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悠悠黄焖鸡食谱配方大全(江湖悠悠 黄焖鸡食谱)

一先生他说他姓梅,去年秋天来到这个不知名的小镇。后来镇上的人都叫他梅先生。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干什么的。那是初秋时节,一个慵懒的午后,一群逃荒的难民涌入这个不知名的小镇,梅先生便在其中。与其他人的满脸哀愁相比,他虽然一身破旧的粗布长衫,但神情举止不骄不躁。比镇里的教书先生还要温文尔雅,所以后来当人们听到他姓梅,自然而然的就叫他梅先生。梅先生年过中旬,剑眉星目,鼻直口方,年轻时

先生他说他姓梅,去年秋天来到这个不知名的小镇。后来镇上的人都叫他梅先生。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那是初秋时节,一个慵懒的午后,一群逃荒的难民涌入这个不知名的小镇,梅先生便在其中。

与其他人的满脸哀愁相比,他虽然一身破旧的粗布长衫,但神情举止不骄不躁。比镇里的教书先生还要温文尔雅,所以后来当人们听到他姓梅,自然而然的就叫他梅先生。

梅先生年过中旬,剑眉星目,鼻直口方,年轻时想必是个美男子。

路旁的一座宅院前有一棵李子树,树叶落了一半,黄橙橙的果子挂满枝头,煞是诱人。

李子树下,一个白衣姑娘正伏在石桌上小憩。石桌旁靠着一块木板,上面用木炭写着一行字:五文一曲。

忽听有人惊喜说道:“看!有果子!”,接着人群蜂拥而至,争先抢后去摘树上的李子。

不知什么东西缠住琴弦,发出“铮”的一声脆响。那姑娘睁开眼睛,初开始有些茫然,待看清眼前的阵仗,面色慌乱。站起身来,连忙让开。

眼见满树李子被摘了大半,有人折断了树枝,地上散落的果子也被踩得稀烂,她眼底涌起一抹痛惜。

这时远处有人喊镇里大财主在施粥布饭,难民听到消息,如风一般闻声而去,只剩下梅先生一人,目光在石桌上的古琴上牢牢定住。

那姑娘看到异样,这才发现琴弦断了几根。她面色发白,忽地一阵剧烈的咳嗽。她连忙从袖口里掏出一方手帕,捂住口鼻,直至脸上升起一抹奇异的嫣红,这才慢慢平息下来。

梅先生轻声问道:“姑娘身体有恙?”姑娘歉然一笑道:“时间长了,不碍事。先生想听曲儿吗?”感觉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量了片刻,只听她接着说:“可惜琴弦断了,恐怕一时半刻也修不好。”

梅先生道:“我会修,姑娘若不嫌弃,不如把琴交给我,明日也是这个时候,我给你送来?”

那姑娘眼中腾起一道亮光:“真的吗?会不会很麻烦?”梅先生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真的,不麻烦。”

她好像被梅先生的举动逗乐了,噗嗤一笑,“您叫我李子就好,先生贵姓?”

梅先生看了一眼萧条的李树,“我姓梅。”

这年先是南方大旱,接着北方闹水灾。饿殍无数,哀鸿遍野。受灾的难民背井离乡,只为求得一线生机。

镇上的钱大财主是有名的吝啬,这次能主动开仓放粮,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流民好不容易饱餐一顿,本想赖着不走,怎奈人数众多。大财主也招架不住,一病不起。又听说县令大人已集结兵马,前来驱赶镇压。灾民本就是本分的穷苦百姓,怎敢和朝廷对抗。得到消息,连夜奔逃。

不知为何,跟流民一起来的梅先生留了下来。

次日,他带着修好的琴,过来便瞧见李子树下身影单薄的李子姑娘。

她听到脚步声,回过神来,看到了梅先生。梅先生把修好的琴递给她,李子姑娘双手接过,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崭新的琴弦,道了声谢谢,没有掩饰住眼底的雀跃。

她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笑道:“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给我弹一首曲子吧!”

李子姑娘很快调试好琴弦,轻启薄唇,开口唱道:“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风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琴声悠扬,歌声空灵,梅先生闭眼聆听,手指在膝盖上轻轻打着节奏。

一曲终了,梅先生睁开眼睛,赞叹道:“李子姑娘好才艺。只是……”“只是什么?”梅先生想了想,叹了口气,“没什么,挺好的!”世间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者无二三呐。

梅先生在镇上住了下来。就在李子姑娘的隔壁,刚好有一间空宅,他租了下来。

梅先生能写一手好字,于是就在琴摊旁摆了个书摊,给人代写家书,以此赚些银钱。

客人大多是下里巴人,表达能力有限,但梅先生总是能轻易的揣摩对方想要说的话。写完还要念一遍,言简意赅又能打动人心,再加上他平易近人,客人渐渐多了起来。没多久,在镇上已小有名气。

连带着李子姑娘的生意也好了许多,梅先生书写的时候,部分客人也会顺带点首曲子。袅袅琴音在耳旁回荡,秋日暖阳把大地染成一片金黄。

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比如秋天。当秋风吹走了夏天的最后一丝余热,李子树上的仅存的一片落叶也随风而逝了。

当清晨的草地上铺满一层白霜的时候,李子姑娘的病情加重了。

梅先生不再出摊,镇里的郎中被他请了个遍,然后拿着一张又一张药方,频繁的进城。回来的时候带着各种草药,亲自煎好之后,一勺一勺的喂给李子姑娘。

梅先生日日悉心照拂,李子姑娘的病情却不见好转。他心急如焚,请来镇上的张婶在床前伺候,又叮嘱郎中无论如何先稳住病情。安排好一切,梅先生便离开了小镇。

梅先生回来的时候已是深冬。三天后李子姑娘走了。她走的很安详。梅先生为她安排后事,把她葬在了她心爱的李子树下,包括她心爱的那把琴。整理房间的时候,梅先生在枕头下发现了一封信。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42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