这里。”听完徐子陵的诉说之后,无为默默感叹注定是徐子陵。看着发愣的无为,徐子陵纳闷地叫他。无为轻咳几声,回过神来说这里有两把灵剑。无为还没有说完,徐子陵立马卸下背上的两把剑,问无为是不是这两把?

接过徐子陵手里面的两把剑,无为惊叹是好剑。徐子陵自嘲,自己早已武功全失,这两把剑在自己身边也没用。无为问徐子陵怕不怕死?无为莫名的一句话,让徐子陵很纳闷。徐子陵的眼睛微微一垂,轻笑着说:“生离死别乃人生常事,无谓怕不怕,只是……如今我还真舍不得死。”

无为深深地看着徐子陵,问她为什么?两抹红晕刹那间悬挂脸上:“当世界上有一个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在身边,你还会舍得死吗?”复杂地看徐子陵一眼,趁徐子陵一不留神,一掌贴上徐子陵的后背。猛然之间,一股强大的内力直入徐子陵体内。徐子陵的心一紧,大吼:“大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你快住手。”

无为笑着说:“孩子,你不要动。我的五脏六腑早已被陆判震裂,内力亦被他吸走五成,已经是命不久矣。既然如此,何必浪费剩下的五成内力。”徐子陵心痛难耐。无为说:孩子,不要多问。如今陆判已经快入魔道,人间也会掀起一番恶斗。加上邪灵作祟,更是雪上加霜,如今只有你们能够消灭邪恶,还人间一个安宁。”

徐子陵明白下来,她紧闭双眼不再说话,任由无为的内力进入自己体内。当尾声落下之时,无为收回掌风,盘腿而坐,双手合十,紧闭双眼。徐子陵起来,把无为扶着,眼泛泪光地说:“无为大师,你放心好,我一定不会让邪灵与陆判危害人间.。”无为最后向徐子陵说:“孩子,记住,生死轮回,缘起缘灭,一切皆有定数。”语完无为化为一抹青烟飘然远去。

看着离去的无为,徐子陵用手为自己擦眼泪,起来望向远方,紧一下肩膀上面的剑。开始寻找来时的路,希望可以尽快回到金陵。原来,那天与陆判同时掉落悬崖之际,两人纷纷来到这里,当时两人都受轻伤。所以两人互约,在离开之前互不相犯。说是这么说,可是无为知道陆判绝不是守信之辈,一路上无为处处提防陆判,可是千防万防还是没能防住。

无为早就忽略陆判鬼界的身份,一路上陆判早就用鬼界之法钳制住无为的法力。而无为只专心于外在,却忘记用心提防,以至后知后觉。当发现的时候,自己早已使不上力,任由自己的功力被吸。或许是因为念力较大,在陆判还没有吸进之钱,自己拼劲全力脱离陆判的掌力。

就在那一刹那,陆判使用致命一击,把无为打下另一个崖底。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徐子陵还是没有找到。每次用通讯仪呼唤徐子陵的时候,要么就不理自己,要么随便几句敷衍而过,寇仲气死人。再加上自从那天以后,寇仲也隐约感觉到鬼司与千路之间的隔阂似乎更深,千路总是有意无意避开鬼司,不过现在他也无暇再理他人的事情。

就在百般无聊之际,一个人踏进福满楼,一阵怒吼声响彻云霄。跨出门口,便看见满脸狼狈的萧林宇,寇仲嬉皮笑脸。萧林宇愤愤地看着寇仲,说:“寇仲,你还真够朋友,找到子陵话也不留一句就走。”想着那天自己等寇仲很久,回到客栈就看见一张纸条,当时萧林宇真的有想打人的冲动。

寇仲无所谓地笑着说:“有什么关系,你这么大的一个人啦,难道会丢?而且,你夹在我和子陵中间,你不会觉得尴尬吗?”萧林宇已经被寇仲气得七窍生烟。寇仲不仅没有赔礼道歉,反而还取笑:“萧林宇,按理说你应该在我们回来之后第二天就到,怎么今天才到?你一定是路痴。”

萧林宇反而没有再和寇仲计较,而是拉过寇仲神秘地说,思心城有古怪。寇仲无谓地掳一下嘴,萧林宇着急地说,那天看见寇仲留下的纸条已经是黄昏,所以就留宿一晚。当自己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发生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寇仲坐在椅子上面,笑着问萧林宇是得到意外之财还是遇见绝色美女?萧林宇认真地说,自己身处荒郊野外,已经没有客栈的踪迹。听见萧林宇的话,寇仲莫名地不安起来。

萧林宇皱眉。他不明白为什么徐子陵会去到思心城?为什么她和寇仲一走,思心城也跟着走?还是说思心城根本从来没有存在过?瞬间整个房间安静许多。随即寇仲嘻嘻哈哈地说“管他,反正我们又没有什么事情,过去的事情还想这么过干嘛?”萧林宇叹一口气,问徐子陵在哪里?

一说起徐子陵,寇仲就泄气:“我真的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存心和我作对?刚刚把子陵找回来,又不知道跑哪里去?”就在这个时候,一把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寇仲和萧林宇同时转头。一身白衣的徐子陵,背着两把剑,带着微笑跨进福满楼。看着傻眼的两人,徐子陵微微一顿,然后笑着问:“寇仲,几天没见就不认识我了?”

“你这个傻瓜,怎么你从来就不让人省心?你跑哪里去了?”虽然这几天表面装作无所谓,也常常告诉自己不要担心,要相信徐子陵。可是心里面却不自觉会担心害怕,晚上觉都睡不好。而徐子陵现在还这么淡定,寇仲真是气得牙痒痒。徐子陵的眼睛微微一垂,然后抬头说:“那里是玄灵之地,为什么会去到那里我也不知道,不过……”

看着欲言又止的徐子陵,寇仲知道肯定发生什么事情?徐子陵把剑放下,皱眉把玄灵之地发生的事情告诉寇仲和萧林宇。虽然一直怨念无为差点不救徐子陵,但是他就这样离开,心里面难免悲伤。萧林宇感叹地说:“人生就是这么无常,谁又能猜到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所以,一定要好好过每一天。”然后抬头看徐子陵一眼,叫她以后不要再一声不吭地离开,不然寇仲会疯掉。徐子陵愧疚地看寇仲一眼,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萧林宇笑了一下,走出屋子在大街上面漫步。无为的离去,不禁让萧林宇内心很波动。想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离去,什么滋味说不出来。

以前无忧无虑的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现在会这么多愁善感?现在萧显和陆判蠢蠢欲动,他们的阴谋到底是什么,没有人知道。所以一定要养好精神,对付他们。深夜,徐子陵一个人杵立在后院,望着混沌不清的夜空缓缓叹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寇仲出现在徐子陵后面。徐子陵静静看寇仲一眼,然后低头轻轻地说:“寇仲,你……你可以抱抱我吗?”

徐子陵莫名的一句话,不知道为什么让寇仲觉得很不安?他伸出双手抱着徐子陵的腰身,看着低头的徐子陵问她怎么了?徐子陵摇了摇头,然后望着寇仲说没什么。知道徐子陵恢复内力,以后又可以和自己并肩作战,应该很开心。但是开心之余,更多的是担心。无为的叮嘱,无疑又让徐子陵揽上救苍生的包袱。寇仲叫徐子陵不要想这么多,就拉着她的手回房睡觉。

就像萧林宇所说,人生变幻无常,今日不知明日事,谁又可以保证明天的我们还能像今天一样?最近一段时间,金陵平静得非比寻常。虽然知道不久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大家都闭口不谈。因为大家都明白能开心一天,就是一天。唯独鬼司与千路,两人一直不肯坦然面对。虽然每次都在同一张桌子吃饭,可是鬼司总是匆匆吃完,然后找借口出门。

而千路也知道鬼司每次都会去同一个地方,可是自己也不再踏足那块土地。鬼司已经对自己说得很清楚,自己又何必再苦苦纠缠。一次偶然,徐长卿来到湖边练剑。已经许久没有练过武功,难免有些生疏。再加上虽然无为的内力只有五成,但是已经强大,自己暂时还不能运用自如。所以在大难还没有来临之前,要勤加练习。

就在练剑的时候,却看见鬼司落寞地坐在湖边扔石头。徐子陵停下手里面的动作,走向鬼司与她并排而坐。同时捡起一块石头扔进湖里面,湖面的波动,让鬼司回过神来。徐子陵问鬼司,是不是爱千路?徐子陵的一句话,让鬼司一怔,然后别过头去说没有。徐子陵的脸上挂着一抹微笑,语气波澜不惊地说她骗人。

鬼司沉默,这么浅显的事实,除了可以骗倒千路,还可以骗倒谁?徐长卿问:“既然爱,又何必逃避?”鬼司一抹苦笑闪过,对徐子陵说有些事情,她不明白。徐子陵觉得鬼司有苦衷,鬼司没有否认,毕竟徐子陵曾经经历过。虽然和徐子陵不熟,而且曾经还排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话就想对她说:“如果结果注定是离别,又何必开始?”

“鬼司,每个人都有离开的那天,只是不知道是哪天而已。既然无法预知,又何必过早下结论,提早悲伤?”鬼司看着湖面,突然想起徐子陵与景天过去发生的一切,问徐子陵当初选择苍生,牺牲自己的时候,有没有舍不得离开寇仲?徐子陵微微一笑,回答:“既然相爱,何忍分离。”简单的八个字,令鬼司震惊。

徐子陵依然平静地回答鬼司:“只是,有时候分离是逼不得已,人世间最不忍的就是知生死、叹离别。”鬼司问徐子陵,如果让她回到过去,是不是同样的选择?徐子陵一边说一边回忆过往的一切:“如果让我回到过去,我依然会这么做。虽然那一百天很短暂,不过能在最后的日子,让寇仲每一天都快乐,就已经足够。不过能回到当初,我不要让寇仲记得我,至少在我离开之前,我会选择让寇仲忘记我。”

鬼司不解地问为什么?徐子陵说:“因为留下的那个,远远要比离去的那个要来得痛苦。有时候命不由人,该去的时候哪怕再舍不得,也不能多留,只有忘记才能重新开始。”鬼司愣一下,然后问:“爱得这么深,怎么会忘得了?”徐长卿扬嘴一笑,什么也没有说,走向另一边继续练剑。

鬼司微微皱眉,回味徐子陵的话。静静在湖边坐很久,鬼司缓缓起来。仰天长吐一口气,然后向远处练剑的徐子陵表示感谢。徐子陵依然舞动手里面的长剑,没有停下,只是脸上洋溢淡淡的微笑。鬼司向福满楼走去,她想快点找到千路。哪怕只拥有一天的幸福,她也要把握。走到正街,就看见失神的千路迎面而来。

鬼司一声叫唤,让走神的千路回过神来,微微一愣然后转身而去。听到鬼司声音的千路,莫名地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问她找自己什么事?鬼司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拉过千路,对他说自己喜欢他。鬼司的表白让千路一惊,瞪大双眼看鬼司一眼。然后甩开鬼司的手,似笑非笑地说:“喜欢我?鬼司,我只是你的手下而已。虽然我常常顶撞你,你也没有必要这么捉弄我吧?”鬼司从来就不喜欢拐弯抹角。

千路没有说什么,刚想转头走开却被鬼司一把拉过去,鬼司紧紧地吻千路。千路愣了一下,没有反抗,没有迎合,只是睁大眼睛看着吻自己的鬼司。自己己从来没有现在这样的感受,怕怕的、甜甜的。从鬼司嘴唇传来的温柔,不禁让千路也闭上双眼。一吻结束之后,鬼司红着脸看着同样红着脸的千路,然后拉起愣愣地千路向前方走去,还向围在他们身边的人大吼。

鬼司拨开人群,离开喧闹的大街。此时此刻,千路都有点不明白究竟发生什么事情?鬼司吻自己一句不说就拉着自己走,她怎么都不问自己的意思?而徐子陵依然在湖边练剑,虽然无为的内力比较深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配上那把剑总是无法运用自如?总是相互钳制。停下手里面的剑,冷静思索答案。

就在这个时候,寇仲背着一大包东西,蹦跳着走过来:“子陵,你还在练那把剑?”看见寇仲,徐长卿收起手里面的剑,露出微笑。寇仲嬉笑着说:“今天天气还算不错,我们干脆来烧烤。”徐子陵先是一愣,然后笑起来。寇仲放下背包打开绳结,和徐子陵一起把所有的东西摆弄好,并且搭一个火架。

弄好之后,寇仲呼一声躺在草地上面,抱怨地说:“累死我,那个该死的千路,明明约好这个时候来,现在什么东西都摆好还不来。”徐子陵问寇仲,是不是把千路也叫上。寇仲咕噜一声坐起来,说:“你没有看见他和鬼司一天苦着脸吗?不拉他出来透气,我怕闷死他。”徐子陵笑着什么也没有说,而是和寇仲并肩而坐。

然后,寇仲搂着徐子陵,说:“本来我以为你已经够迟钝,没有想到他们比你还要迟钝。”徐子陵无奈地白寇仲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就在这个时候,寇仲忽然看见,红着脸的鬼司牵着红着脸的千路走过来,他不相信地用手擦自己的眼睛,而徐子陵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看着他们。

寇仲一个箭步跳到鬼司和千路面前,嘟囔:“原来你们早就在一起,亏我还以为你们心情不好,想分别带你们出来散心?”鬼司和千路被寇仲这么一说,脸更加红起来。见状,徐子陵打破尴尬的场面,笑着说:“寇仲,你不是说要烧烤吗?快过来啊!”寇仲和徐子陵你一手、我一手的烧火和烤肉。

你帮我点火,我帮你递菜,寇仲时不时摸一手灰在徐子陵的脸上,然后捂着肚子笑半天。鬼司和千路就这样傻愣愣看着这两人,他们想烧烤到底是什么?两人面面相觑。看许久,鬼司破坏气氛地冒一句:“要吃饭在家用灶不就行了吗?你们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寇仲满脸黑线,说这是情调。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