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免费阅读小说下载最新版现代言情小说(番茄免费阅读小说免费下载)

准备好了吗!青梅竹马、双病娇、男怂女强……一场场非常规恋爱故事,即将开始上演!第二卷【我爱你你却爱她】非常规恋爱故事集免费阅读-免费小说全文-番茄小说网-番茄小说旗下原创文学平台午后骄阳炙烈。球场上,几道修长的年轻身影追逐着一颗暗红色的球,很快地,那颗球落入某位球员手中,他露出得意的笑容,立即运球冲往篮

准备好了吗! 青梅竹马、双病娇、男怂女强…… 一场场非常规恋爱故事,即将开始上演!

第二卷【我爱你你却爱她非常规恋爱故事集免费阅读-免费小说全文-番茄小说网-番茄小说旗下原创文学平台

午后骄阳炙烈。

球场上,几道修长的年轻身影追逐着一颗暗红色的球,很快地,那颗球落入某位球员手中,他露出得意的笑容,立即运球冲往篮下。

这时,从后方窜出一道高大强健的身影,以不可思议的快速动作抄球,原本在对方队员手中的那颗球,不知何时轻松落入他手中。他一跃而起,将球传给正在篮下的队员。

“亚杰!”

程亚杰接住球转身上篮,顺利拿下两分,此时裁判哨声响起,比赛正式结束。靠着刚才最后进篮得两分,明兴高中以一分之差,获得这场校际杯的友谊赛。

“好棒啊!”场中响起一片欢呼,许多观赛者按捺不住奔入场中拥抱球员。

岩镐手撑双膝,极力平缓急促地呼吸,一抬头,就急忙从混乱的人群中,寻找那道即使在梦中都牵绊着他的身影。

他很快发现宋伊芹窈窕修长的身影,见她朝场中奔来,他露出欢喜的笑容,然而下一刻,却见她直奔到程亚杰面前,甜笑着高嚷:“亚杰,你好厉害喔!”

岩镐脸上的笑容逐渐敛去,留下的,是一抹浓浓的苦涩。

他爱宋伊芹,而宋伊芹所爱的,却是他最好的朋友—程亚杰!宋伊芹知道岩镐喜欢她,就像无数喜欢她的男孩一样,只可惜她不喜欢他!

他和程亚杰是两种最强烈的对照。程亚杰白皙俊美、斯文儒雅、玉树临风,而且家境不赖,父亲是医生,社会地位高。而他皮肤黝黑,身材高壮,整体看起来还蛮性格的,学校也有不少女生喜欢他,但和程亚杰明星般英俊的容貌相较,终究还是太平凡。而且他实在太内敛木讷,比起口才流利、能说善道的程亚杰,很容易就给比了下去。

况且他家只是务农的普通人家,父亲早逝、母亲守着大片菜田,拉着几个孩子长大,家世更是输程亚杰一大截。

岩镐的仰慕,大大满足了宋伊芹的女性虚荣心,但他根本配不上她!不只他,其他追求她的男孩也一样,目前她最中意的还是程亚杰。

一阵风吹来,宋伊芹轻轻拨开落在颊边的发丝,笑得宛如娇艳的花朵。

她的笑容,令面前两个大男孩都痴迷极了。

程亚杰突然有点感慨地说:“再过一学期,我们就要毕业了,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呢?”

“当然可以!无论人在哪里,大家永远都是好朋友。”岩镐坚定地望着他。

“岩镐,你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快和我们一起考大学吧?”程亚杰关心地问道。

“不!”岩镐摇头。“我妈还要负担我弟和我妹的学费,开销太大,所以我不念普通大学,我想去考警大。”

“你要当警察吗?”宋伊芹惊呼。

“嗯!那是我的理想。”岩镐沉稳地点头。

“岩镐身手俐落,一定能够胜任。”程亚杰笑着道。

“那亚杰你呢?”宋伊芹的目光,落在他英俊的面孔上。

“如果没有意外,我会去念医学系,我爸妈希望我能成为一名顶尖的医生。”

“没问题的!”岩镐真诚地说:“你成绩好,考上医学院不会有太大问题,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位仁心仁术的好医生。”

“呵呵,希望如此!”程亚杰眯着眼笑道。

“那我要念护理系!这样将来你当医生,我是护士,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宋伊芹毫不羞赧地表明追随的意愿,岩镐听了只能苦涩地垂下眼睛。

“对了!”宋伊芹从口袋取出两条各系着一个小玻璃瓶的项链,递给他们俩。

“送给你们!这是我上个礼拜和爸妈去绿岛玩,特地买回来的纪念品,玻璃瓶里头装的是星砂喔,代表幸运,可以许愿祈福,你们要好好珍藏。”宋伊芹撒娇地甜笑着说:“不管将来如何,我们要当一辈子的好朋友喔!”

一辈子的……好朋友!

岩镐握紧手中的玻璃瓶,却碰触不到代表幸运的星砂。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会好好保存。

规律的嘟嘟声,在清晨六点钟响起。

几乎是第一道嘟嘟声响起时,双人床上隆起的被褥里,就伸出一只古铜色的大手按掉床头的闹钟,然后立即翻身下床。动作流畅,毫不拖泥带水,好似经过特殊的训练。

高大的身影走进浴室盥洗,五分钟后又走出浴室,取出一套深灰色的运动服穿上,开门离开卧房,准备外出晨跑。

当男人经过客厅,伸手到电视柜上取钥匙时,看见一旁相框里的合照,他略愣了愣,双眼凝视着照片,不由自主出了神。

那是他高中时期的合照,照片里一共有三个人,他岩镐、程亚杰和宋伊芹。那时他们笑得多么灿烂,仿佛他们拥有无限美好的明天。但如今江山已旧,人事却已全非。

那年高中毕业后,他果然考上警察大学,成为一名执法的警察,整日与为非作歹的歹徒搏斗,毫不畏惧地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因为表现良好,如今已擢升为雷霆小组的组长。

这么多年来,他心里始终住不进其他的女子,只有宋伊芹一人。

而程亚杰也顺利考上医学院,成为一名小儿科医师。至于宋伊芹也顺利考取护理学院,持续追随着程亚杰的脚步。

医学院毕业两年之后,程亚杰担任某大医院的住院医师,决定先和交往多年的宋伊芹完成终身大事。

婚礼当天,他担任伴郎——世上最苦涩的伴郎。亲眼看着新郎把他最爱的女子夺走,而他只能强挤出微笑,给他们真心的祝福。

天有不测风云,程亚杰与宋伊芹新婚才半年,程亚杰因为身体不适就诊检查,发现得了肝癌,而且已是末期,最多只剩三个月的生命。同时,宋伊芹也发现怀有身孕,原本该是喜事,却没有人高兴得起来。

程亚杰并没有受太多苦,住进安宁病房两个月后就过世了,而宋伊芹几乎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不甘心上天夺走她的丈夫,倒地失声痛哭。或许是过于激动,程亚杰过世不到一个礼拜,她也流产了,程家一下子痛失两代子孙,程父、程母同时失去儿子和孙子,更是伤心得昏厥过去。

岩镐心疼极了,心疼伊芹失去挚爱的丈夫,更心疼她痛失自己的骨肉。

因此办完程亚杰的丧事之后,岩镐跪在他的墓前向他请求,希望娶伊芹为妻,替他照顾伊芹一辈子。

然而宋伊芹不愿意嫁给他!

她如泣如诉地摇头道:“如果你有心,多照顾我、关怀我好了,现在我的心里还思念着亚杰,所以我不能嫁给你,那对你太不公平了。”

“不要紧,我真的不介意!”

然而不管岩镐再怎么说,她还是不肯,“对不起,岩镐。”宋伊芹滴下了泪。

“没……没关系!我不会放弃的,我会一直等待,永远在你身后守候着你!”

他将视线从照片上移开,拉开门步出大门,迎面扑来的冷空气,让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时序已是严寒的十二月,将近圣诞节又碰上寒流,气温降得更低,据说清晨气温可能只有六度左右。然而他并没有因此退缩,拉起运动上衣的连身帽戴在覆着短发的头上,迈开步伐开始他每日例行的晨间慢跑。

“呼,好冷!”姜韶宁一步出家门,便感受到六度的超强低温,凛冽的寒风拂上她白嫩的脸颊,因温差太大而浮现的红晕,是最自然的腮红。

她是个称得上漂亮的女孩,晶莹清澈的杏眼,琼鼻小巧秀气,红润的菱唇微微往上勾,看起来好像永远带着笑容。

她穿着一件白色羽毛大衣,颈间围着一条自己亲手织的花围巾。

真的好冷!她又呼出一口气。天气实在太冷,她被寒风给冻得几乎想躲回屋里取暖,不出门就算了。但是……唉,她不能!

家政系毕业的她,手艺还不错,在附近社区开烹饪教室,专教一些婆婆妈妈或是即将当新嫁娘的小姐们煮菜或是做点心糕饼。

今天是周末,同时也是这一季的烹饪教室成果展,学员们会邀请家人或是朋友前来品尝他们的成果,她必须前往批发市场购买需要的蔬果和鱼肉,这样可以替学员们节省不少经费。

她有一台小ㄅㄨㄅㄨ,以往都是开车采买相当方便,可惜前两天她的车突然出了点问题,现在还躺在保养场里,所以她只好搭公车前往批发市场,等买完东西再搭计程车回家。

眼看时间不早了,要是再不去买,稍晚烹饪班的学员会没有材料可做。所以即使再冷,她还是得硬着头皮出门去。

姜韶宁锁好大门,拉高大衣的领子,忍受咻咻寒风刮过冻红双颊的微痛,非常卖力地一步步朝公车站的方向走去。

她没发现,身后有道鬼祟可疑的壮硕身影,悄悄地接近她……

岩镐是个喜欢计划及规律的人,他慢跑向来循着固定的路线跑两圈,大约花去四十分钟的时间,回到家冲个澡、吃过早餐之后,再开车出门上班。

可是今天他慢跑的路线碰巧道路施工,路上坑坑洞洞再加上尘土飞扬,让人不舒服,因此他临时改变路线,往另一边他从未跑过的社区而去。

他边跑着,一边转头打量四周。这一区商店较少,住宅大楼居多,感觉相当宁静。而且社区绿化做得相当不错,跑起来感觉蛮舒服的。

然后——他发现了她!

首先注意到她,是因为在这隆冬的一大清早,天还蒙蒙亮,一个年轻女子独自出门,难免引人侧目。

然后,是她可笑的模样让他发噱头。

今天气温冷风又大,她纤细的身体逆着风走,像快被风刮走似的,每一步都走得万分艰辛,他忍不住好笑地勾起嘴角。

接着他敏锐地发现,一道鬼祟的身影从某个巷弄钻出,悄悄地跟随着她。

多年历练中培养出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有问题!

他迅速拉下覆在头顶的连身帽,将身体贴近墙边,不动声色地尾随在后。

不到一分钟,只见那肥硕的中年男子突然冲上前,抓住前方女子的皮包一把扯下,然后加快步伐往前跑。

姜韶宁正专心走着,努力与强风对抗,不料一道壮硕的身影突然从身旁掠过,紧接着肩上传来一阵被强力拉扯的痛楚,她才发现——自己的皮包被抢走了。

她震惊得立即放声大喊。“啊——抢劫!我的皮包……救……”

一句救命还没喊完,已有另一道利落的身影从她身边窜过,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几个大步追上抢夺皮包的抢匪,跃上前一个擒拿手将抢匪压制在地。

她忘了呼喊,愣愣地看着。

抢匪像只离水的鱼极力张嘴喘气,压根动弹不得。

岩镐将抢匪的背当成椅子,压在屁股下,然后取出手机拨打电话通知附近警局的同仁过来处理。

通话完毕,他将手机塞回口袋,转身向还愣在不远处发呆的姜韶宁喊道:“过来!先拿回你的皮包,等会儿会有警员过来做笔录。”

“噢。”姜韶宁还没从惊吓中回神,呆愣地缓步走上前,颤巍巍地伸手去拿皮包,这才看清恩人的模样。

好、好有个性的一张脸!她立即红了粉颊。

黝黑的皮肤像极了海军陆战队员,或是海水浴场的救生员。粗黑的眉感觉有点凶、矍铄的眼眸透着锐利的光芒、高挺的鹰勾鼻很好看,嘴唇薄而宽大……

这不是一张英俊迷人的面孔,但却给人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就只是一种很强烈、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他冷不防转过头,正好抓到她呆望着他的傻模样,姜韶宁面颊红晕加深,头垂得低低的,感到羞窘不已。

“你没事一大早跑出来做什么?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岩镐没来由地生起气来。

这女孩样貌还算不错,她该庆幸他正好经过这儿,而且现在是严寒的冬天,大大降低了歹徒的色欲,否则难保抢匪不会想在抢劫的同时,顺便做“晨间运动”。

“我、我要去买菜……”姜韶宁被骂得莫名其妙,扁起小嘴无辜地说。

“买菜?!”岩镐更火了,这是什么愚蠢的理由?“你家都没人了,非得让你一个弱女子在清晨六点出门买菜?”

“我……只有一个人啊。”姜韶宁更委屈了。

她独自在上海生活,不自己一个人去买菜,谁陪她去?

听到她孤独一人,岩镐想到自己也是,他突然涌起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这才闭上嘴,不再骂她。

“呜……好重……”匪徒——呃不,匪徒被七八十公斤的重量压在地上,腰都快被坐断了,忍不住开始挣扎。

“闭嘴!”岩镐回身用穿着慢跑鞋的脚踢他屁股,抢匪立刻安静下来,伏在地上假装自己是死尸,动也不敢动。

不到五分钟,警车闪着红绿灯迅速赶到。寒暄过后,岩镐将抢匪和被害者交给警员,随即转身离开了。

见他离去,姜韶宁才惊觉自己竟然忘了向他道谢,而且也还没请教他的姓名。

“请等等——”她想喊住他,但他已拉上连身帽,迈开步子逐渐跑开。

她痴望着那道高大的身影消失在迷蒙的晨雾之中,心里怅然若失。

以后,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

“唔——好粗喔!”一名相貌清秀的女孩,以和外表完全不符的恐怖吃相,火速朝一大盘葡式蛋塔进攻。

在她身旁,一名壮硕的男子也不遑多让,几乎是一口一个拼命往嘴里塞,唯恐慢人一步就没东西吃了。

坐在对面的姜韶宁,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对活像几天没吃东西的饿死鬼夫妻,以横扫千军的气势,将满满一盘蛋塔逐一消灭。

眼看着盘子上的蛋塔逐渐减少,终于只剩下最后一个。

“嘿,被我抢到了!”李志军抢到最后一个蛋塔,得意洋洋地大声欢呼。

他张大嘴,正准备把战利品放入口中,娇小的妻子忽然跳起来,用手勒住他的脖子,眯起眼威胁。“给我!”

王慎惠像是逼鹈鹕吐出肥鱼的渔夫,勒紧丈夫的脖子,让他就算咬了蛋塔也吞不下去。

“——不——不要!”李志军以身为警察的尊严紧抓着蛋塔,誓死捍卫他的荣誉。

“你说什么?!你是不是男人啊?连一个小小的蛋塔都不让给我,你根本不爱我是不是?”王慎惠凶恶地绞紧手臂,李志军只得挥舞双手表示投降。

“唔!唔……好好……给给给你——”他不是因为爱妻子才让给她,而是被勒得快断气了,不得不乖乖交出蛋塔。

“哼,这才像话!”拿到蛋塔,王慎惠恶婆娘的神态迅速一敛,又变回那个温柔可爱的小女人。

她悠闲地享受胜利的荣耀,优雅地轻咬一口蛋塔,闭眼感受松脆的酥皮与浓郁的蛋香在口中扩散。

“嗯,真是太好吃了!”

噢!她感动得几乎快落泪了。

李志军看了也想流泪,心疼地看着最后一个珍贵的蛋塔在老婆口中化为唾沫,吞进肚子里……呜!他忍不住热泪盈眶,好想放声痛哭。

姜韶宁没想到自己做的蛋塔这么受欢迎,忍不住好笑地告诉他们:“其实厨房里还有一盘刚烤好的,如果你们真的这么喜欢,等会儿我装一点让你们带回去。”

“你怎么不早说!”夫妻俩炮口一致轰炸她。

真是的!害他们夫妻撞墙,还差点闹出命案来!

“我不知道你们这么喜欢吃啊!”姜韶宁眨着眼,无辜地回答。

听到还有一盘,王慎惠赶紧将剩余半口蛋塔送到丈夫嘴边,谄媚甜笑。“老公,剩下的一半给你吃噢。”

“好好!”李志军喜出望外,一口吞掉蛋塔,还意犹未尽地猛舔老婆手指头。

“哎哟!你做什么啦?讨厌,羞死人了!”王慎惠娇羞地推了老公的头一把。

“噗!”姜韶宁差点喷出红茶,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

“还敢笑我们吗?”王慎惠白了学妹一眼。“还不都怪你手艺太好,蛋塔做得又酥又香又浓郁,让我们爱不释口,才会抢得这么凶。”

“奇怪!当年你们不都是烹饪社的吗?为什么手艺差这么多?”李志军百思不得其解。

话说当年,姜韶宁和王慎惠是同校,只不过韶宁是家政系的,而他老婆是财经系的。虽然不同系,但好歹同样进过烹饪社,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啊,依样画葫芦总会吧?

几年训练下来,人家韶宁的手艺好得没话说,而他自己老婆——

唉!早在向她求婚时他就恳求过,拜托她以后千万别下厨做菜给他吃,免得他功名未成就英年早逝,死因是:腹泻!

传出去实在太可笑,他丢不起这个脸。

“人家就是天生少了点料理细胞嘛!”王慎惠泫然欲泣,她也不是故意厨艺这么糟的嘛。

“没关系啦,如果学姊真的想学,以后我教你做一些简单的点心,保准李大哥对你刮目相看。”姜韶宁笑着说道。

“真的吗?”王慎惠开心不已,李志军则保持万分怀疑的态度。“我看她不只没细胞,而是根本少了料理那根筋,就算日本的料理铁人道场五郎来教她,恐怕也会吐血而死,你真的救得了她吗?”

“你说什么?!”王慎惠又发飙了。真是母老虎不发威,把她当病猫!

“别生气啦,学姊!”姜韶宁赶紧请她拳下留人,免得发生暴力事件。“绝对没问题的!有些点心的做法很简单,但是非常好吃,只要是女人……不!只要是男人都会,你怎么可能学不会呢?”

“真的吗?”王慎惠欣喜地将老公踢到地上,又变回娇羞可爱的小女人。

“当然!”姜韶宁暗自松了口气,终于免于一场家暴发生。

“韶宁,你实在是个很好的女人,漂亮又贤惠,眼看着你也快二十七了,怎么还是孤家寡人呢?我都替你着急起来了!”王慎惠疑惑地说道。

“大概是缘分未到吧!”姜韶宁恬淡地一笑,倒是一点也不着急。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王慎惠感叹地道:“如果身旁有不错的对象,就认真考虑、好好把握,要知道女人可是跟青春赛跑的。”

“没关系,我替你做媒!”李志军从地上爬起来,嘴咧得比青蛙还大。“你喜欢什么样的对象,李大哥帮你留意!”

“对啊!志军组里一大堆未婚妻——呃,同仁,只要你开出条件,保准这位媒公替你配得良缘。”王慎惠猛拍丈夫的胸脯,差点捶得他内出血。

“我喜欢的对象?”姜韶宁没来由想起那天早上,意外救了自己的那个人。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就算开出一模一样的条件,找来的人也不可能会是他!她垂下眼眸,心底无比怅然。

番茄免费小说:已完结这篇是第二卷【我爱你你却爱她】欢迎大家阅读,一共三卷不同的短篇小故事。非常规恋爱故事集免费阅读-免费小说全文-番茄小说网-番茄小说旗下原创文学平台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435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