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手游敏金怎么打通天塔(问道手游79敏金通天塔攻略)

——《燕朝志异》——

  =====《安逸线》=====

  榆山村民道:“这是祖先的祭祀。”

  安逸:“敢问各位族上可是?”

  村民道:“帝少昊。”

  安逸:“咱一个种地的也不认识这位是谁”#尴尬的笑笑“能介绍一下吗?”

  村民道:“就是一个很厉害的祖宗。”

  安逸:“啊这”

  安逸:“具体有多厉害呢w”

  村民画了一个大圈道:“就是这么厉害。”

  安逸:#跟着画一个“这么厉害啊?”

  安逸:“那这地方可不得了”

  村民点了点头道:“是挺了不起的。”

  安逸:“那你们这有啥好玩的该去的地方,或者说啥新鲜事嘛w”

  安逸:“咱趁着收完作物溜出来旅个游”

  村民想了想道:“没有,要是再往北,倒是有一片林海。”

  安逸:#挠头“一片林海?”

  安逸:#心想要不要为了飞龙岭考察一下生态

  安逸:“这片林海安全嘛老哥w”

  村民想了想道:“林海挺安全的,那里的金钱斑纹猫和黄毛花纹猫都可好玩了。”

  安逸:“老哥,你这有时间嘛,咱想花钱请个导游进去逛逛”

  村民摇了摇头道:“没有时间,我得种地。”

  安逸:“那请问谁有时间呢w”

  安逸:“介绍一下呗”

  村民摇了摇头道:“都没有,我们得种地,得照顾大象,得练习表演,没什么功夫乱窜。”

  安逸:“真的一个都没有嘛”

  安逸:#有点失落的道

  村民摇了摇头。

  安逸:“那打搅了,向他告别”

  安逸:#去找个医馆

  安逸并没有在这榆山村落里找到什么医馆,显然,这里是没有这种地方的存在。

  安逸:#去喝茶

  安逸在村子里的凉茶铺子喝茶。

  安逸:#观察一下旁边有什么人,听下在聊什么

  周围只有一个凉茶铺子摊主,他抱着猫猫吸猫猫。

  安逸:#打听一下

  秋实寒:(来吸这个猫猫,劲大)

  安逸:“您这猫猫是从林子里带出来的嘛”

  摊主摸着棕色的猫猫道:“不是,朋友家猫猫生小崽送了我一只。”

  安逸:“这样啊,那你们有谁会去林子里找猫猫吗”

  摊主抬头道:“没事去林子干啥?又没到生崽子的月份。”

  安逸:“这样啊?我主要是想进去玩玩,想花钱请个导游w”

  摊主笑了笑道:“那你还是自己去吧,只是别遇到白色大猫就好了,遇到那家伙不祥……”

  安逸:“这有什么说法?”

  秋实寒:(大白猫

  安逸:(总不能说刀神三生的那只吧w)

  摊主带笑道:“那只白色大猫猫被我们也叫做全村吃饭猫,或者是猫猫车,遇到它,要么全村吃饭,要么被车抬走。”

  安逸:“这样啊”

  安逸:“能问一下你们这有什么能疗伤的地方嘛”

  安逸:“我想做做准备”

  摊主无情的打破了安逸的幻想道:“之所以叫猫猫车,就是因为得拿车装着去南边镇子看病。”

  安逸:“1551”

  安逸:“多谢告知了”

  安逸:#付钱准备去林子

  安逸付了三文钱,向着北边的林海去了。

  早上十点,安逸从榆山出发,向着丹果林海而去。(两个时辰路途,我可以暂停安线了)

  =====《郑吒线》=====

  郑吒并没有找到那样的笛子。

  郑吒:#找附带神秘力量而且便宜的武器

  郑吒过极难幸运+困难估价。

  (托腮,挑战极限啊)

  (怎么净挑低概率的)

  郑吒:(扩大范围了为什么越来越难了)

  (扶额,别忘了,你是以整个旧货市场为范围找的,已经找了多少次了,剑、笛子、刀、书、药方→_→)

  骰娘:武达道友推演幸运的结果是…

  骰娘:*D100=29/60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困难成功)

  (东西就这么多,找的次数越多,概率越低)

  郑吒:#找神秘物品

  (郑吒先来神秘学判定,请吧)

  骰娘:武达道友推演神秘学的结果是…

  骰娘:*D100=81/55 大道如青天,君独不得出。(失败)

  郑吒发现自己找了几乎翻了多次的旧货市场里已经没有什么神秘物品了。

  郑吒:#找一份和药学有关的散工

  骰娘:视乎冥冥,听乎无声……

  骰娘:#楚太上掷出了一颗暗骰

  郑吒发现虽然没有什么药学相关的散工,但是权家药房招人卖被褥,也算是勉勉强强和药有关吧。

  郑吒:#应聘

  郑吒来到了权家药房应聘,掌柜的看着你道:“应聘的?会术数嘛?识字嘛?卖过床褥三年经验优先。”

  郑吒:“我会推销”

  掌柜道:“每月薪资八百文,一月一结,有什么异议那?”

  郑吒:“我不是来应聘卖被子的工人”

  郑吒:“我是来指导怎么卖被子”

  掌柜揉了揉眉头道:“那就不收了,我们招的是卖床褥的。”

  郑吒:(考虑要不要尝试学习一下非法组织运营/托腮)

  郑吒:“我可以让你更赚钱”

  郑吒:(说服)

  (郑吒过困难判定)

  骰娘:武达道友推演说服的结果是…

  骰娘:*D100=11/70 转战三千里,剑挡百万师。(极难成功)

  掌柜垂下头敲了敲柜台道:“那你说吧,我考虑一下。”

  郑吒:“你觉得现在药还有前以前好卖吗?”

  掌柜抬眼看了眼郑吒道:“还行,挺好卖的。”

  郑吒:“现在四个药房在竞争,怎么可能好卖”

  掌柜扣了扣指甲道:“竞争又怎么了?这是良性竞争,本身一家药房也吃不下整个镇子的生意,我们几家的交叉点也不多,现在药房医馆都不是卖药材为主的时代了,卖的是服务。”

  郑吒:“服务”

  秋实寒:(绝了,各个药店有各个药店的目标用户群体是吧)

  秋实寒:(定位分明,无形中瓜分市场)

  (是这样/汪汪)

  郑吒:(保健品)

  郑吒:(这个应该是通卖的/托腮)

  郑吒:“告辞”

  郑吒:(发展期要个锤子销售/幽灵)

  秋实寒:(他们现在是成熟期吧,不过都各安现状了)

  郑吒:#大街上碰碰运气

  掌柜望着郑吒离开药房,他继续写着账本,同时道:“哎,怎么不知道996是福报呢,现在的人啊,没看别的几家药房都叫小工住在药房随叫随到嘛……”

  郑吒来到了大街上,行人如同流水,一个个或是做着买卖,或是赶路。

  郑吒:#寻找炼丹大家的传闻

  郑吒并没有在街上听闻什么炼丹大家传闻。(闲聊什么会聊出这玩意啊,恼)

  郑吒:#找卖情报的地方

  郑吒并没有在镇子上找到什么明显写着买卖情报的地方。(进行幸运判定碰到相关人士,再RP吧)

  骰娘:武达道友推演幸运的结果是…

  骰娘:*D100=43/60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郑吒并没有碰到相关人士。

  郑吒:#回医馆

  郑吒回到了青峰医馆,如今医馆里的大汉不在了,换了新的一批人。

  一个个新人穿着邋遢的衣裳躺在床褥,或是睡觉,或是磨牙

  郑吒:#看看医馆还有谁在

  郑吒看着医馆里铃铛正在售卖鸡蛋,寄明月雕了着新的玉佩。

  郑吒:#找铃铛

  郑吒来到了铃铛身边,铃铛看了眼郑吒,继续给老头老太太卖鸡蛋。

  郑吒:“铃铛姐,待会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聊一聊。”

  铃铛绾了下发丝,她对寄明月道:“师兄帮我看会生意。”

  寄明月放下刻刀和玉佩,来到摊子边轻车熟路的接手,铃铛道:“你说吧。”

  郑吒:“我想问一下你真不知道一些炼丹大家的消息”

  铃铛皱着眉,她道:“真不知道。”

  郑吒:“这附近的炼丹师呢?”

  铃铛对郑吒道:“附近的炼丹师?三水镇的三水道人,还有一个隐居的苏丹芝,只不过没人找到过后者。”

  郑吒:“苏丹芝?没听过?”

  铃铛低头道:“你没听过才正常,都好几年没有音讯了,没准死在了战火里。”

  郑吒:“他之前在哪里居住?”

  郑吒:“是个怎么样的人?”

  铃铛道:“苏丹芝几年前住在青峰镇,和江北残刀?苏擒途、江南天刀?苏天俊二人齐名,并称苏氏三江。”

  郑吒:“之前他在哪里住?”

  铃铛道:“青峰镇,我是说的不清楚吗?”

  郑吒:“我是说故居”

  铃铛麻木着表情吐字道:“没人找到过”

  郑吒:“谢谢了”

  铃铛看着郑吒道:“还有事嘛?没事的话,我要去做生意了。”

  郑吒:“没事了”

  郑吒:#去衙门看看

  衙门里今日已经重新排布了办公位置,偶尔才有人进入衙门办公。

  =====《秋实寒线》=====

  秋实寒:思索羽化凤道是什么……

  秋实寒过神秘学。

  骰娘:秋实寒道友推演神秘学的结果是…

  骰娘:*D100=36/70 慎始如终,则无败事。(成功)

  秋实寒想到在凤凰及其眷属之中,很多修行至一定地步都会向着凤凰之属变化,而有些力有不足的种族也需要借助一些助力,羽化凤道就是其中一种。

  秋实寒:“如果想要更加了解这个升仙道,这位老乡有什么推荐的去处啊?”

  村民道:“宁武沙洲?我听闻那里曾经有凤仙出没。”

  秋实寒:(一竿子支那么远)

  秋实寒:“多谢了老乡,这些鸡蛋就留下给阿福吃吧。”

  秋实寒:拍拍小狐狸的脑袋。

  秋实寒:“夸娥,我们走吧。”

  大狐狸嘤嘤叫了两声,抱着鸡吃的狼吞虎咽,村民笑着道:“好,我替阿福谢谢你了。”

  秋实寒:看看夸娥现在什么状态。

  秋实寒:“这狐狸又乖又有灵性,难得啊,难怪大家都这么喜欢它。”

  夸娥狍正打量着伏龙庙,单纯的让他站着等待委实是为难这汉子了。

  秋实寒:和夸娥离开,回到城堡去找那些玩家。

  秋实寒:路上问问他关于这个任务的看法。

  夸娥狍摇了摇头道:“杀过去就是了。”

  秋实寒:“咱们那些同伴是准备让那个小狐狸,通过那个高塔。”指指那座通天塔,“成为山神,一起选羽化登仙的选项吧,看看怎么能帮上他们。”

  夸娥狍想了想道:“我帮他们锻造兵器?”

  秋实寒:“厉害啊,好也让贫道见识见识夸娥兄锻造学上的造诣。”

  夸娥狍点了点头:“好啊好啊”

  秋实寒:继续往回走,一遍问他,“接下来我们有两个去处,是去昴邢山收复一些天人留下的,看不见的金属性邪祟,或是去武宁沙洲找凤凰,夸娥想去哪?”

  夸娥狍想了想道:“我都可以,不知道你想去哪里啊”

  秋实寒:“那我们就先去武宁沙洲怎么样?听起来是一大片沙漠。”

  秋实寒:一边说着一边往回走。

  夸娥狍和秋实寒二人来到堡垒之内,一个个玩家枕戈以待,还有玩家锻造着一个个军用武器,比如弓弩、箭矢、铠甲……

  秋实寒:“夸娥来这边试试~”拉着夸娥去锻造武器那边。

  秋实寒:和他们说一下夸娥是锻造大师,让夸娥在这锻造武器。

  夸娥狍抱着膀子端详了一下小小的熔炉比划道:“哥们,有没有大点的熔炉啊,这熔炉不够劲。”

  几个玩家道:“大的?你要多大的?”

  秋实寒:后退几步看着夸娥和玩家们交涉,一边拉一位比较近的玩家问道:“兄弟,这个升仙道之前是不是曾经有一个女子依靠漏洞获得了眷顾?能讲讲这个漏洞是咋回事吗?”

  说着话,有动作麻利的玩家已经将掌中的矿石转变形态,化为了一个巨大的熔炉。

  玩家道:“你说我们之前那个叫什么杜岚心的?她可不是因为漏洞进去的。”

  秋实寒:“对就是她,那她是因为什么进去的?”

  玩家道:“她是被升仙道选中,飞上去的。”

  秋实寒:“为什么会选中她呢?你们知道什么内幕吗?”

  玩家想了下道:“就是选中了她,还真不知道为什么,毕竟这东西以前没接触过。”

  秋实寒:“那那个漏洞是什么啊?”

  秋实寒:一边问着一边看看夸娥那边的进展。

  在你们说话的时候,几个玩家一同燃起巨大燃炉,然后大把大把的金属矿石顺着熔炉的投料口倾泻进巨大燃炉之中,几个玩家或是拉着风箱向熔炉中吹入新鲜的空气,或是催动着奇高的温度将矿石消融为铁水。

  夸娥狍身体膨胀而起,化为夸娥神人的模样抓起一把大锤,一个个玩家合自催动图腾按着夸娥狍的指引投入种种气机!

  秋实寒:和他们一起拉风箱,边拉边聊天。

  夸娥狍将融化的铁水抓放在案板上,大锤挥舞,倾泻下连绵不绝的敲击声。

  玩家想了下道:“那个漏洞是强行进入升仙道之后,不会被丢出来。”

  秋实寒:“也就是我们接下来准备钻的吗?”

  秋实寒:拉鼓风机,看夸娥表演。

  玩家点了点头道:“是啊。”

  秋实寒:拉着鼓风机,估计一下夸娥大概啥时候结束。

  夸娥狍挥舞着大锤锻打出一根看起来像是剑的坯子,然后淬火,再加温,再锻打,如是反复千余次。

  这一把兵器要成形,得个三五天。

  秋实寒:过去和他说,“要不你先在这里打铁,贫道先去那两处地方看看?”

  秋实寒:“回头再来找你?”把之前在上个城镇买的零食给他留下一半。

  夸娥狍擦了擦汗道:“好啊。”

  秋实寒:“你们照看好夸娥兄弟,有什么事的话让那个叫屠青的兄弟联络贫道。”

  秋实寒:和身边的玩家说。

  秋实寒:“贫道再出去探探升仙道的奥秘,过段时间再回来。”

  秋实寒:任务选择升仙道

  一个玩家道:“好,好,屠青嘛,原来还是有熟人的。”

  秋实寒聆听)

  骰娘:秋实寒道友推演聆听的结果是…

  骰娘:*D100=6/70 转战三千里,剑挡百万师。(极难成功)

  秋实寒:“哈哈当然啊,不然怎么找到的这里。”

  秋实寒:“我们早在胧原就开始一起做任务啦。”

  秋实寒听到了远处山里、大地之下发出连绵不绝的震动声,一个玩家吹响了哨子,敌袭。玩家道:“你快些走吧,若是再晚些,就该被那些东西缠住了。”

  秋实寒:“这一仗通常要打多久?”

  玩家道:“三个时辰左右吧”

  秋实寒:“本想留下瞧瞧,突然想起还有一个船夫在等着贫道。”描述一下船夫的位置,“他不会有事吧?”

  玩家想了想道:“他应该会被一起攻击吧。”

  安逸:(完蛋)

  秋实寒:“那贫道还是出去寻他好了,好像就是个普通人,告辞。”

  安逸:(不想出现第二个钱老的话)

  安逸:(快去)

  秋实寒:急忙快跑出去去船夫的位置寻找船夫。

  秋实寒跑出堡垒,一道道各色形态的机关之物从山里地下钻出,其上纠缠的血肉张牙舞爪。

  秋实寒:抽出焚木刀扫清障碍,极速向前奔跑。

  人形、兽形、虫形、鸟形……三头的、六臂的……悉数种种,不一而同。

  秋实寒过敏捷)

  骰娘:视乎冥冥,听乎无声……

  骰娘:#楚太上掷出了一颗暗骰

  骰娘:秋实寒道友推演幸运的结果是…

  骰娘:*D100=87/85 大道如青天,君独不得出。(失败)

  秋实寒:(孤骰)

  (过)

  骰娘:秋实寒道友推演幸运的结果是…

  骰娘:*D100=12/85 转战三千里,剑挡百万师。(极难成功)

  在秋实寒来到水边的时候,船家正被几个水猴子形的机械怪物围攻,尖锐的齿形将船桨切割出一个个缺口。

  秋实寒:冲上去将水猴子引向自己。

  秋实寒:提刀跳上船,站在船夫面前一刀横向砍出,逼退周围的水猴子。

  (过斗殴)

  骰娘:秋实寒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32/85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困难成功)

  骰娘:楚太上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D5=1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哦?一个怪

  骰娘:楚太上道友推演斗殴的结果是…

  骰娘:*D100=87/50 大道如青天,君独不得出。(失败)

  秋实寒砍中了这只水猴子形机械怪物。

  骰娘:秋实寒的回合>

  骰娘:#无定骰蛊裂开——

  骰娘:16D6+1D8+1=(4+6+2+3+5+4+5+6+2+5+4+1+6+1+2+6)+2+1=62+2+1=65颗骰子被云瑶抛出!

  这只怪物被巨大的劲力劈开,化为了机械和血肉混杂的碎片抛洒在河中。

  秋实寒:“你怎么样?”

  秋实寒:回头看看船家有没有受伤。

  船家甩了甩手,他的身上有些许伤痕,却没有什么大碍,道:“该死,又遇到这些难缠的玩意了,上次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

  秋实寒:“上次是什么样子的?”

  秋实寒:在地上捡起水猴子碎片观察一下。

  秋实寒:上前给船家包扎一下伤口,用一缕藤甲功疗伤。

  船家飞快划船道:“上次是一些鱼形的怪玩意,脑瓜子都让我拍废了。”

  这些碎片看起来像是临时拼凑的机械模块和被临时赋予活力的血肉。

  秋实寒:“好厉害哈哈,船家我们直接南上去宁武沙洲吧!”

  船家啧啧道:“啧啧啧,四个时辰的水路呢,得加钱。”

  秋实寒:“这么久吗?那要是从这里去回龙湾要多久?”

  船家道:“一个时辰,毕竟是逆流,我这也刚刚和那些怪玩意打了一架。”

  (托腮,现在三阳三水对应的线索都出来了⊙_⊙)

  安逸:(我拿了一半#扶额)

  安逸:(这河里嘛)

  (我可以慢慢收网,剑丸斩赤阳准备中.JPG)

  秋实寒:“宁武沙洲是逆水吗?”看看水流,“有没有能快点到那里的时间?”

  船家道:“快点?船这东西是有极限的,除非不坐船了。”

  秋实寒:(飞的和划船哪个快啊?)

  (显然飞得快,划船只是借水势,水快就快,水逆着来还会慢一些)

  秋实寒:(那我变鸟的话我能驮着我的物品飞吗)

  (能,即答)

  秋实寒:我先给凌克去个电话。

  秋实寒:(掉线十多天了,好想他)

  秋实寒:(上次见还是上月19号,恍如隔世)

  秋实寒给凌克打了传音符,凌克接起了传音符,他笑道:“秋道长,好久不见,有什么事嘛?”

  秋实寒:“我想你了呗。”

  秋实寒:“啊,其实是,想问问你进来怎么样。”

  秋实寒:“九个月前分别后,凌兄说是要去找尊主讨个公道,不知结果如何了。”

  凌克提起此事,有些兴意阑珊道:“如今宋江统帅着梁山众,做了我等的头目,我等受着尊主命令,去为他收集修行的资粮了。”

  秋实寒:(啊好心疼)

  秋实寒:“竟然有这种事……尊主糊涂了。”

  秋实寒:为他愤愤不平。

  秋实寒:“贫道近日在青峰镇附近游玩,见识了不少有趣的,凌兄最近在哪里啊?”

  秋实寒:“对了,蔡掌事也在这里,他前几月用你给的钱投资赚了不少银子呢。”

  凌克道:“我最近在幽汾珠港,这里水好多。”

  凌克打趣着如是说着,似乎是想避开尊主糊涂的话题。

  秋实寒:“诶,那里是不是离昴邢山很近?贫道正有事要去那里,还结识过一批纵目之人,正准备集体迁坟。回头去那找你玩,介绍你认识呀。”

  凌克笑着道:“好啊,最近我在这里还会呆一阵子。”

  ——《save》——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05030178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uow222.com/4480.html