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福特的文在哪里看(老福特怎么看文章)

我被心上人送人了……我是一只火狐,喜欢上了一个落魄书生。怎料落魄是他扮的,心动是他装的,只是算计我罢了。这个混蛋不仅把我送给太子,还让我去魅惑别人!!火狐者,善淫媚,其心疑。又其目赤色,得之可辟火,佐以炼丹,可增岁。但因目连心,剜之即死。——《列狐传.火狐》从涂山

我被心上人送人了……

我是一只火狐,喜欢上了一个落魄书生。

怎料落魄是他扮的,心动是他装的,只是算计我罢了。

这个混蛋不仅把我送给太子,还让我去魅惑别人!!

火狐者,善淫媚,其心疑。又其目赤色,得之可辟火,佐以炼丹,可增岁。但因目连心,剜之即死。

——《列狐传.火狐》

老福特的文在哪里看(老福特怎么看文章)

从涂山出来正逢大雨,雨势滂沱,将我堪堪幻出的红衣淋得湿透。我心疼这身新衣,忙就近寻了一座破庙进去避雨。

庙中花木葱茏,枝叶缠绕长势疯狂。庭中的荒草更甚,长得和我齐腰高。我穿过中庭,往内走去,几步之间左右手便各自多了一只灰兔和野雉,收获颇丰。

正高兴今晚能填饱肚子,突然警见滂沱大雨中那破烂的窗扇里透出一星灯火来。我忙闪身躲在一根柱子后面。

雨声滔滔,我大睁着眼努力向屋中看去。只见

一张矮几上,一豆灯火摇曳,将一道伏案的身影隐在泛黄的窗纸上。

这可把我乐坏了。看来涂山上那帮子狐狸倒没有哄我,她们说荒山野岭破庙中,最易寻得小郎君,几下勾缠便能勾住他们的魂,颠鸾倒凤之后,要吸阳气,轻而易举。

我将手中抖得不行的野味抛开,指尖腾起一簇火焰将自己烘干,又压了压鬓角,据据唇,莲步款款,沿着檐下走去。

雨珠顺着飞檐酒下,砸在水洼中,溅起水珠沾湿了我的裙角。我伸手轻轻将门扉推开,捏着嗓子,娇娇柔柔,“请问有人吗?

在我料想中,应有落魄书生持灯出来,见滂沱雨中我柔弱一女子,顿生怜惜,即刻迎我入内,闻言软语好生抚慰。

与我料想差不离,确有一书生打扮的男子,青冠白衣,一副寒酸样,他确也持着那如豆灯火迎出来,只是后面所发生的,便在我料想之外了

我素手微抬,轻轻拭了拭频边的雨珠,正要开口说些矫情话,不想那落魄书生隐在身后的左手葛地举起,一把桃木剑狠狠劈在了我的脑门上

“呔!吃我一剑!

那落魄书生名唤舒蕴,穷得不能再穷,却不知道哪里学来几招奇门异数,专治狐狸精,我跑了几次都没成功。

额上的红痕足有半月才褪。

舒蕴每每看见我脑门上的那道红痕都会笑话番,他道我的脸本就圆滚滚像个寿桃,如今多了一道缝,简直惟妙惟肖了。

我只微笑以对,毕竟他道行在我之上,随时都可能把我弄死,我还是乖顺点比较好。我吧,向来便有自知之明。

我将今日打来的野鸡处理了,穿在树权子上,又在庭中生了火,仔仔细细烤起来。

舒蕴把屋内唯一的矮几搬出来,翻身躺上去,翘着二郎腿指挥我,“那边那边,对,烤焦点。

我照做。

不一会儿,他又开始叫嚷:“我要的是外焦里嫩,你这都烤糊了!”

我磨了磨后牙槽,微笑着将野鸡翻了个面。

不怪我没出息,只是舒蕴着实邪门,一把桃木剑就将我打回了原形。

我趁他不注意溜过一次,他也不追,只是待我跑出几十里地,腕间却一紧,像是被缚住。我什么方法都试过,火烧水淹刀砍,却硬是不能向前走一步,最后只好灰溜溜回去了。

舒蕴嘴完了烧鸡,扔了个鸡脖子给我, “暖,吃吧,别客气。

我瞅着他满是油腻的手在衫子上抹了两把,又满足地咂吧嘴往里走,冷冷地冲他的背影翻了个白眼,手一扬,那鸡脖子便骨碌碌滚进了荒草丛中。呿,稀罕!

至今为止我也不清楚舒蕴的身份。

他夜里会挑灯耕读,像是寒门庶子苦读盼高中,白日里却摆个摊子卖字画,生意不景气时又换作算命的方士,装瞎替人算上几卦。

只是他着实落魄得紧,最初几日,我被他关在笼子里瞅着他时时饥一顿饱一顿。后来为了逃走,我提议出去猎野味给他,虽然没能跑成,但不得不说,舒蕴的日子这才过得像样了点。

日头渐烈,我随着他进屋,见他伏案正写写画画。他平素都是吊儿郎当极不正行的模样,只有伏案耕读时是极认真的。

熏风拂进,吹动舒蕴束发的冠带,他握着一杆笔,在纸上细细描摹勾画。阳光透过斑驳破碎的窗纸斜穿入内,打在他的侧脸上,镀上了薄薄的一层光。他的神情专注而认真。

我心中微动,不自觉凑过去,正要问他在写什么,低头一眼,所有话都梗在喉咙,险些没岔

“你看我画得如何?”舒蕴见我靠近,兴致勃勃将未干的纸举到我面前。

我看了眼上面四肢纠缠的小人,默了默,起身出了屋。我能说什么?我还是个黄花狐狸!

舒蕴要求我陪同他去市集上卖他的图册,我瞅瞅那封皮上四个大字一春闱秘史,再瞅瞅舒蕴脸的兴奋,只觉得脸上燥得慌。

“我就不去了。祝你卖个好价钱。”我微笑着送上我的祝福。

舒蕴很是受用,抱着那几本图册喜滋滋走了。

待舒蕴走远后,我整理了一下妆容,独自朝着城中最大的勾栏院–玉人面去了。

眼下我虽困顿,但好歹也是个狐狸,若传出去我至今还是个清白身子,可真真是要被涂山上那帮狐狸笑话死。

我偷偷溜进玉人面的后院,躲在一株梧桐后面静候时机,盘算着扮做花娘同偶遇之人来一段露水姻缘了却我的童贞。

院中安静得不像是花楼,只是我听着那将至的足音,浑然不觉这有何不对劲。

正思付着怎样摔出去才算美观,以及该用怎样的表情方显得楚楚可怜,葛地一阵疾风袭来,我下意识闪身躲开并出掌回击,只是腕间紧,生生将我那一掌扯了下来。

我措手不及,跟跄着摔进了一个怀抱。正要推开那人,不想他却紧紧箍着我,将我的脑袋想在他的胸前。

他的胸膛随着他说话而微微震动,“如此投怀送抱,可真叫舒某惶恐。

我一听,这声音不是舒蕴又是谁?只是,似有若无的栀子香萦绕上我的鼻间,我又有些不确定了。

那厮,澡也难得见他洗几回,不馊便够好了,怎可能还会如此好闻?我又使劲嗅了两下。

他却突然垂头,覆在我耳边,状似亲昵的模样,“记着,不要抬眼看他。

我一惊,微微抬首,只来得及看见了眼前人弧度优美的下歌,便又被他将脑袋想下。

他松开了怀抱,将我往前一送,笑道:“美人啊美人,舒某虽中意你,只是你惊了尊贵的客人,还需你自己好生赔礼一番。

我垂眸,余光看见另一人鞋面上暗绣着的蟒纹,迟疑一瞬,后撩起裙摆伏跪在地,“惊了贵人安,奴该死!

那人迟迟未接话,我的脑门抵在冰冷的土地上,被砂石砥砺得生疼。

只是我虽忿,却也不敢妄动,且不说舒蕴那厮在我体内种了符,压了我大半法力,单就眼前这极贵之人来说,也断不是我这狐妖所能冒犯

的,他天命所归,乃天上那帮迁腐的神仙所佑。

又等了许久,才听他慢慢开口:“舒卿既然喜欢,孤便不追究了。

我听得舒蕴走上前,到我旁边,拱了拱手,“谢殿下抬爱。”说罢,踢了我两脚,“还不多谢殿下仁善。

我咬牙,又磕了一个头,双手伏地,“多谢殿后来随舒蕴回破庙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他:“你在花楼里卖你的图册?

舒蕴笑了一声,“什么锅配什么盖。你不懂,这样销量才高。

我跟着笑了两声,接着问:“那位贵人也是来买你的图册?

舒蕴停下来,侧眼看我,突然朝我伸出手来。

我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他摊开手,将自我发间取下的那片枯叶递到我跟前,摇头失笑, “你躲甚?

徐风拂来,枯叶随风自他莹白的掌心落下,他便抬手摸上我的发,嘴边喻着笑,声音轻柔,“以后再背着我出去,打断你的腿哦。

我咧开嘴朝他干笑两声,心往下沉了沉。

回去以后,舒蕴像是从未说过那番话,仍是笑嘻嘻没个正形,我看着,也配合着笑,只是心中却不免暗自盘算起来。

这日,舒蕴从外面回来,将正在烤鸡的我提溜起来,左右看了看,最后停在我的眼睛上,喷喷道:“像红琥珀似的,你说,我滴两滴墨进去能不能染黑?

我忙抬手括眼,大骂他混蛋。

舒蕴哈哈大笑,将我的手拉下来,“我逗你玩的。”末了,又摇摇头,“不过你这眸子确实不好见人,你变一变罢。

我瞅了他一眼,试探问道:“见何人?

舒蕴警了我一眼,古古怪怪笑起来,“见什么人,你心里不是跟明镜儿似的吗?

我张嘴想要反驳,可看着他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我私下的小动作,舒蕴都知道,这个认知让我有些毛骨惊然,低着头不敢看他。

舒蕴抬手揉了揉我的脸,终于笑得正常了些,“如今知道怕了?别以为我不知你心里的盘算。

那日我往那位贵人身上吐了一口气。这是狐族贯使的伎俩,魅惑人时朝他吐上一口气,但凡他吸入一丁点,便会对你见之不忘,魂牵梦绕。

按理说当天便该发挥作用了,只是法力被舒蕴禁着,竟拖了大半月。

他不知哪里来的银子给我买了一条撒花烟罗

裙,上面绣着素白的栀子花,穿在身上很是出尘。

我的手指在花瓣上细细摩掌,痒意顺着指尖路传上来,最后蔓延到了心里。说不清什么感觉,并不难受,只是却像是一颗种子被埋下了

-般,不知什么时候便要破土植成参天乔木。

我穿好后站在舒蕴面前,双手绞在一块儿,耳根微微发红,有些不自在。

舒蕴却满意地点了点头,“姑娘家的,果然是穿素净一点才好看。你那身红衣,可妖艳得不像样子。

他牵着我一路往城中那条富贵巷走去,途中穿过了一片垂杨紫陌,我柔顺地跟在他身后,脚步细碎,顺着他走过的路径走。

阳光被路旁绿树筛得细碎,叶底黄鹏一两声,日长飞絮轻扬,点点酒在他身上,我眯着眼看,竟恍生了许多萦萦绕绕的心思。

一路上,我耳边一直回响着他的那声好看,等他突然停了下来,我才发觉已经到了。

我仰头看去,巍峨的朱漆门上一块黑金镶边的匾,上面铮铮三字–平王府。

大昭已有太子,可如今平王却是那天命所归之人

局势尚不清明之前,只怕又是一场诡谲风波,不知要搅和多少人进去。看来舒蕴是投靠了平王,只是不知在这场风波中,他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我心中一番琢磨,舒蕴做事看似随意却往往都带着目的性,他肯带我来见平王,不知是打了怎样的算盘。

不过我也有自己的谋划,他如今向平王投诚,若我能魅惑平王,届时吹吹枕边风,构陷番,何愁整治不了舒蕴。

到了厅中,平王一袭暗纹锦袍安坐于主位。我做了个娇怯的模样,盈盈一拜,正要开口说些娇媚话,不想一旁一道声音插进来,“这便是将舒卿迷得神魂颠倒的女子?生得不错,只是穿得素淡了些。

原不是平王要见我,而是太子殿下。可笑我如此算计,竟还是没能敌过舒蕴。

我不知那媚香如何出了问题,只是随着太子离开时,我回头看了一眼舒蕴。

他站在一棵花树下,仍是初时见面的青冠白衣。烟靡丝柳,绿阴摇曳,树上的繁花坠落在他肩头,见我回头,他亦含笑回望。

舒蕴说,狐善媚,若是我能媚得太子时时刻刻离不开我,他便放我走。

他说:“你之前不就是这个盘算么,如今,也不过是做回你的老本行。

我转头离去。但一瞬间仿佛魂魄抽离,站在我的上空狠狠嘲弄着我心中的那些枝枝蔓蔓。

我脸上立即烧起来,连舒蕴都知我是性淫善媚的狐狸,作甚还要有这些矫情的心思?于是我发起狠,将那些枝蔓剪了个一干二净。

只是我回头的刹那,身长玉立的平王葛地从树后出现,负手而立,对着舒蕴淡淡道:“你会后悔的。

太子平素好色,政绩也不出彩,同文韬武略的平王一比,平庸到了极致,若不是他那故去的皇后娘死前为他铺好了路,他断不会平安走到了今天。

只是如今,太子的气运似乎也到头了。

朝中新臣并不喜太子,暗搓搓想将他拉下来,皇帝爹又在三年前被平王送了绝世美女给收买了,太子的处境已是四面楚歌。

而现下舒蕴又送了我来给他致命一击,是以太子一旦倒下,便再无起复的希望。

我幽幽叹了口气,透过梧桐树宽大的叶片看被分割得点点碎碎的白月光。手侧安置了一张小几,上面放了些果蔬,我随手摸了几粒葡萄正要往嘴里送,墙头便出现了舒蕴的身影。

“我瞅着你过得挺滋润。”舒蕴笑道。

繁茂的枝叶越出墙外,他便坐在那簇枝叶旁,月下浮光流转,镀了月光的绿叶莫名衬得他风姿清举。一瞬间,心中那些本应被我剪干净的枝蔓似乎又开始抽芽

我挪开视线,将葡萄扔进嘴里囫囫吞了,才悠悠开口:“你来干甚?

他跃下墙头,也抓了几颗葡萄扔进嘴里,含糊不清道:“你们狐狸不是月圆时法力会衰退吗?

我来瞅瞅。

我一怔,有些诧异,“这你也知道?

他笑弯了眼,“那是自然,我可是神算子,卜上

-卦,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听罢,我朝他伸出手,笑得促狭,“那你也替我算上一卦?

本就只是作弄他,不想他倒是爽快,自梧桐树上折了个树权子,问道:“算什么?

我想了想,心中微动,鬼差神使脱口道:“算姻缘。

这话一出,不止我愣住了,连舒蕴似乎也有些怔然。他看了我一眼,眼中微微闪着光,只是很快便低下头,蹲在地上写写画画起来。

舒蕴好好打扮一下也是能看的,尤其他认真的模样,看久了甚是惑人。我眯着眼偷偷瞅了好几下,趁他不注意掩唇笑了笑。

卦已成,只是他凝神看了许久,却始终一语不发。我凑过去,正打算看看那卦,舒蕴却几下搅坏,冲我叹道:“喷,竟是好姻缘,不算了。

见他那愧惜的模样,我气不打一处来,抓起几

上的东西便将他砸了出去。舒蕴在墙的另一头跳脚,忿忿骂了几句才离去。

待他离开后,我走到那卦边上,按着纹路重新画了一遍。

舒蕴果然又骗我,哪是什么好姻缘,明明就是死卦。

姻缘不顺,丧偶。我随手将那卦搅乱,心中嗤笑,我要什么偶。

此后舒蕴每逢月圆便来找我,大多都是斗嘴,只是对于卜卦一事却彼此都默契的口,甚至偶尔我们还能在院中心平气和品上一壶酒。

日后回想起来,竟是那段时光我过得最是舒心,我同舒蕴,待彼此也最是真诚。

兵变时正值八月十五中秋月圆之际,我躺在床上,被子拉过头顶括着自己。这是一年来法力衰减得最厉害的时候,连维持人形也很是费劲,此刻我的头上已经变回了狐狸耳朵了。

想来舒蕴今晚是不会过来了,他素来喜算计我,只是花前月下久了,我竟忘了这茬,所以才傻乎乎往他挖好的坑里跳。

上一个月圆时他在我这里喝得酪酊大醉,问了几次,才知道原是他生辰快到了。我瞅着他脸愁苦,想来是不乐意过这个生辰的。

虽不知他的来历,只是我见他难受,自己便矫情了,魔障了般抚着他的脸,深情款款规劝了许久,末了又问他可曾有什么想要的物什。

当时他醉眼朦胧倒在我的怀中,听闻我的话,轻笑两声,举起几上的瓷杯,放在眼前把玩了许久,“这杯子忒丑,换一个罢。

我不怎么出太子府,也不知道哪里有好看的杯子,便寻了时机问太子,谁知太子满脸惊讶,问我是如何得知近日藩国进献了一对夜光杯来。

我一听这话便知舒蕴又在骗我,原是我忘了,他对我说的话,向来是十分里掺了七分假,只是又含了三分真,真真假假,教人分不清明,唯有这十分都当做假话来听,一概不信才能躲开他的算计。

只是我却偏生信了那七分假。

那对夜光杯就摆在房中的梨花圆木桌上,我特意备了壶好酒,又向侍女学了几个菜,只等舒蕴来了,便对他道上一声喜。

我还准备了些矫情话,打算待他向上次那般喝醉了,一句一句说给他听只是没有机会了。

房门被人一脚踢开,轰的一声响,人声涌动,步履纷纷。

我蜷在被子里,努力想要变回人形,只是被子猛地被掀开,随着众人的惊呼声,无数杆红缨枪向我刺来

“住手!

是平王。火红的皮毛被鲜血染红,我睁大了眼往那声音的地方看去。既然平王在,舒蕴是不是也在?或者是他让平王来救我的?

只是直到平王将我捉进了笼中,舒蕴却还是没有出现,一直没有出现。

我终于认清了这个现实,舒蕴一直在利用我,彻彻底底,从头到尾。他偶尔对我流露出的温情,亦不过是为了让我死心塌地被他利用,在明知被他骗了的时候还甘之如饴。

我趴在笼中舔着伤口,吃了满嘴腥甜的血。

虽不想承认,却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我的狐生甚是失败。

后续阅读—LOFTER(老福特) 书生的诱惑

大家好,我是小苹果每日推文:如果你喜欢我的推文,主页有更多好文等待着你,并会不间断的推荐更多精彩小说,请不要忘记给我关注,点赞,转发哦,不然刷着刷着就会找不到了哦,我会持续更新更多好看的小说,让你们远离书荒,也希望大家可以在评论区留言排雷补充哦。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41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