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视觉影院青苹果(刚一转身,三哥就嫌弃地把我买的青苹果扔到垃圾桶中)

当年我在双沟上学时,二伯父的大儿子在学校附近。这位堂哥结婚几年了,有一个四岁的小侄子。一家三口住在单位的单间宿舍里,日子也清苦。我如果去堂哥家坐一下,就会称上几斤苹果。街上的青苹果多,红苹果少。我基本上都是买上六七斤青苹果,哥哥嫂子也都是农

当年我在双沟上学时,二伯父的大儿子在学校附近。这位堂哥结婚几年了,有一个四岁的小侄子。一家三口住在单位的单间宿舍里,日子也清苦。我如果去堂哥家坐一下,就会称上几斤苹果。街上的青苹果多,红苹果少。我基本上都是买上六七斤青苹果,哥哥嫂子也都是农村人,看得出来他们都很高兴。因为学校只有两个小时的出校活动时间,所以都是简单地吃个饭,还要赶回学校。

三年时光真的很快。毕业的时候,我告别双沟的哥哥嫂嫂,坐上公交车回家。大伯家的三儿子在城里中原路建行工作,还是行长。路过中原路时已经是中午了,我下了车,精挑细选称了六七斤青苹果就去看三哥三嫂还有小侄女。

三哥开的门,他扫了我一眼,瞅了一下我拎的青苹果,说了声:“进来吧。”

我进屋后把苹果放在茶几上。侄女去上学了,中午在学校吃饭不回来。三哥三嫂简单地做了四个小菜。吃饭时有一搭没一搭地问了一下高考考的咋样。我说还行吧。三哥说,你回家还要两个多小时,吃了饭早点回去,莫让屋里操心。

饭后,我拎上我的提包跟三哥三嫂告辞了。三哥把苹果拎出来,递给我说:“苹果你拿去路上吃。”

我说:“这是我给娃子买的,咋还有拿走的道理?”所以我坚决推辞。三嫂也叫我带走,他们有。我当然不肯拿,就走了。

三哥家在家属院第一幢,离围墙就两三米远,斜对着家属院大门。所以我几步就走出去了,一拐弯就到了路上。我穿的布鞋,走路轻,基本上不发出声音。这时听到三哥说了一句:“也不知道买好的,买的啥东西啥。甩了。”又听见“咕咚”一声,有东西扔进塑料垃圾桶中。我停顿了一下脚步,知道是三哥嫌弃我买的东西太差了,直接给扔了。

我的心那一刻真的好痛,因为我一天生活费才3块钱。我用两天多的生活费买的苹果如此的一文不值,唉。

在余家湖下了公交,为省几块钱三蹦子费用,我又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到家。一路上,三哥的话一直萦绕在我脑海中,在我耳朵里响。

晚上,就着大头菜,喝着稀米粥,啃着烙饼。我也在不断的思考一些问题:人和人是有差距的。从前带我们一起玩泥巴的三哥已经变了。

接下来的事,就更加坚定了我的看法。

过年时,堂哥们都回到老家。我妈把在街上买的一袋苹果拿出来给孩子们吃。三哥家的小侄女看了不拿,说:“我们家从来不吃不红的苹果。”然后,我妈又挑挑选选的找一个红的,她才拿着。三哥三嫂非常坦然淡定,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我也在后面才跟父母说了青苹果被扔的事。父母听了,停了会才说:“有本事了,这么瞧不起屋里的人了。自己拿出本事来,以后少去他们那里。”

大学毕业后,除了结婚时,找拎着好礼物上门一次外,再也没去过他家。优越的家庭,导致孩子也不叫人,一副傲慢的高高在上的神情。

现在的我们哪怕是坐在一起吃饭,也已经无话可说。

小时候一起玩的亲密无间的堂兄弟们居然走到今天这个样子。心中不由泛起一阵酸楚和无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41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